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首先给自己上了个浓妆,原本清纯的脸颊,已经看不出来最初的模样。

  再把口红涂抹到了裙子之上再用水化开,愣是把洁白的纱裙晕染了些血红色的花纹。此时的她,看起来再也不像是洁白无瑕的白莲,反而像是一朵鲜红的玫瑰。

  简单地处理之后,罗景瑜都不确定能看出来后,便踏着高跟鞋离开了洗手间。

  因为她一身大红色的衣服,裙子的款式也改变了,两个保镖并没有对于她多加关注。

  走出了洗手间,罗景瑜宛若十分焦急地在大门口徘徊着,并且时不时地看着大厅的钟。

  最后又仿佛是等待到了不耐烦的地步,大步地离开了宴会现场,门口的保镖也没有想什么,就放她出去了。

  尉翼晟在一段时间后还不见得罗景瑜回来,便打电话询保镖。

  他们表示罗景瑜在洗手间到现在还没有出来。

  此时尉翼晟立马意识到,罗景瑜逃跑了!

  尉翼晟顾及到了面子,并没有让他们公开,只是安排手下的人去寻找罗景瑜。

  在不动声色间,尉翼晟来到了监控室,看到一个穿着红色礼服的女子从洗手间出来,最后从门口离开,尉翼晟一眼就看出来了,那就是罗景瑜。

  罗景瑜轻车熟路的模样,一点儿也不像是第一次来到这里。

  只是这里十分的大,想要步行出去还需要一个多小时,尉翼晟强压住心中的怒火,回到了座位上。

  在主持人说完了开场白之后,尉翼晟突然间站了起来。

  “大家皆知,这一次是我第一次带女伴出来,往年的活动模式也大家也差不多腻了,那么,我们重新玩个游戏如何?”

  借着手中的话筒,尉翼晟的话稳稳的传入了每个人的耳中。

  大家也不是没有那个想法,听到了尉翼晟提出来,自然而然的十分感兴趣。

  “这个月,将各种珍贵的东西给藏起来,谁找到了,谁就买下。”尉翼晟的这句话,引起了一阵的喧哗。

  因为顾及到了各种的关系,每一次到了压轴的物品出来,大多数的人都不敢叫价,生怕得罪权贵。

  “为了给予工作人员藏宝的时间,所以,我特意有安排我带来的女伴,重新化妆藏在宴会的某个角落,谁找出来,他再一次找到宝藏的钱,都是由我来出。并且,这一次活动,我并不会参与”

  尉翼晟的话,让在场的不少人都惊讶了,这个时候,大家才注意到,他带来的女伴,不知道什么时候给消失了。

  原本在舞台上的解说员,化为裁判的身份,在场的秩序倒是因为每个人都十分注意形象,不至于变得十分混乱。

  尉翼晟这个提出活动要求的人都不主动参与,也就是表示,这一次压轴物品,谁到手了,就是谁的,还有一定几率让尉翼晟买单。

  罗景瑜也没有跑远,只是在宴会的一处假山角落躲着,想要等待大家都出去之际,混在一起离开。

  突然间原本昏暗的路灯,被调到了最亮的程度,一阵喧哗从远处原来,好像好多人从大厅里面走出来,有种不详的预感,油然而生。

  见着最近的大树,三下五除二地爬了上去。

  因为是在树上,倒没有多少人会想到,一个女孩子穿着礼服还敢上树。

  从大家零零碎碎的谈话可以得知,这一次尉翼晟私自改了活动的形式,大家都兴致勃勃地开始寻找她。

  罗景瑜低咒着尉翼晟,跟着几十号人玩躲猫猫,想要逃过去,似乎并不容易。

  罗景瑜眼尖的注意到,他们手中拿到的照片,正是她在原本为了伪装,在门口徘徊的画面。

  一个小孩子从树底下路过,突然间拉着一旁的保镖,用糯糯的声音道:“快看,快看,树上有块红色的布。”

  小孩子的声音,引来了不少人的关注。

  罗景瑜见着几个保镖要上来,自己抓着树枝,跳了下去。

  “小朋友真是厉害。”罗景瑜俯下了身子,用指尖刮了刮哪一个小孩子的脸颊,脸上带着笑意。

  “大姐姐真漂亮,能不能和我一起去见大哥哥?”那一个小朋友的眼睛看到了罗景瑜,仿佛是看到了什么宝藏一样。

  “可以啊!”

  她虽说是笑着说出这句话的,实际上她哭都来不及,她想要逃跑的计划,就这样画上了一个句号。

  来到了尉翼晟面前,罗景瑜压根不敢抬头,大气都不敢出一声。

  尉翼晟一手搭在了她的肩膀上,微笑道:“这一次做的很不错。”

  唯有在罗景瑜感觉到了,一阵恐怖。这压根不是什么夸奖的话。

  “今晚乖乖配合?”尉翼晟将她搂入怀中,用着情人般低喃的时的模样,在罗景瑜耳边说着。

  罗景瑜心底再不甘心,还是乖乖地点头,她不确定,尉翼晟这一次又怎么惩罚她,希望能够将功抵过。

  大家原本以为是罗景瑜逃跑,可是,见着两个人如此的亲密,便认为只是尉翼晟,想要换换其他的花样而已。

  原本十分尴尬的事情,被尉翼晟轻而易举的化解了。

  尉翼晟带着罗景瑜,坐在位置上用餐,其他人也没有亲自地去寻找宝藏,只是让保镖去搜索。

  “喂我吃东西。”尉翼晟毫不犹豫地下达了命令。

  罗景瑜身体一颤,纵然十分的排斥,但是她还是乖乖地照做了,她还想活命。

  原本跟着尉翼晟同桌,想要巴结尉翼晟,见着两个人当众秀恩爱,纷纷的远离了这桌,给了尉翼晟和罗景瑜足够的空间。

  大家在客厅慢慢地等待保镖搜索的结果,至于宝藏,当然不可能放实物,只是放着各种十分显眼的代表物品罢了,也是为了防止有人见着宝物,便有了不该拥有的想法。

  宴会举行得十分顺利,最开始找到罗景瑜的那个小男孩,后来居然没有找到什么宝藏,尉翼晟自然而然的,不需要给谁买单了。

  /w酷?1匠网!:唯一M正)版,y(其&¤他|都0是*5盗s}版

  离开了人群的尉翼晟,也卸下了那一脸的伪装。

  “今晚做的很不错,把气氛都带动起来了。”

  罗景瑜坐在车子上,讪讪地笑了笑,没有敢回答。

  现在的尉翼晟正在气头之上,她并没有胆子去招惹他。

  “胆子十分大啊,居然敢在我眼皮底下耍花样,易容术学的也不错,差点儿认不出你了。”

  尉翼晟目光扫过罗景瑜,怒火在这一刻越燃烧越盛。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