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景瑜何曾不清楚事实就是这样?

  “我只是担心某天,你的光芒会被我给掩盖,当然我知道可能性比较低。”

  有了上一世的经验,我相信她能刷新曾经的的历史,但是,也是需要有人支持,况且慕安安也说了,尉翼晟的保质期从来没有超过一个月过。

  罗景瑜现在最不想相信的还是爱情,等尉翼晟对于她的新鲜感褪去,那时候差不多一拍两散,这一次的电视剧,对于她来说十分的重要。

  必须借着这一次机会,出现在众人的视线。

  “我还真有点儿期待。”尉翼晟别有深意地看了她一眼。

  “恐怕在能成名之前,我们两个人就没有关系了吧,相信不出一个月,顶多两个月,你就差不多腻了我。”

  罗景瑜自认为尉翼晟的做法是一种报复,现在将她捧得如此高,恐怕就是为了看到她某一天,从高空之上摔下来的惨案。

  “这一个,不一定,你比其他的女孩子,更有趣的多。”尉翼晟看着她,他喜欢将一只放荡不羁的动物驯服,可是,罗景瑜的性子,并没有那么容易就被磨平,来日方长。

  罗景瑜对于他的话也没有接下去,这一场游戏的主动权全部在尉翼晟手中,他有权决定游戏的开始和结局,可是,他没有权利决定里面的内容。

  “习惯了的话,谁都差不多。”

  罗景瑜留下这句话后,从箱子里面拿了睡衣就向着浴室走去。

  明天还有十分重要的事情,今天不能睡地太晚。

  罗景瑜从浴室出来之际,顺了顺笔直的长发道:“水已经帮你放好了,你快去洗漱吧,明天还要上班。”

  尉翼晟点点头,把罗景瑜做的这一切当做了理所当然。

  第二天集合的时候,依旧是慕安安第一个到,其次就是罗景瑜和尉翼晟,慕安安想要跟尉翼晟说什么,可是,尉翼晟在罗景瑜耳边说了句什么就离开。

  慕安安只能死死盯着尉翼晟的背影,狠狠地瞪着罗景瑜。

  大家手中都提着行李箱,唯独罗景瑜手中是空荡荡的。

  “你是第一次出来拍戏?不知道那时候会十分的忙?基本没有时间让你抽出来回家换洗衣服。”

  导演见着罗景瑜的这个状态,立马出声呵斥。

  “这是我安排的。”尉翼晟不知道从哪个角落走出来。

  在场的每个人听到了这句话都一阵唏嘘。

  罗景瑜那特殊的待遇谁都看的清清楚楚的,此时一些演员也忍不住地厌恶起她了。

  “尉总……”导演敬畏地看着尉翼晟,有他的话在这里,又问又有谁敢不从?

  罗景瑜抬手揉了揉太阳穴,现在还没有拍戏,整个剧组的人就开始排斥她了,之后还怎么继续和平相处。

  “尉总过来只是宣布一些新的规定的,原本昨天就下了,只是大家昨天散的太早,恐怕还不知道。”严特助向前走了一步。

  她把手中白色纸张分发给了在场的每个人。

  “也就是,这种待遇并不是只有赵景瑜一个人才有?”

  “好像是这样的。”

  “……”

  大家在拿到了手中的通知后,很明显十分的激动。

  只需要不耽误剧情,就可以就近住在自己的住处。

  z更新`{最快上酷匠j网

  “这一次的剧本我有进行分析,在场的每个人都十分合适自己的角色,没有必要进行特训,不需要进行封闭式地拍戏。”

  尉翼晟站在不远处看着在场的每个人,他这样做的风险十分的大,倘若有人泄露剧情,其他传媒公司先一步拍摄完成,他们花费的人力物力财力都白费了。

  “等事情安排好了,商导演再来我办公室取剧本。”

  尉翼晟站在不远处,除了罗景瑜之外,其他的人都不知道剧本的全内容。

  商导演点了点头,清点了一下人数,恢复了平时的镇静。

  “好了,人差不多齐了,我们出发吧。”

  几辆车子来接这一班人马,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慕安安和罗景瑜居然在同排的位置。

  “别以为尉总给你开后门,你就是女主了,别忘了,你可是女配,我才是正儿八经的女主。”

  慕安安自认为觉领悟在尉翼晟心底的份量并不大,当初她爬尉翼晟床的时候,尉翼晟可是直接给了她主角的角色。

  “这部戏最重要的只是你,至于我不是可有可无吗?所以慕大主角,你在紧张什么?我对主角的位置并不敢兴趣。”

  罗景瑜之所以选择配角,只是不想自己升高得太快了,不然真被尉翼晟甩了的话,只怕会跌得更惨。

  “恐怕不是不感兴趣,而是压根是死皮赖脸都求不到吧?看来尉总还是更在乎我。”

  慕安安认为尉翼晟这一部戏只是在向着她表达想要挽回之意,不然也不至于让表面上十分受宠的罗景瑜放到女配的位置来抬高她的身价。

  罗景瑜觉得慕安安应该是有病,还需要吃药的那种。

  慕安安一路上唠唠叨叨了很久,除了她的经纪人在开车之外,也没有其他人听到。

  到了目的地,因为这一块地被有意的保护着,并没有受到地产公司的破坏。

  “这里的风景还不错。”罗景瑜望着被青山环绕的引源村,在目及四处青山绿水处,身体也开始放松了。

  “这是当然,这可是花费大量人力物力保存下来的,要不是这一部戏,恐怕你都没有机会来这里。”

  慕安安一副你只是沾了我的光的模样,让罗景瑜忍不住地想笑。

  只是当众之下,她还是没有笑出来。

  商导演找来了引源村的负责人得知了圣铭居然也需要在附近拍戏,于是房子只能挪出大半。

  只能导演把这里的房间分下来之后发现,房屋并不够,想起来尉翼晟的话,恐怕这一切都在尉翼晟的意料之中。

  “想要自己回城市里面居住的自己提出来,我这边做登记。”商导演让助手拿出纸笔,站在一旁。

  “我习惯了组织在哪里,就住在哪里,和某些突然间插队的人还搞特殊不同。”慕安安有意地说话特别大声,仿佛是警告在场的人一般。

  一些想要回A市的人听到了慕安安的话,连忙收回了脚步,生怕被慕安安给记住。

  商导演站在原地良久,最后居然没有一个人向前走一步,让他觉得一阵的尴尬。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