尉翼晟洗漱之后,走出来发现罗景瑜躺在床上都睡着了。

  今天她到底做了什么,居然会那么累。

  好好地休息了一个晚上,罗景瑜大清早地就爬起来做早饭,整理尉翼晟的衣服,看起来颇有成为贤妻良母的潜质。

  “醒来了?”罗景瑜刚刚脱下围裙,发现尉翼晟已经坐在餐桌上了。

  “你要不要考虑今天请假?”尉翼晟看着桌子上摆放得整整齐齐的面包和一旁的皮蛋瘦肉粥,外带一杯牛奶。

  “不用了,一个晚上足够恢复了。”罗景瑜坐在他对面嚼着面包,尉翼晟一向喜欢喝粥,以至于她把各种粥都给学会了。

  吃早饭的时候,大家都没有说什么,尉翼晟安排了两个保镖送罗景瑜去剧组那边。

  “怎么多了一个?”罗景瑜坐在后面的位置,看到前面居然有两个保镖。

  “让别人知道,我名义上的女伴在我的地盘上被人欺负得不敢还手,你觉得其他人会怎么想?”

  尉翼晟看了眼罗景瑜,她最大的软肋居然是拍戏,假如昨天不是及时赶到,只怕罗景瑜回来都是个问题了。

  罗景瑜看了眼窗外,她很想告诉尉翼晟他误会了,后来,话没有说出口,万一慕安安再耍了什么阴招多一个人也的确更好防范的。

  只是今天她到了剧组,剧组居然没有一个人嘲讽,反而是规规矩矩的,两个保镖就在不远处一直关注着罗景瑜。

  假如不知道的人,恐怕以为这两个保镖喜欢上了罗景瑜,从头到尾都是注视着她。

  好在罗景瑜倒是习惯了生活在大家目光之下的日子,那怕是拍戏也显得不慌不忙每个细节都做得十分完美。

  “果真是拍戏的好苗子,以前怎么没有听说过。”几个摄影师在大家休息之间,不由得感叹。

  和其他人不同的是,只需要把摄像头放在那里,罗景瑜就自然而然地能让摄像头拍到完美的画面,压根不需要挪动摄像机也能让人明白她的一切动作。

  罗景瑜的认真大家都看得到,每一次她都能作为最辛苦的存在,休息的时候,她也是抱着剧本在那里啃。

  {e酷/$匠C(网“永d久*免a《费看}g小52说6

  她的努力大家都能看到,只是她是依靠尉翼晟才进的他们剧组,倒是让人十分的不舒服。

  慕安安才是这个剧组里面资历最老的存在,得罪了罗景瑜她并没有报复,只是得罪了慕安安,后果会十分严重。

  罗景瑜对于一个上午都十分平静的过去觉得十分的意外,慕安安并不像是会随随便便原谅别人的人。

  “尉总叫您中午回去,你看看能不能请假?”保镖走过来,询问着罗景瑜的意见。

  她翻了翻剧本,进度还有一部分才赶上,反正男主角过来还有一段的时间。

  “我和导演说一句。”罗景瑜点点头,这里可以得罪慕安安,并不代表她有胆子得罪尉翼晟。

  她回到了车子上面,发现车子上不知道什么时候多出了一套礼服,上面的标签都还没有摘掉。

  “待会儿您找个地方换上,今天有个比较重要的宴会。”

  两个保镖坐在面前,一点儿也没有敢转身。

  罗景瑜坐在后面抱着衣服,决定等晚点儿再换上。

  车子大约走了半个多小时,他们下车后,只见罗景瑜已经把礼服给穿上了。

  “上车吧。”尉翼晟另一辆车子上看着穿着淡紫色的礼服,优雅神秘的紫色也很合适罗景瑜。

  “什么宴会,居然那么重要?”罗景瑜理了理衣服,在车子上太过于匆忙了,还有些地方没有理平。

  “原本是昨晚的宴会,给延迟到了今天,也只不过是吃个饭而已。”尉翼晟一向不喜欢各种交际。

  只是作为A市有头有脸的人物,贸然地拒绝一次都会让人心底不舒服。

  罗景瑜耸耸肩,看着尉翼晟似乎并不太舒服的样子,心底却有一丝愉悦。

  由保镖开车,尉翼晟和罗景瑜坐在后排。

  在下车之际,尉翼晟特别绅士地下车帮她打开车门,顺手把她从车子里面牵出来。

  两个人看起来极为恩爱的模样,大家也不是第一次看到了,只是,对于这一点儿,谁都没有权利说什么。

  “尉总,您来了,还以为您真的不来了。”作为宴会的主人看到了尉翼晟,笑脸盈盈地走出来迎接。

  在看到尉翼晟旁边带着的罗景瑜,对于他依旧是上一个女伴,对于罗景瑜也开始佩服起来了。

  尉翼晟可是有名冷血无情的人,对于周边的女子,就算和他有过关系他也不会公开。

  像罗景瑜能多次参加他们宴会,只能得知,她在尉翼晟心底十分的重要,甚至对于她十分的放心。

  “怎么会?”尉翼晟一手搂着罗景瑜的腰,两个人一路的走到了客厅里面。

  罗景瑜刚刚走进去,就有几处投过来敌意的目光。

  她看了过去,居然是上一次婚宴上的新郎,虽说新娘也带过来了,两个人的关系谁都可以看出来十分的差。

  尉翼晟也察觉出来了,目光看了眼过去,那一个男子连忙收起了视线。

  倘若说她柔柔弱弱的模样让在场不少的男子都颇为心动,这一次略带自信的模样又让人眼前一亮。

  对于大家宛若是猛虎遇到了猎物一般的眼神,罗景瑜就算是反感也没有说出来。

  “赵小姐好久不见。”陆子铭突然间出现在尉翼晟和罗景瑜的身后。

  “恩,好久不见。”罗景瑜见着这一次的陆子铭也依旧是单身一人,依旧是没有带上女伴。

  她可是记得以前的陆子铭旁边,每一次都会像变戏法一样,走出来各种不同的女伴。

  “赵小姐也不是简单的人物啊,为了两件戏服,居然弄出来那么大的新闻。”

  陆子铭在看到罗景瑜的这身装扮,只觉得眼前一亮,随后嘴角又带起嘲讽的笑容。

  “我做了什么?”她眨了眨眼睛,一副十分无辜的模样。

  虽说在尉翼晟说有宴会的时候就猜测到了会遇到他,只是没有一点儿的防备,居然会那么的快。

  “您什么都没有做?”陆子铭打量着她,关于邮箱被盗事件,他们公司里面的确也没有收到任何警报。

  只是各大媒体都一致的说法,后面没有主事人就奇怪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