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新娘看着赵景瑜,她百分之百确定她没有见过这样的一个女孩。

  “我是他的女伴,仅此而已。”罗景瑜微微一笑,紧紧地抱紧了尉翼晟的手臂。

  她不是没有感觉到新郎的目光,只是连一个孩子都容纳不下,只问这个人的心中还能容纳什么?

  “你知道你之前是在做什么吗?”尉翼晟在陪同罗景瑜下来后,有些后悔最开始没有要求她应该说什么。

  罗景瑜一副一脸茫然的模样看着他。

  “我只是想要保住那个孩子而已,虽然我不喜欢孩子。”罗景瑜低头没有人可以看到她的表情。

  “你觉得是我给你惹了麻烦的话,你大可以选择远离我的。”罗景瑜连忙补了一句。

  她虽然知道,尉翼晟并不是那样的人,以他的身份,也不可能会突然间把她丢下,只是,回头的时候,尉翼晟会不会掐死她?

  “你觉得我害怕麻烦?我只是想知道,你怎么知道那一个孩子的存在的?”

  尉翼晟并不认为罗景瑜的消息网会比她还大,只是,对于他都不知道的事情,罗景瑜正好知道。

  这就显得格外的有意思了。

  “我有一次去医院,正好听到的。那一个孩子并不是新郎的,去的也不是什么大医院。”罗景瑜对于尉翼晟测谨慎都觉得过分了,他到底在害怕什么?

  担心她逃跑吗?还是觉得她会盗取PT集团的消息,随后再贩卖给别人?

  “原来是这样,只是,你已经被人盯上了,最好小心点。”尉翼晟好心好意地提醒了罗景瑜一句。

  罗景瑜环顾四周,发现周围人都对于她存在探究的目光。

  “我有什么好小心的?我用的名义,可是,你女伴。”

  罗景瑜假如没有参加这一个婚礼,肯定可以装作不知道这事情,可是既然来了,为什么不能拯救一下那条无辜的生命?

  “女人,你知不知道,你在利用我?”尉翼晟偏头看着眼中无所畏惧的罗景瑜,她什么时候会服个软?

  “你自己把这一个机会给我的,你可以回去解释一下,我不是你女伴之类了,并且重新给过祝福。”

  罗景瑜好像是吃准了尉翼晟并不会那么做一样,语气不冷不热,但是尉翼晟听着并不太舒服。

  “下不为例。”尉翼晟带着罗景瑜回到了原本的座位上,这让罗景瑜心底有些慌,尉翼晟居然没有其他的反应?

  让罗景瑜十分惊讶的是,陆子铭站在上面所说的祝福,居然是和她一样的。

  “你和陆子铭的关系不浅啊!”尉翼晟半开玩笑道。

  罗景瑜摇了摇头。

  “我对于陆总看到的次数都屈指可数,只是他为什么要抄袭我的祝福?”

  有陆子铭这样的一走,后面人的祝福,全部是关于孩子的,哪里存在任何祝福结婚的。

  “只怕这场婚礼,举行不下去了。”

  罗景瑜见着新郎的脸越来越黑,要不是一旁的人拦着他,恐怕新郎都有可能当场掀桌了。

  大概是察觉到了新郎的不悦,也为了制止这件事情继续发生下去,主持人立马站了出来,把其他人请回了原有的座位。

  至于得罪不起的人,早就祝福完了,剩下的,也都是一些零七八碎的人物。

  宴会解散之际,陆子铭强行要求想要和罗景瑜共度晚餐。

  尉翼晟当然不同意他们两个人单独在一块。

  “你真的不要《天机》的版权了?”陆子铭拦下准备上车的尉翼晟。

  “我丢掉的东西,一向不稀罕,只是,你觉得我女伴被别人睡了,就是为了这版权,你觉得划得来?”尉翼晟只觉得一阵的讽刺。

  坐在副驾驶位置的罗景瑜松了一口气,看来他暂时并不会把她给卖出去。

  “这件事情,我会保密。”陆子铭见着正拨弄着手机的赵景瑜,只觉得她和罗景瑜之间,定然存在什么关系。

  “你会保密?你不大肆宣扬就不错了,况且,连自己的女人都保不住的男人,还算是男人?”

  尉翼晟不想让步,陆子铭也不想放弃,两个人就僵持在车子旁边。

  陆子铭还是选择了让步,修改为三个人一起共度晚餐。

  “请我吃饭的代价,通常不低,我又凭什么答应你?难不成你准备用《天机》的版权来兑换?”

  尉翼晟仿佛是吃准了陆子铭一定会答应一样。

  在陆子铭点头后,两个人愉快的成交了。

  罗景瑜见着他们把众人期待已久的《天机》当做小玩意一样,送来送去,最后还是流落到了尉翼晟的手中。

  事情变得有点儿突然,可是,在罗景瑜心底,还是默认了这份结局。

  就算表面上尉翼晟会放弃那份版权,恐怕在他的心底,也是会想尽办法拿回来的,只是没有想到会那么的简单。

  吃饭的地点是不属于尉翼晟的地盘,也不属于陆子铭的地盘,没有金碧辉煌感,周边环境却也显得有几分风雅。

  陆子铭点了个包厢,在服务员的带领之下,三个人来到了最顶楼。

  “你也舍得放血一次。”尉翼晟带着罗景瑜坐在陆子铭的旁边。

  他不清楚陆子铭为什么会一直盯着罗景瑜看,只怕,陆子铭有什么不为人知的爱好。

  “陆总,与其有时间盯着我看,为何不直接去调查一下,罗景瑜怎么死的。”

  尉翼晟不清楚的事情,罗景瑜可是一清二楚。

  陆子铭只怕是看出来了,她身上有罗景瑜的影子罢了。

  上一世的罗景瑜放荡不羁,尽显风骚,她现在可是赵景瑜了,只是楚楚动人,清纯佳人。

  两种不同的风格,极为难混在一起,她倒也不怕陆子铭能看出什么来。

  “我想,被你害死的几率才是最大测,你是想要模仿罗景瑜,成为下一个影后吧?”

  陆子铭一副我早就知道的模样,让罗景瑜十分的想笑。

  A更新9W最*O快_上F酷F$匠:网

  “难怪罗景瑜看不上你,你不了解事情的真相,就胡乱地猜测,我是不是可以说,你不了解罗景瑜就敢说爱她?”

  罗景瑜见着陆子铭现在的模样,心底感慨万分。

  “谁说我不了解她的,她的一举一动,我都十分的清楚。”陆子铭紧握着他手中的红酒杯,让人不得不担心,红酒杯子随时可能会被摔成渣渣。

  “陆总是不是把我给遗忘了?”尉翼晟突然开口。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