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景瑜到了公司的时候,公司的人都散得差不多了,她看了下时间,还有一分钟。

  她以最快的速度冲到了电梯里面,在按下了楼层后,看着电梯缓缓地关上门才松了口气。

  之前因为路上真的堵车了,保镖没有办法,就只能换一条路,最后还好,还是赶到了。

  罗景瑜从电梯里面出来,敲了敲办公室的门。

  “请进。”尉翼晟的声音从里面传来。

  罗景瑜走进来一步后,下一步就下意识地想要离开这里。

  “她怎么会在这里?”罗景瑜十分的疑惑。

  “她母亲以前是你母亲的经纪人,所以,在听说你想要出道就想继续当你的经纪人。”

  尉翼晟缓缓说着,这一切也就是为什么他不给罗景瑜找经纪人的原因,国内很难找到像对方如此完美的经纪人了。

  “她曾经是圣铭集团的。”

  罗景瑜看到何纪的心情十分的复杂,当初她就是上一世她的经纪人,虽说她也想继续找到何纪,可是尉翼晟会怎么想?

  “这一个和我没有什么关系,你不可能什么事情都亲力亲为地去处理,经纪人我给你找了,至于怎么处理,那就是你们的事情了。”

  尉翼晟最开始对何纪并不是没有怀疑过,只是调查过资料,没有发现什么问题就没有继续怀疑下去。

  “何小姐可是罗景瑜的经纪人,你让我用一种怎样的心态去接受有这样的经纪人?”罗景瑜摊开双手,此时她已经忘了还是处于饥饿中的肚子。

  “赵小姐,您不是希望超过您母亲吗?希望我们能合作愉快。”何纪在看到赵景瑜后惊讶了会。

  在找到赵景瑜之前她有考虑过培养其他的演员,在听说过赵景瑜的事情后,她再三考虑了很久,何纪还是选择了赵景瑜。

  能让尉翼晟亲自带出去的人,定然有过人之处。

  “恩,我还没有用过午饭,何小姐要不要一起?”罗景瑜微微一笑,她并不想让何纪当她经纪人的原因很简单,何纪太过于了解她了,希望她不要产生什么怀疑。

  “这一个,不用了。”何纪有些意外,赵景瑜居然会做饭。

  她看着尉翼晟以极为优雅的姿态享用着赵景瑜做的东西,想起了曾经的一个传闻。

  有一个想要巴结尉翼晟的女子,在尉翼晟还没有吃饭之际送来了午饭,最后居然被尉翼晟叫保镖丢出去的同时,还被尉翼晟列入了黑名单。

  然而,看着尉翼晟似乎一切都十分自然的姿态,由此可以看出来,在尉翼晟的心底,赵景瑜的地位不低。

  所有人都说想要绑住一个男人的心,首先绑住这个男人的胃,当然,首先你有能让那个男人接受你的资格。

  在罗景瑜用过了午饭之后,尉翼晟特意允许她和何纪单独地相处会。

  “何小姐介意一起去‘衾夜’咖啡厅坐坐吗?”罗景瑜先一步发出邀请。

  这一家咖啡厅是尉翼晟旗下的,虽然尉翼晟让她和何纪单独相处,罗景瑜觉得还是在尉翼晟的视线之内比较好。

  “一切听赵小姐的安排。”何纪显得十分有礼貌。

  罗景瑜转头,获得了尉翼晟的一个点头后,两个人拉了一个保镖充当司机,来到了咖啡厅。

  看yx正,版章z节q?上4…酷d匠网

  她习惯性地选择了一个靠窗的位置,何纪坐在她的对面。

  罗景瑜原本想点两杯咖啡,但是想起来这是赵景瑜和何纪第一次见面,如此的贸然绝对会引起何纪的怀疑。

  何纪笑了笑,要了一杯和罗景瑜点的相同的咖啡。

  “很多方面,你和罗景瑜很像,当然,不仅仅是名字。”何纪比罗景瑜先一步开口。

  “是吗?罗景瑜可是我的偶像,年纪才28岁就获得了影后的位置,然而,我已经23岁了,还是个三流演员。”罗景瑜仿佛是自嘲一般地笑了笑。

  “是金子迟早会发光。”何纪打量着赵景瑜,在看到赵景瑜的时候,她就觉得十分的熟悉,她把这一切都归咎到了赵景瑜的母亲生上。

  罗景瑜发现还是和何纪相处更为合适。放做让其他人来当她的经纪人的话,还是有些不习惯。

  整个下午,何纪和罗景瑜两个人讨论的都是曾经的罗景瑜多么辉煌。

  “你羡慕吗?”在即将收尾之际,何纪看了她一眼。

  “怎么会?我肯定可以超过她的,只要能得到何姐的鼎力相助。”罗景瑜自信满满道。

  何纪手中掌握的人脉,是罗景瑜都害怕的东西,何纪擅长利用所在的位置,获取最大的利益。

  “对你,我只是初步同意了未来辅导你的事情,我这边还有一些事情需要收尾,等你手中的这部戏拍完了再来联系我。”

  何纪将手中的名片递给了赵景瑜,她对于赵景瑜的好感度十分的高,因为赵景瑜足够的聪明,和她合作是一个十分不错的选择。

  “恩,期待下一次的见面。”罗景瑜收起了那张名片。

  这还是赵景瑜第一次收到经纪人的名片,之前多次想要找经纪人,基本每一次都被人委婉拒绝了。

  罗景瑜站在咖啡厅门口,让保镖先把何纪送回去。

  她在附近买了点吃的,准备去找尉翼晟的时候,顺路给带过去。

  “你们谈得如何了?”尉翼晟在罗景瑜进门之前,把视频给关闭了。

  “还不错吧,怎么说曾经也是罗景瑜的经纪人,怎么可能会很差?”罗景瑜对于尉翼晟的安排十分的喜欢。

  “你和她应该很合拍,她答应进PT的理由很简单,你知道是什么吗?”尉翼晟双手交叉,看着罗景瑜那清纯无辜的小脸,多少人被这张脸给蒙骗了?

  “不知道。”罗景瑜回答之际,只觉得心跳慢了一个节拍。

  “她和你一样,想要知道罗景瑜的死因。”尉翼晟也因为两个人同时提出这个谜团,也有点儿感兴趣了。

  罗景瑜挑眉,看来何纪还真的是在乎她的。

  “记得把答案分享一份给我。”

  她虽然知道,她是被灌下药而致死的,可是,她想知道,到底是什么药,她好加倍的还回去。

  “我这边的线索不多,按理来说,你也应该有调查,你说说你知道的吧。”尉翼晟仿佛是认定了,她知道什么一般,语气显得不容置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