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景瑜跟在尉翼晟身后之际,引来了很多人的注目。

  她穿着连衣裙,一副怯怯弱弱的模样,看起来像不经尘世间的孩子,似乎还十分害怕陌生的环境。

  她那单纯柔弱的模样,以至于后面找她公司的人吃了不少的亏。

  “演技不错,资料上演技平平,现实和资料的差距不是一般的大。”

  走到了公司里面,尉翼晟才明白,罗景瑜早就准备好了。

  坐电梯来到办公室里,罗景瑜看到了之前给她送粥的女子,尉翼晟的特助——严琛。

  “尉总……赵小姐。”严琛很显然还记得赵景瑜,只是对于赵景瑜会出现在这里,十分的意外。

  尉翼晟不做任何的解释,罗景瑜小心翼翼地抬头,可怜巴巴地望着严琛。

  “我能不能坐沙发上?”

  严琛望着宛若受伤的小兔子一样的罗景瑜,转头征询了尉翼晟的意见。

  尉翼晟点了点头,严琛才示意她坐下。

  “一切问尉总便是。”

  严琛不紧不慢的语气,让人听着十分的舒服。

  在把尉翼晟的工作安排念完了后,严琛才离开办公室,出门之际,还不忘看一眼坐在角落努力降低存在感的罗景瑜。

  “你的这副模样,是准备如何对付圣铭?”尉翼晟不知道她上演的又是什么戏,很难想象,一个敢和他顶嘴敢和他提出交易的女子,转个身,就变得柔弱的宛若易碎的瓷娃娃。

  “不是还没有找到机会嘛,尉总,您看着安排,我这不是太久没有演戏了吗?怕生疏了。”

  罗景瑜在走进公司大门那一刻,就感受到了巨大的压力,整个公司的女子,都仿佛是想要把她剁碎了,丢大海里。

  假如她不柔弱点,怎么能让别人看轻她?

  她现在除了尉翼晟可以依靠,并没有谁会给她提供任何帮主,但是,保护自己,却是最重要的。

  “你开心就好。”尉翼晟嘴角动了动,低头处理手中的文件。

  “扣扣扣。”

  在罗景瑜正在看书之际,响起了敲门声。

  对方见着罗景瑜坐在角落,显得有些犹豫。

  “尉总,我帮您去茶水间换水吧。”罗景瑜放下了手中的书。

  尉翼晟点头。

  罗景瑜十分识相地从沙发上起来,踩着小碎步来到了尉翼晟的旁边,拿着水壶就出去了。

  两个人的谈话十分短暂,恰好罗景瑜换完了水,两个人就谈完了。

  不少人对于罗景瑜都十分的好奇,虽说前几天的新闻报纸上已经看到过,尉翼晟带着她出现在宴会上。

  有人说,赵景瑜只是尉翼晟的挡箭牌,也有人说,是尉翼晟喜欢的人,还有一种十分可笑的就是,赵景瑜是尉翼晟的表妹。

  对此尉翼晟并不做任何的解释。

  Mb酷匠网,正版&、首k发@

  公司的人对罗景瑜大多数是用讨好的姿态,万一真的是赵景瑜的表妹,那可得罪不了。

  尉翼晟这样有意无意的炒作,倒是让罗景瑜,成为最近的八卦头条。

  “好像很多人认识我的样子。”罗景瑜将茶水放在尉翼晟面前。

  “还好,前几天舞会的事情,足够让你成为传奇人物了。”尉翼晟抿了一口罗景瑜的茶。

  “你的泡茶技术,有待提高。”

  他后面不紧不慢的那句话,让罗景瑜嘴角抽搐。

  “我可不是专业泡茶的,等我把债还清了,我赚了足够的钱,我就离你远远的,你太难伺候了。”罗景瑜做出了她的评价。

  尉翼晟微抬眉,看了她一眼。敢当着他的面嫌弃他的,也只有罗景瑜一个。

  也不知道她哪里来的自信。

  不过,还是这样的罗景瑜看着顺眼,比柔柔弱弱的模样,看起来更为灵动。

  “在我还没有玩腻你之前,你恐怕是赚不到足够的钱了。”尉翼晟指尖敲打着桌面,他似乎应该控制一下罗景瑜未来的收入。

  “对了,你是准备回演艺圈,还是另谋他就?”尉翼晟看着罗景瑜的模样,长的还算标致,那演技不去当演员的确是可惜。

  “你的意思是,我还能找到比演艺圈更加赚钱的工作?”罗景瑜当然是选择回到演艺圈,有人说过她天生的就是演戏的料,当然,还有还了这个身体主人的愿。

  “当卧底的工资也不低。”尉翼晟目光停留在罗景瑜的眼睛,四目相对,罗景瑜后退了一步。

  “没兴趣,虽说同样是演戏,但是风险太大了,也没有演艺圈的气氛。孤零零的一个人,怪难受的。”罗景瑜打了个哈欠。说出了自己的看法。

  “回头我会让人给你安排,还有,我尉翼晟身边,可不要废物。”尉翼晟挥了挥手,示意她继续呆在角落里。

  罗景瑜耸耸肩,废物不废物,应论事而议。

  她重新捡起之前没有看完的书,一直看到了下班。

  尉翼晟开会还没有回来,罗景瑜并不想离开办公室。

  中午的时候,尉翼晟带着她来到了一家有名的情侣约会餐厅,进门便是有意制作的各种装饰与祝福语。

  “于是,我现在是什么身份?”罗景瑜吃着服务员送过来的餐前甜点,看着对面的人。

  “我的举动还不够明显?你现在怎么说,也是我公开的情人。”尉翼晟语气平平,两个人说话的语气都是淡淡的,怎么也没有大厅坐的那些情侣你侬我侬的。

  “我好像还是你第一个带出门的情人,算不算我的荣幸?”罗景瑜嘴角带起了一抹笑容,回忆了一遍关于尉翼晟的资料,再想想他平日的作风。

  这种人就活该单身一辈子。

  “也许吧,毕竟床也上了,也不算有名无实了。”尉翼晟端起一旁的红酒正准备喝。

  罗景瑜连忙伸手拦下。

  “我开车技术不行,待会坐你的车,我的命还和你绑定在一块。”

  尉翼晟打量着她,罗景瑜还是第一个敢拦下他喝酒的人,要是别人,恐怕这一个时候早就端着酒,找各种理由给她敬酒了。

  “待会叫司机过来就好。”尉翼晟说完,一口饮尽,罗景瑜居然是怕死的人。

  死过的人,一向是更珍惜生命的,因为你不知道,下一次还有没有运气能够重生。

  很快,服务员把这家餐厅最有名的两道菜送上来,虽说一切都是单份,但是,两个人依旧是各吃各的,并不没有像外面的人,两个人吃同个碗。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