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总,您好。”罗景瑜甜甜的声音,显得格外的无害。

  “有事?”陆子铭对于这陌生号码难得的没有掐断。

  “关于贵公司的人员,半夜破坏我的戏服,您觉得应该如何处理?”

  罗景瑜对于陆子铭的为人十分的清楚,他定然不可能让人做那么卑鄙的事情。

  “这件事情怎么可能是我们公司的人做的?你是不是找错人了?”陆子铭很显然并不相信。

  “你邮件发给我,我想这件事情没有那么简单就结束。”

  罗景瑜某个方面来说更加想要和陆子铭私了。

  她把之前在引源村的视频拷贝出来一份存在了u盘里面,现在发给陆子铭显得格外的方便。

  V?酷%h匠$‘网D首E发

  “你觉得应该怎么处理?”陆子铭很显然打开邮件看了一遍。

  “把关于罗景瑜的死因告诉我,这件事情就私了。”罗景瑜说得十分轻巧的模样,实际上心底也十分的忐忑。

  陆子铭的笑声从电话那头传来。

  “你不觉得这太天真了吗?想要这点儿事情就挖出来圣铭集团的秘密,那岂不是谁都可以栽赃圣铭集团,最后都来讹诈一笔?”

  很显然,罗景瑜的要求,陆子铭给拒绝了。

  这让罗景瑜更加好奇了,为什么陆子铭居然也不愿意公开这件事情,单纯的是因为这件事情会是一件丑闻?

  还是担心影响现在圣铭集团最红的两位明星?

  “我只是想知道事情的来龙去脉,绝对不会影响到圣铭集团。”

  罗景瑜坐在车子上面,握着电话的手紧了紧,她更想要绿百合当初做事留下的证据。

  “赵小姐,请挂电话吧,对于这种事情,不管如何,我都不可能简单的答应下来。”

  陆子铭对于罗景瑜的做法,只觉得十分的可笑。

  罗景瑜听着电话里面的忙音,最后还是给陆子铭发了条短信。

  只是,陆子铭收到了短信之后,居然亲自打电话给她。

  “你觉得,PT会护着你到什么时候?衣服放前台,回头圣铭补偿双倍给你。”

  陆子铭坚守着,不管怎样,都不能把消息透露给别人。

  “陆总,你知道,对于大家来说,钱并不是问题,满足好奇心可是比钱更加能封口。”

  罗景瑜倚着沙发,她刚刚只不过是编辑了两个,未来可以出现在报纸上的题目而已,陆子铭的反应还不是一般的大。

  作为曾经在娱乐圈混得开的影后,也是清楚这些高层的弱点才敢放肆。

  “不要欺人太甚,贪心不足蛇吞象。”陆子铭很显然想要罗景瑜妥协。

  只是罗景瑜又怎么会松开一道把柄?

  “那让绿百合私人向我道歉也可以。”罗景瑜也明白,当众道歉的话,陆子铭不追杀她才怪。

  只是,以绿百合的性子,又怎么可能道歉?

  “这件事情和绿百合有什么关系?”

  “还看不出来,这是绿百合安排的,她并不是什么善良的人。”罗景瑜说完后,突然间觉得自己有几分孩子气,显得格外的幼稚。

  “无理取闹。”陆子铭语气已经表达出来了,他并不会那么做。

  罗景瑜坐在车子上,心底也十分明白现在她并没有获取上辈子死去过程的能力。

  只是,她并不甘心。

  “那陆总也就是不同意了,没有什么可以说的,后会有期。”罗景瑜十分爽快地掐断了电话。

  的确,这点儿东西还不至于旁圣铭集团觉得有什么威胁性。

  只是,想要给他们一些麻烦还是不错的。

  她登录了上一世的电子邮箱,发了一份电子邮件给了几家媒体公司。

  就算不能引起多大的波澜,可是,让人充满恐惧也不错。

  “送我去商业街那里。”罗景瑜放下手机后,对着保镖说着。

  她的话并不需要避讳着尉翼晟,所以坐在前排的保镖就算听的再清楚,对于罗景瑜也没有任何地影响。

  罗景瑜找到了一家定制衣服的店铺,让对方帮忙缝补一下,坐在一旁等待。

  中午之际,尉翼晟打电话过来。

  “我在xx大街这了里。”罗景瑜把一个十分笼统的位置告诉尉翼晟。

  怎么说尉翼晟也不可能亲自地过来。

  尉翼晟让保镖送她到PT集团的楼下,罗景瑜等待了会,才看到尉翼晟的身影。

  “听说你刚刚到了圣铭楼下?”尉翼晟的语气听起来极为平淡,罗景瑜也听不出来是排斥还是接纳。

  “恩,有些事情,本来想上去找人,但是,考虑到各种原因,还是给忍住了。”罗景瑜一副十分无奈的模样。

  “发生了什么,不妨和我说说?”尉翼晟也只是听到了保镖汇报过地址而已,具体的并不清楚。

  罗景瑜耸耸肩道:“我现在觉得,找个地方吃饭更好,肚子饿了。”

  尉翼晟见着她转移话题,也没有为难她,带着她来到最近的海鲜自助餐厅,让她自己去点餐。

  罗景瑜在带了一堆的菜回来之后,发现尉翼晟早就坐在那里等待了。

  “现在能和我说说发生了什么吧?”尉翼晟坐在她的对面,居然也没有表现得不耐烦。

  “不过是剧组里面发生了点小事而已,原本想讹诈陆子铭一番,最后失败了。”

  罗景瑜的语气,听起来颇为遗憾。

  “陆子铭不是喜欢吃亏的主,他只做对他有利的事情。”

  尉翼晟对于陆子铭的评价并不低,能和他斗那么久地一个人,也就只有陆子铭了。

  “我在剧组的戏服全部被人剪破了,从视频上面可以看出来,是圣铭集团的三流演员做的。”

  罗景瑜猜测对方并没有想到,只不过是放衣服的房间里面,居然还安装了摄像头。

  “这件事情,的确掀起不了风浪,对于圣铭来说,大不了就是开除掉那几个演员了。”

  尉翼晟对于这件事情,倒也可以猜测到结局。

  “你又做了什么?你想从陆子铭那里得到什么?”尉翼晟不自觉地带上了几分焦急,仿佛是担心罗景瑜真的离开一般。

  “你觉得我希望得到的东西是什么?”

  罗景瑜抬起头,眼睛显得格外的明亮,仿佛是在好奇着什么一般。

  “答案。”尉翼晟从她的模样,大概可以判断出来,她要的,就是那份关于罗景瑜死因的过程。

  “其实,知道又何必问我?”罗景瑜一下子觉得无趣了起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