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罗景瑜一瞬间以为是自己听错了。

  “不饿?”尉翼晟让身后的保镖端着东西过来。

  “饿。”罗景瑜坐在椅子上,动都不敢乱动,避免浪费体力,两天没有吃东西了,胃里十分的不舒服。

  “求我,我就让你吃东西。”尉翼晟居高临下地看着她。

  罗景瑜嘴角抽动,抬头宛若施舍一般地吐出一个了字:“滚。”

  “两天的时间,居然还没有让你的爪子给断掉。”尉翼晟并不恼怒,挥挥手,让人再把东西端下去。

  罗景瑜努力地遗忘刚刚闻着的菜香,可是,肚子十分不争气地响起,让她觉得十分的尴尬。

  “乖乖告诉我,你叫什么?我就让你继续吃东西。”尉翼晟细细地打量着罗景瑜,仿佛是想要把她看穿一般。

  这几天他不是没有调查过赵景瑜这,只是,任何东西都查不到,并没有找到谁和她调包消息。

  “我叫赵景瑜。”罗景瑜一本正经道,她又仿佛是害怕尉翼晟后悔一般,连忙补充了一句:“你说的,让我吃东西的。”

  她不确定,她这样的状态,能不能看到明天的太阳。

  尉翼晟若有所思了几分钟,但依旧让人把东西送了过来,大概考虑到她适应度,只是让人送来十分平淡的小粥。

  罗景瑜在喝完后将碗放在一旁道:“真看不出来,尉总那么小气,最喜欢给人的就是粥了。”

  “明天打扮好,有个宴会会你一起去。”尉翼晟留下这句话后便转身离开。

  罗景瑜目光盯着地板,宴会?带她一起?真有趣。

  不久后又有人送了些点心过来,罗景瑜填饱了肚子,才起身去浴室洗漱一番,等待着第二天的到来。

  转天,罗景瑜醒来之际,已是日上三竿,手上的铁链不知道什么时候被人解开了,不远处也放着一套衣服。

  这让她提高了警惕,以后应该在门口做点手脚,不然三更半夜她睡得太死,别人想做什么,都是她措手不及的。

  ¤酷,Z匠;-网R|永久免^d费z看U‘小◎说☆p

  她捡起衣服来到了浴室,意外的发现洗手台堆满了还没有拆开包装的化妆品。

  罗景瑜穿上衣服后,从镜子那里看到一穿着白纱礼服的女子,层层的白纱显得格外的飘逸。

  目光扫过洗漱台的化妆品,这一次宴会,何尝不是逃跑的机会?

  罗景瑜只是画着淡妆,但是白色的纱衣却被她另外的改造了番,衣服层层突起,宛若装饰品一般,只是摆放在洗漱台化妆品少了些许。

  收拾好了之后,罗景瑜走出来,从保镖那里得知尉翼晟还没有过来,让她先用餐,肚子早就空了的她也毫不客气地吃了起来。

  尉翼晟到来这别墅的时候,已经是接近中午了。

  “宴会具体时间是?”罗景瑜站在车子旁,此时的尉翼晟正坐在车子里。

  “宴会是在晚上,不过是临市,所以现在就出发。”尉翼晟说话的同时打开了副驾驶的门。

  罗景瑜突然间想起,今天是十五号,每个月的十五号,就会有一场以拍卖物品为主的慈善宴会,曾经的她也有参加过一次。

  “尉总不是一向出门不带女伴的吗?”罗景瑜并不想还没有站稳脚步之际,就成为一群女人的公敌。

  “你说过,给你机会的,在我兴趣淡了之前,你自己把握。”

  尉翼晟目光瞥了她一眼。

  罗景瑜立马绑上了安全带,之前那一次坐着尉翼晟的车子,差点让她毁容。

  见着她准备好了,尉翼晟也启动了车子。

  罗景瑜努力降低自己的存在感,尽力地让尉翼晟无视她。以至于一路上两个人连交谈都没有,大概是太无聊的缘故,后面她渐渐地睡着了。

  突然间车子一颤,把罗景瑜给吓醒了。

  “怎么了?”罗景瑜揉了揉眼睛。

  “到地方了。”尉翼晟先罗景瑜一步下车。

  罗景瑜反应过来之际,尉翼晟已打开了车门,并且伸出一只手,以示迎接她出来。

  她把带着洁白手套的手搭在了尉翼晟手上,缓慢地从副驾驶位置上出来。

  周边的人很显然十分的震惊,居然有人能入尉翼晟的眼。

  只见罗景瑜穿着一席白色礼服,从车子上下来,那甜美的笑容,让人一瞬间晃神,宛若是仙女出现一般。

  在场的人都是些大人物,随即都将情绪掩饰了去。

  罗景瑜和尉翼晟被围在了中间,在众人的簇拥之下,来到了大厅。

  虽说是慈善宴会,但是,这里一切都尽显奢侈,不是拥有足够身份地位的人,并没有资格来到这里。

  罗景瑜在走进大厅之际,更多的人注意到了罗景瑜的存在,她很明显感觉到了不少女子恨不得把她碎尸万段。

  她宛若纯真的模样,倒是让周边的不少男子有好感。

  罗景瑜曾经来过这里,对于周边的环境十分清楚,一条逃跑的计划,已经清晰地印在了脑海之中。

  后面陆陆续续的还有其他人的到来,罗景瑜见着不少人想要和尉翼晟攀关系,她走近了尉翼晟,和他说了要去洗手间的事情。

  “你让保镖带着我去吧,您和程总的事情还没有谈完。”罗景瑜说话之间看了尉翼晟对面的男子一眼。

  罗景瑜也这样说了,尉翼晟和程总的事情正处于最后谈判的阶段,离开身定然会多得罪一人,尉翼晟认为在这里,罗景瑜也没有什么办法逃走。

  罗景瑜从尉翼晟身旁离开,引起了不少女子的注意,在走廊之上,就有一女子将她拦截。

  “你和尉总是什么关系?”一打扮极为妖艳的女子,拦截了罗景瑜的道路。

  “我,我只是他表妹。”罗景瑜柔柔道。

  这副身子看上去只有十六岁左右,只要她不说,并没有人知道,实际上她都二十了。

  “原来是这样啊……”那一个女子很明显的松了口气。

  “能不能让开下?我想去洗手间。”罗景瑜眨了眨眼睛,打断了那一个女子想继续说的话。

  她那副单纯可爱的模样,让人压根不忍心拒绝。那一个女子只好让出一条道路。

  罗景瑜来到了洗手间里,两个保镖没有敢跟进来,她进门后反手就是把门给锁起来。

  她解开早晨打的结,把化妆品一件一件从裙子里面取出。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