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然,她这样的做法,也就是万一尉翼晟真把她当做礼物送人,她就可以借着这一次的机会逃跑。

  很显然,尉翼晟挺了解她的,居然想到了这点儿,选择把她留下。

  在尉翼晟带着一身酒味回到车子里面,罗景瑜让出了大片的位置,将她自己的身体挤在了角落里面,降低存在感。

  “为什么不把我推给刘总?”罗景瑜目光停留在尉翼晟身上。

  今天的这份单子应该是十分的大,不然也不至于让尉翼晟亲自出马。

  “这一个单子,还不足够还清你的债。”尉翼晟的语气让罗景瑜十分烦躁。

  不过,听着尉翼晟这样说,看来他觉得她还有利用价值,应该不至于突然间变了脸,把她丢到荒山野岭中。

  罗景瑜坐在角落那里,轻闭着双眼养神,她完全没有必要个尉翼晟斗嘴。

  尉翼晟很显然,也不想和罗景瑜斗嘴,车间里面一下子安静下来,谁也没有打破那份宁静。

  车子停下来,罗景瑜发现别墅再一次换了,这里的环境倒是她十分熟悉的,以前她就住在这个小区。

  “你到底有多少房产?”罗景瑜知道尉翼晟在A市是只手遮天的霸主,也知道他十分有钱,可很显然,没有想到尉翼晟居然几天就换一处别墅。

  “不知道,这里还是别人送的,最近这段时间住这里更好,离公司近点。”

  尉翼晟对于钱的观念并不大,对于他们这些人来说,钱只是一个数据,当然数据越大越好。

  “我睡哪间?”罗景瑜进门之后,对于这里的装修并不感冒,但她并不想和尉翼晟同一个房间。

  “你跟着我就好。”尉翼晟对于罗景瑜的那点儿小聪明还是很喜欢,最起码,她并没有醉,没有带来太多的麻烦。

  罗景瑜嘴角抽搐,果然,她想到的最差的结局还是出现了。

  房间里面有两个巨大的衣柜,尉翼晟指着左边的的衣柜道:“里面有你的衣服,不喜欢的话,再吩咐人给你定做,回头我会让人把定做衣服的钱算一遍。”

  罗景瑜深呼吸一口气,愣是把那脾气给压下去了。

  “你那么多钱,还计较我这点儿?”

  “自己的钱,不要白不要。就你这点儿,说不定什么时候就有用了。”尉翼晟淡淡道。

  罗景瑜轻咬下唇,打开衣柜,被里面衣服的数量给震惊了,很快,她就发现了不对劲。

  “尉总,又何必拿别人穿过的衣服来忽悠人?”罗景瑜注意到,衣柜里面并不是什么衣服都是新的,有部分很明显有穿过的痕迹。

  “是吗?”尉翼晟漫不经心回应。那衣柜里面大红色的衣服的确有些刺眼。

  “不穿就算了。”尉翼晟很显然没有什么耐心。

  罗景瑜转头瞪了他一眼,从衣柜压箱底的地方拿出了一件看起来没有穿过的衣服,才走向浴室。

  不过,尉翼晟也没有外人说的那么神奇,看来尉翼晟之前也还有其他的情人,只是没有公开罢了。

  }酷☆K匠A网唯一qW正版Q,D其$,他^都是x盗4~版/

  罗景瑜穿得十分保守地来到了床边,尉翼晟拿着衣服接着去洗漱。

  她赶紧闭上眼睛,快速催眠自己,只为睡着了不会遇到尉翼晟那咸猪手的侵害。

  果真,尉翼晟在看到罗景瑜睡着后,也没有动手动脚,两个人同床却隔着一段距离。

  罗景瑜醒来后,尉翼晟早就起床了。

  “你快起床洗漱,跟我去公司。”尉翼晟恰好在系领带,看起来他收拾得差不多了。

  她一只手撑起自己,勉强地从床上起来,她从衣柜里面挑了件颜色比较淡的衣服,放在前世这些衣服并不合适她穿,这一世倒是随意了很多。

  因为不需要多浓的妆,罗景瑜需要的时间并不多,她来到了餐桌之前,尉翼晟恰好吃完早餐。

  “东西打包带着去车子上吃。”尉翼晟看了看手表,待会儿他还需要开会,没时间给罗景瑜浪费。

  罗景瑜咬了块面包,拿着牛奶就跟着尉翼晟出去。

  尉翼晟很显然并不想管她。

  罗景瑜昨天出现在公司,大家十分意外,但是,今天再一次出现在公司,让大家也吃惊不少。

  不管尉翼晟做什么,罗景瑜都没有去阻止,在尉翼晟并不在的时候,罗景瑜也没有把自己放做未来女主人对于谁指手画脚。

  可是,她不去找麻烦,并不代表麻烦并不会找上她。

  在罗景瑜跟着尉翼晟快接近一个礼拜的时候,总于有人忍不住在尉翼晟去开会后,找到了罗景瑜。

  罗景瑜正悠闲地坐在椅子上面,看着书本上面的东西,同时考虑着东西能不能实用。

  一个穿着高跟鞋,打扮得也十分妖娆的女子走进了总裁办公室,看到罗景瑜十分享受地呆在那里,心底就十分的不舒坦。

  “您到底和尉总是什么关系?”两个人之间的关系一直是大家最疑惑的问题,以至于原本一直作为焦点的她不再被人关注,所有人的视线似乎都集中在面前的这个女子身上。

  “这个你还是亲自问尉总好了。”罗景瑜说话干脆利索。

  罗景瑜并不喜欢回答一些零零碎碎的问题。

  一向是被人当做公主宠着的人,现在却无人问津,只是因为出现了一个把她更加漂亮的人。

  “您是尉总的表妹的话,是不是应该注意一下和尉总的距离?”

  “哦?看来您是尉总的女朋友?”罗景瑜打量了她一圈,尉翼晟应该没有那么重口味。

  很显然,罗景瑜的这句话刺激到了那一个女子。

  “并不是。”隔了很久,那一个女子才回答。

  “并不是的话,那就没有资格来管尉总吧。”罗景瑜不紧不慢道。

  很显然,对方对于罗景瑜的伶牙俐齿十分的惊讶,最开始,大家都以为是一个中看不用中的花瓶罢了。

  那一个女子思考了会,最后乖乖地离开了办公室,只是离开之前,给予了罗景瑜,一记警告的目光。

  对于这样的威胁,罗景瑜并没有太在意,继续看着手中的书,只是思绪在也无法像之前的那么集中了。

  她现在个尉翼晟之间的关系,她还没有正面的去想过。

  最近的几天,他去哪里都带着她,俨然把她放做新宠的模样,却不公开两个人的关系,又是为何?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