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毕竟我无权无势,不过从女人的直觉来说,和绿百合有关系。”

  罗景瑜压根不敢多透露什么,生怕被人察觉到,最后被一群变态的研究人员拖去做实验。

  “所以,这就是你之前为什么对于绿百合敢公然呵斥的缘故?”尉翼晟目不转睛地盯着罗景瑜,生怕错过任何的细节。

  罗景瑜又怎么能让他看出来什么?

  “这倒不是,只是为罗景瑜的遭遇觉得不满,当然,我言情剧的剧本看了不少,所以才会想到从感情方面入手,毕竟我没有真凭实据。”

  罗景瑜我想要直白地告诉尉翼晟发生的一切,当然,只怕以尉翼晟的性格,不刨根问底就奇了怪。

  “我会让他们从这些方面获取资料,对方是圣铭集团重要的人物,她的资料并不容易,假如你们都提供不了线索的话,我们也没有办法。”尉翼晟似笑非笑地看着她。

  “作为A市只手遮天的人物,这点儿东西都查不出来就奇怪了。”

  罗景瑜看了眼左手的指尖,虽然和尉翼晟相处下来,并不觉得他有多恐怖,那也依旧不能改变尉翼晟的身份。

  “太看得起我了。”尉翼晟对于没有再得到消息,有些失望。

  不过,他手中得到的消息的确是罗景瑜死亡和绿百合有关系,当然只是有关系而已,具体的消息还需要进一步的调查。

  “我等你的消息,只是,你准备几点钟下班?”罗景瑜看了眼挂在墙上的钟,发现时间已经不早了,早就过了下班的点。

  “等我把这份文件处理完再说,剧本记得花时间去记,假如演技实在是再差的话,我也拯救不了你。”

  罗景瑜曾经身为影后,又怎么可能演技差?当初那一个表演都不会的赵景瑜,早就被淹死了。

  “你这是关心我?”罗景瑜轻轻地笑了笑,她的演技尉翼晟也看过了,还没有出来什么纰漏。

  尉翼晟冷笑道:“我只是不收废物罢了。”

  说完,他低下头处理手中的文件。

  罗景瑜在一旁也没有出声打扰,指尖划过了尉翼晟的书架,考虑着有时间还是去书城走走。

  大约半个小时后,尉翼晟收拾完桌面上的东西,带着罗景瑜出门。

  “不回家?”罗景瑜看着方向不是回家的方向,还以为尉翼晟准备带她去应酬。

  “庆祝一下你接了第一部电视剧。”

  尉翼晟似乎颇为同情地说着。

  一些小孩子,七八岁就拍了电视剧了,然而罗景瑜在演艺圈混了那么多年,还从来没有在电视上面露面过几次。

  罗景瑜干脆就躺在位置上,对于上辈子的她来说,多少人是求着她拍戏,换了一个身体,居然变成了她求着别人让她接戏,想想也十分的可笑。

  尉翼晟做事难得的低调了一次,她这一次选择在了一家十分不至于让人觉得奢华到了咋舌地步的餐厅。

  “这里你是怎么发现的?”罗景瑜看了眼这里,上辈子她来的最多次数的,就是这个餐厅。

  “从资料调查出来,罗景瑜经常来这家餐厅,不知道是因为什么关系,所以先带你来尝尝这里的东西,是否好吃。”

  罗景瑜上辈子出行准备十分的充足,没有仔细的调查,压根不知道她的去处。

  只是,现在的罗景瑜十分的郁闷,这一家店是骆祺轩的一个亲戚开的,于是就成了两个人的约会地点了。

  “这里的东西,并不是多好吃,我们还是换家店吧。”罗景瑜压根不想继续走下去,万一遇到了骆祺轩怎么办?

  谁知道,说曹操曹操到,她一抬头就看到了骆祺轩站在不远处。

  “尉总,您怎么来了?”骆祺轩看到尉翼晟,下意识地后退了一步。

  尉翼晟平时雷厉风行的作风,在A市十分有名。

  假如尉翼晟这一个时候想要做什么,再来个先斩后奏,恐怕谁都救不了他。

  酷?E匠网C首发_!

  “听说这一家店你是幕后店长?”尉翼晟打量着四周的环境,第一印象还不错。

  骆祺轩摇了摇头,讪讪道:“我怎么可能会是这一家店的幕后店长?假如是的话,早就火了。”

  在一旁的罗景瑜一眼就看出来了骆祺轩在演戏,同时心底十分地愤怒,恐怕当初他就是希望她能带起这一家店的生意才介绍这一家店的吧。

  “既然不是的话,我就让人拆了,我想买下这一块地盘,这一块地正好是在中央街道这一块,建立个需要收费的洗手间也是很不错的。”

  尉翼晟一副我正在考虑的模样。

  骆祺轩的嘴角抽搐了一下,仿佛是在强行忍着什么。

  “尉总,有话直说,何必这样说一半,吞一半对吧?先里面请,今天我请客。”骆祺轩觉得今天尉翼晟的到来定然是不简单的。

  尉翼晟也没有推辞,带着罗景瑜就跟着骆祺轩走着。

  “罗景瑜和他以前的关系不浅,罗景瑜出事和他的关系最大。”尉翼晟在罗景瑜耳边轻轻地说着。

  罗景瑜紧紧地靠在了尉翼晟身上,脸上带着娇羞的笑容道:“尉总,太痒了,大庭广众之下,注意一点儿。”

  她柔柔弱弱的声音极为好听,让人忍不住地想要搂入怀中亲昵一番。

  骆祺轩加快了脚步,在最好的包厢门口前停下了脚步,同时做出了个“请”的姿态。

  “尉总,明人不说暗话,有事情您直说吧,不过,我的话说在前面,我是圣铭的人,我不会背叛圣铭的。”

  骆祺轩一副我为了圣铭可以脑干涂地的模样,让罗景瑜十分地想笑,只是这一个情况之下,很显然十分的不合适。

  “我没有什么需要表达的,我今天只不过是想带着景瑜出来庆祝一番罢了……对了,我忘了你死去的女友,名字里面也有景瑜了。”

  尉翼晟嘴上说着抱歉,实际上的态度一点儿也看不出来。

  骆祺轩看了眼罗景瑜,并没有发觉出什么。

  “这一个,过去的都过去了,今天吃的一切全部记我账上,我还有事,想先离开。”

  骆祺轩只觉得他在看了罗景瑜一眼后,尉翼晟有有意无意地在放冷空气,居然那么在乎赵景瑜?

  “骆祺轩,我有问题想要问问你。”罗景瑜无辜地眨了眨眼睛,那单纯的模样,让人并不忍心拒绝。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