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个,你注意点,你还在开车。”罗景瑜努力地想躲在角落,只是副驾驶的位置就只有那么大,压根没有效果。

  尉翼晟把她丢到了他另一处别墅后,破天荒的并没有给予罗景瑜什么惩罚,甚至看守她的保镖都给调走了。

  “这里不会是鬼屋吧……”罗景瑜目送所有人都离开后,开始害怕了。

  尉翼晟明面上把保镖全部带走,却还是吩咐他们在暗地里观察,罗景瑜有没有跟谁联系,又说了什么。

  他之所以把罗景瑜带出去秀恩爱,只不过是让罗景瑜红一把,让别人知道,罗景瑜和他关系不错,这样还不能引出罗景瑜的幕后人,就奇了怪。

  罗景瑜睡觉前,把所有的灯全部打开,就在尉翼晟以为她要联系谁的时候,她就抱着一堆枕头,倒在了卧室里面,沉沉的睡着了。

  醒来之后的罗景瑜,也没有使用任何的通讯设备,她放在枕头那里的手机,也没有任何的铃声。

  好在是尉翼晟好心地让人留下了些食物放在冰箱里面,罗景瑜拿着饭菜,去厨房里面弄了些吃的。

  罗景瑜并没有忘记,这里是尉翼晟名下的别墅,虽然不知道这里是哪里,但是,逃出去,还是最重要的。

  昨天在尉翼晟面前耍了一点儿小花招,假如尉翼晟不报复,那就真奇怪了。

  她有了之前的经验,这一次倒是准备了不少可以随身携带的点心。打包放了一份在房间里面,再一份随身携带。

  冰箱的东西被罗景瑜摆弄完了后,她才从别墅里面出来。

  谁知,刚刚出门,就看到了那辆明晃晃的车子,她昨天才刚刚坐过。

  “你准备去哪里?”尉翼晟双手交叉放在胸前,带着玩味一般的看着罗景瑜。

  “那个……给你送吃的……”罗景瑜差点儿咬掉自己的舌头,这哪里是给尉翼晟吃的,这是她给自己准备路上吃的饭菜。

  “哦?你居然会那么的有良心。”尉翼晟很显然并不相信,但还是一步一步地走近了罗景瑜,从她手中夺走了饭盒。

  “不会是赶着和哪个野男人约会吧?”尉翼晟接过罗景瑜手中的饭菜,直接掀翻在地。

  “我现在连自己在哪里都不知道,能约谁?”罗景瑜看着地上的饭菜,明白仓促之下,并不能离开。

  看来并不是没有安排保镖,只是尉翼晟自己就在这一块,并且相信,她逃离不了。

  I酷uF匠网首u发7N

  “昨天晚上那么多的大款,你看上谁了?”尉翼晟将罗景瑜逼到了角落,让她把事情给交代出来。

  “没有。”罗景瑜斩钉截铁道。

  虽说不少人都是可以合作的对象,但是,在尉翼晟和她“秀恩爱”之后,恐怕并没有人敢打她的主意了。

  “昨天的那一个程总,好像对你有点儿意思,要不然,你去把他那里,把昨天的那一个花瓶给弄过来给我,将功抵过?”尉翼晟仿佛是十分认真的和罗景瑜谈条件。

  “尉总想要的东西,其他人肯定会双手捧上来,我一个普通的女子,可没有那样的本事。”

  罗景瑜语气中尽是排斥,她又怎么听不出来,尉翼晟的言外之意?

  “反正你也是想要找到一个大款,程总不是更加合适你?我可以帮你上他的床的。”尉翼晟指尖敲打着墙壁。

  罗景瑜听着他这席话,回想着昨天看到的那个程总的身份。

  对方只是个普通的商人,家里还有妻子儿女,对于演艺圈的涉及并不大。她可是为了报复那对渣男贱女而重生的,又怎么能和那样的人合作?

  “程总并不合适我,我只是想有人将我捧到罗景瑜的那般程度,甚至更高。所以便想起来了您,可是,您并不是好的合作对象,我只能另谋他就。”

  罗景瑜对于身处角落十分的不甘心,她曾经那里需要巴结别人,只需要动动手指,就有一群人讨好她。

  这一切,都是因为骆祺轩,才导致现在的结局。

  “你所谓的他就是?”尉翼晟目不转睛的盯着她。

  “正处于海外的莹总。”罗景瑜把自己的想法给说了出来,她的确是准备在从尉翼晟这里逃走后,投奔莹总。

  虽说莹总在国内的势力并不大,可是,人家的根基是在国外。只要她拥有足够的实力,被捧红并不是什么问题。更重要的是,莹总和夫人很恩爱,不会胡乱打她的主意。

  “哦?看来你想的十分清楚,只是,你现在要名气也没有名气,要身份也没有身份,就妄想飞上枝头当凤凰,别人直接捧红你?”

  尉翼晟挑眉,罗景瑜不是别人派过来的卧底?随后,他又觉得,这一切只是罗景瑜忽悠他的说法。

  “还有,你已经引起了我的注意力,没有必要,用逃跑来做无用的事情,你还不如想想,怎么讨好我,能得到好处。”尉翼晟挑起她的下巴。

  罗景瑜似乎并不喜欢化妆,这清纯可人的模样,穿着校服,恐怕没人怀疑她已经成年了。

  “我只是对于自己实力的肯定。”罗景瑜信心满满道。

  “人不要太过于自负,对了,你回头算算,这些天我对你的花费,想要逃跑之前,还是把用我的钱还清的好。”尉翼晟突然间起身,走出门从车子里面拿出来了一本账本,里面记录着罗景瑜的消费。

  罗景瑜看着上面的天文数字,放在以前,她接一部戏就足够还清,只是现在的她,连接戏的机会都没有。

  “我现在并没有工作,你要我怎么还?要钱没有,要命一条。”

  罗景瑜紧紧地抓紧那本账本,上面的一碗粥都是一百块钱起价,《天机》的版权,自然而然的都算在里面。

  “你的命值钱?人死了可就没有任何的作用了,至于怎么还,就看你自己的本事了,你不是很自信吗?”

  尉翼晟目光扫过别墅,缓缓道:“在你还没有想出来办法之前,我会居住在这里,你给我做女佣。”

  罗景瑜挺完后,差点儿一口老血喷出。

  不过,在尉翼晟的面前,她依旧不敢放肆,只能乖巧地点头。

  罗景瑜并不是赵景瑜,从来没有伺候过谁,更别说做女佣了,对于家务,基本没有碰过。

  尉翼晟在书房处理公务,还能听到外面各种东西被打碎的声音,一时间也忍受不下去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