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想多了,我只是担心你想不开,就向着大海里面跳下去了。作为金主,有必要在意一下情人的安危。”

  尉翼晟扯了扯嘴角,之前的那番话他也不清楚怎么说出口的,那不是他平日的作风。

  罗景瑜笑了笑,不动声色地把手给抽了出来。

  “我还没有那么蠢,以前都能坚持过来,现在只是被人提起,不至于那么决绝,世界那么大,还有很多地方想去。”

  罗景瑜眯着眼睛,享受着海风的轻抚,仿佛就这样就可以带走她的忧愁一般。

  “看来是冷静下来了,回去吧。”尉翼晟拉着罗景瑜想往回走。

  现在晚上海浪夹着海风,给人一阵阵的冷意,这样吹下去绝对会感冒。

  “旁边的宾馆能看到海景,没有必要一直呆在这里。”尉翼晟见着她依依不舍的模样,也难得放宽了语气。

  罗景瑜点点头,任由尉翼晟将手放在她的腰上,虽说有些痒痒,但当作他愿意陪她出来的奖励好了。

  司机只定了一个单人间,在把房卡交给尉翼晟手上之后,司机独自一个人回去。

  没有等尉翼晟吩咐,罗景瑜便去浴室给他放沐浴用的水。

  海风早就把尉翼晟身上的酒气和早上身上带的香水味全部吹去。

  罗景瑜倒是觉得和尉翼晟相处久了之后,会发现没有传言的那么恐怖。

  “待会记得帮我把衣服也清洗一下。”尉翼晟裹着一层浴巾就走出来,也就遮住下半身,上半身就那样暴露在了空气中。

  罗景瑜连忙转开脸,继续看下去,她还不知道要犯多久的花痴。

  尉翼晟扯过一旁的报纸,躺在喏大的床上就开始看着上面的内容。

  罗景瑜洗漱后,便开始洗衣服,洗完后站在阳台之上,宾馆距离大概十分的近,仿佛还能够听到海浪拍打着海岸的声音。

  她干脆就双手支撑着下巴,整个人趴在了阳台上面。

  大概是因为明天就是上辈子的生日,以至于思绪十分的杂乱吧。

  尉翼晟不知道什么时候从房间里面走出来,将她搂入怀中,随即俯下身子亲吻起来。

  罗景瑜挣扎了一下后,又没有继续挣扎下去,闭上眼睛仿佛是接受着命运的安排。

  夜色十分的迷人,罗景瑜不知道尉翼晟是什么时候把她带到了床上,早上起来,浑身散架般的姿态,昨晚的记忆宛若潮水猛兽般涌来。

  尉翼晟已经出去了,至于去了哪里,她也不知道。

  她强行撑起,适应性地在地上走动,打开门发现尉翼晟已经买好了早点。

  “吃点儿东西吧,待会儿我让人送你回去。”

  尉翼晟把早餐放在了一旁的桌子上。

  “我记得合约上面,好像没有写,可以随便上床这件事情。”罗景瑜经过了一晚上,总算是冷静下来。

  “昨晚的你,很享受,要知道,男人可是下半身思考的动物,孤男寡女在一块,不发生点什么,别人还会以为我身体有问题。”

  尉翼晟对于昨晚发生的事情,很显然并不想提及。

  罗景瑜脸颊微红地坐在一旁,吃完了早点,尉翼晟先一步离开,保镖把她护送回家。

  今天的厨子,按着以往的时间过来,大概是并没有料到,罗景瑜不在家里,所以坐在沙发上等她。

  “今天做什么菜?”罗景瑜这几天总算是明白了,厨师教给她的饭,全部是尉翼晟点的。

  “清蒸鲈鱼。”厨师今天也就带来了一个菜谱。

  罗景瑜最棘手的就是怎么处理鱼,前两天差点儿就伤到了手,今天只是为了多做下训练。

  “回头能教我做蛋糕吗?”罗景瑜不确定地问道。

  虽说这一个厨师,他什么菜都会的样子,但是,对方从来没有教过她关于甜点类的东西。

  对方有些惊讶,罗景瑜还是第一次提出要求。

  “可以。”他点了点头。

  甜品之类的他涉及并不是很广,只是蛋糕的话还是可以。

  这一次做蛋糕罗景瑜没有让对方示范,反而是得知步骤后自己去尝试。

  有他在,倒没有出什么乱子。

  在把厨师送走之后,罗景瑜没有立即给尉翼晟送食物,而是坐在餐桌上,点燃蜡烛,看着它渐渐的烧完。

  等蜡烛熄灭后,她把蛋糕放到了厨房里面,一口都没有吃。

  “今天怎么那么晚?”尉翼晟看了眼墙上的钟表,比以往晚了大概十分钟。

  “身体不舒服,所以拖延了会,怎么十分钟也介意?”

  罗景瑜深呼吸一口气,尉翼晟对于时间观念十分强,上一次有人迟到了一分钟,那一份单子他就没有签约,而是转身走人。

  酷^匠…网永久;免5{费看Y☆小hw说}

  “身体不舒服应该去看医生,让保镖送你去,还是把医生叫过来?假如要我陪你去的话,得下午下班之后。”

  尉翼晟听到罗景瑜说身体不舒服,反应十分的大。

  他这样的态度让罗景瑜倒是觉得受宠若惊。

  “不用了,过两天就好了,我身体好,也就是些小毛病而已。”罗景瑜也只不过是乱找的借口,实际上身体好着呢。

  “你身体有什么问题最好快点去治疗,不然传染给我可不好。”

  尉翼晟说着,把门口的保镖给招呼了进来。

  “真没什么事情,只是昨晚没睡好,又有什么问题?”罗景瑜瞥了他一眼,至于大题小做吗?

  “你们把她送回家休息,顺便叫医生去家里看看。”尉翼晟还是有些不放心。

  在罗景瑜跟着两个保镖从公司离开之际,立马引起大家的注意。

  大家都在猜测,是不是她做错了什么,被尉翼晟惩罚了,不少女员工开始处于幸灾乐祸中。

  罗景瑜没有听到大家的议论,坐上车子被送回了家里,医生过来看了看并没有看出什么。

  尉翼晟今天下班格外的早,倒也没有去参加什么应酬,听到开门的声音,她显得十分的意外。

  “明明是在家里看烧蜡烛而迟到的,为什么还说身体不舒服?”

  尉翼晟在听完医生的汇报后,立马打开了家里监控录像得知了一切。

  “你没有规定我什么时候去,不就是比以前晚了十分钟就饿着你了?”罗景瑜抬头看了他一眼,随即又低头,此时的尉翼晟显得很可怕。

  “女人,你知不知道,最讨厌别人撒谎?”尉翼晟大步来到了罗景瑜的旁边。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