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罗景瑜连忙用手挡住头部,奈何雨点儿越下越大,远处还有闪电的影子,她环顾四周,发现除了大树之外,并没有任何可以躲避的地方。

  打雷的时候并不能站在树下,这些话经常听别人说过,只是这个时候,罗景瑜也顾及不了那么多,冲着最近的树就狂奔而去。

  到了大树之下,罗景瑜抹去了脸颊上的雨水,环顾了四周。

  T看正‘u版=章r节@a上5酷L匠J网

  这时又一个闪电过来,吓得罗景瑜后退了几步,奈何还没有准备好,便听到了响彻天际的雷鸣。

  罗景瑜转了个身,发现远处的一颗大树正被雷劈得烧焦了,远处的动物也因恐惧,而不断乱叫。

  “咕咕咕……”

  一阵奇怪的声音穿入罗景瑜的耳朵,她环顾四周,发现并没有任何的东西,不禁背后一凉。

  不会是鬼吧?

  因为重生过一次,原本并不相信世界上有鬼的她,也不得不信了。

  “咕咕咕……”

  奇怪的声音再一次出现,罗景瑜才松了一口气,并不是有鬼,而是肚子饿了。

  之前只顾着赶路,并没有注意其他的,也忽略了自己的肚子。

  只是现在雨并没有要停的趋势,罗景瑜只好转身离开了大树,寻找其他避雨的地方。

  四周并没有任何可以食用的东西,她的肚子却抗议个不停。

  雨渐渐地小了点,但依旧没有任何要停的趋势,只是闪电雷鸣并不再出现了。

  罗景瑜远远的看到了在不远处的山坡之下一块巨大的岩石,她正准备过去躲雨之际,眼前视线越来越模糊。

  她用着衣袖擦了擦眼睛,视线变得更加得模糊。

  罗景瑜踉踉跄跄地走了几步,还没有到岩石之下,便倒在地上,并不见得有任何挣扎得想要起来的动作。

  远处,被尉翼晟安排监视罗景瑜的几个人,连忙打电话给尉翼晟,询问下一步的动作。

  “假如十分钟后,还没有起来的话,就把她带回来。”尉翼晟眯着眼睛,盯着不远处的盆栽。

  他还不知道罗景瑜到底隐瞒的到底是什么秘密,又怎么能那么容易地就放她死去?

  在深林之中的两个保镖差点以为听错了,以往被尉翼晟丢到了这里的人,就没有活着离开的。

  两个保镖相互看了一眼,最后还是决定直接把罗景瑜带回去。

  在触及到了罗景瑜的滚烫的身体之际,两个人都明白了,罗景瑜现在正处于发烧之中。

  在罗景瑜被带回来之后,尉翼晟看都没有多看一眼,只是让他们去请医生。

  尉翼晟在诊断罗景瑜居然发烧接近40度,有可能烧坏脑子后,眉头微微皱了一下。

  “最好保证她不会出什么意外,假如她脑子坏了,你的脑子也别留了。”尉翼晟目光扫过那医生。

  医生背后一阵冷汗,下意识地摸了一下脑袋,开始仔细的帮罗景瑜诊治起来。

  在医生的全力救治下,罗景瑜也第二天中午才醒。

  睁开了眼睛,雪白的房间衬得阳光格外的刺眼,她便下意识伸手去挡,谁知拉扯打点滴长长的线。

  “醒了?”尉翼晟注意到了这微小的动静,便放下手中的文件。

  罗景瑜看到他便将头转到了另一旁。

  “你别乱动,等点滴打完了,自己把一旁的粥喝了。”尉翼晟说完便继续看手中的文件。

  “为什么又把我带回来?”罗景瑜原本责怪的声音因为发高烧的缘故,变得软绵绵的,仿佛是撒娇一般。

  “你的秘密还没有被我挖出来,你觉得我会放你离开?”尉翼晟嘴角带起一抹讥讽的笑容。

  “我哪里有什么秘密?”罗景瑜有气无力道。

  同时明白,假如把事情直接告诉了尉翼晟,恐怕她也活不过今天了。

  尉翼晟只怕是因为好奇才让她留下的。

  虽说打了葡萄糖,奈何罗景瑜的肚子依旧在抗议,她毫不犹豫用另一只手端起碗,一口喝完。

  “你身上的秘密真不少,只是我倒是想知道,你能嘴硬到什么时候。”尉翼晟见着她把东西喝完,便拿起文件,离开了房间里面。

  尉翼晟离开后,两个保镖走进来,很明显,就是用来盯着她的。

  原本她就生病了,再带着这场大雨,罗景瑜愣是在床上躺了三天,什么事情都不能做,她都有种她即将发霉的错觉。

  “怎么还是粥?”罗景瑜盯着保镖送过来的皮蛋瘦肉粥,虽然味道十分不错,可是吃不饱,她还怎么离开这里?。

  “您的身体需要慢慢调养,医生建议多餐少食。”保镖不卑不亢地回答,他们并不敢小看罗景瑜,能让尉翼晟放过的人,又怎么可能是什么简单的小人物。

  “我要吃正餐,身体还是多锻炼才能好。”罗景瑜才不想听什么医生的话。

  她并不知道这身体有多差,但是,多次格斗术队伍尉翼晟没用,还不是力道不足?

  保镖很显然十分为难,另一个保镖走出去打电话给尉翼晟,征求那边的意见。

  不久之后,便有了女佣送过来刚做好的饭菜,罗景瑜在吃完后,便下床走动。

  保镖想要阻止,却被她一句为了保持身材而收回了手。

  她推开门,发现尉翼晟居然就在门口。

  “居然不等我便把食物都吃了?”尉翼晟瞥到了桌子上的残羹冷炙。

  “你没有让我等你。”罗景瑜理所当然道。

  尉翼晟伸出手之际,罗景瑜下意识地后退。

  奈何速度并没有尉翼晟那么快,还是被他捏住了下巴。

  “当初你可是让我给你个机会,现在机会我给你了,可是,你现在连点自知之明都没有。”尉翼晟再一次打量了罗景瑜一番。

  “我选择放弃那机会。”罗景瑜现在只想离开这一个十分危险的男人,在他的旁边,会让她十分没有安全感。

  “你再说一句?你把我当什么了?还是,你想欲擒故纵?”尉翼晟用力地捏着她的下巴。

  在罗景瑜以为会脱臼的时候,他突然间又松开了。

  “你最好乖乖地呆在这里,还有,最好别让我知道,你靠近我还有什么并不单纯的目的。”尉翼晟看着她那宛若受惊小兔的模样,心底才舒坦了些。

  罗景瑜将目光挪向其他的地方,看都不看尉翼晟一眼,道:“既然不想我靠近你,又不放我离开,你应该吃药了。”

  尉翼晟是她遇到过最无理取闹的人。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