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家关上了门,赵德龙还在咬牙切齿的咒骂。

  “呸!飞上枝头当凤凰了竟然不认人了?死丫头,想得美!到时候不给我钱?看我怎么收拾你!”

  客厅里。

  罗景瑜和尉翼晟相对而立,她清冷淡定,他深不可测。

  “很明显,你不认识刚才那个男人!”尉翼晟的眼睛锁住她的脸,脸色冷漠如冰,眼底,怒气浮动。

  她竟然真的不是赵景瑜!

  敢骗他?!

  “我——砰!”她才启唇,脖子上蓦然一紧,下一秒,她整个人已经被尉翼晟逼到墙边,“你究竟是谁?”

  质问着,尉翼晟双眸眯起,目光冷得骇人。

  “我……”脖子好难受……

  “说!”尉翼晟一把松开手,低吼一声,俊脸乌云弥漫。

  罗景瑜清楚地看到他太阳穴位置,正突突的跳动。他很生气!就要大发雷霆。

  “我……”如果她说她就是罗景瑜,她保证尉翼晟会一把掐死她!

  想到这,罗景瑜皱了眉心。

  “我耐心有限!”他的语气越来越危险!

  “我就是赵景瑜,我真的不认识刚刚那个男人……”

  “够了!”尉翼晟一声大吼,空气瞬间凝结。“刚刚那个男人是你的亲生爸爸,你说你不认识?”

  “我……”

  “你们两个相依为命,你说你不认识?”

  “尉翼晟……”

  “来人!”尉翼晟打断了她的话,一声令下,三个保镖快步来到。

  “把她扔到荒山野林,自生自灭!”咬牙切齿的话从他的唇齿间迸出,他墨黑的眸里,怒气翻涌。

  “是!”

  他说什么?

  他竟然想把她扔到荒山野林?

  罗景瑜看着尉翼晟的眼睛,惊讶和疑惑在她的目光里交融。

  她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他们无怨无仇,他为什么要这么绝?凭什么能这么做?

  “你这个人是不是有病啊?”罗景瑜被保镖抓住之际,彻底慌了。

  保镖将她向着门口拖,谁知到了尉翼晟身旁之际,他突然伸出一只手挑起她下巴,对于她那仿佛是受惊兔子一般的神色,心底甚是满意。

  “你要知道,荒山野岭里面,孤魂野鬼什么的最多了,对了,还有狮子之类的野兽。”

  说完,停顿半晌,又补充了一句,眯着眼睛警告:“最后给你一次机会,说你到底是谁,最好别挑战我的耐心。”

  酷X…匠网唯:一5正9‘版,其#}他都是》#盗+}版S

  “我除了是赵景瑜我还能是谁?”罗景瑜双手双脚被保镖束缚着,咬牙死撑。

  她毫不怀疑,只需要尉翼晟一声令下,她的死期就到头了。

  就是在这个时候,尉翼晟手机铃声响起。

  他不耐烦得接通了电话,原本就不好看的脸色变得更加难看了,就几秒钟的时间,便掐断了电话。

  “大白天把你丢荒山中你还有机会离开,看到窗台的太阳没有?在落山之前,你还不说实话的话,今夜你就陪着孤魂野鬼过日子吧。”

  尉翼晟冷笑道,顺手从一旁拿了衣服,便离开了别墅。

  罗景瑜松了一口气后,从落地窗那里看到此时太阳已下去了半边,心又提了起来。

  几个保镖并没有因为尉翼晟离开而对罗景瑜有任何的松懈,看的特别紧。

  没过多久,尉翼晟又回来了。

  “还没有想好?”

  罗景瑜紧闭双唇,轻闭双眼,一副任君处置的模样,让尉翼晟心中的怒火再一次冒起。

  “备车,先让她看看荒山野岭的风景再说。”

  尉翼晟并不懂,为何罗景瑜心底害怕至极,却依旧如此倔强。

  罗景瑜被他们拖到了车子里面,跟着尉翼晟并排而坐,让她只觉得浑身冰凉。

  在到达了地点后,罗景瑜被拖下车子,这些保镖一点儿也不怜香惜玉,仅仅几个动作就让她手臂上有了淤青。

  尉翼晟强迫她睁开双眼,罗景瑜望着夕阳一点儿一点儿下沉,心也跟着下沉。

  远处各种动物的叫声传来,让她心底更是绝望“还不说是吧,真看不出来你那么喜欢大自然,那你今晚就呆在这里冷静好了,刚刚越野车两百多码都跑了很久,想走出去?先保住自己的命再说。”

  尉翼晟盯着她,注意到她因为害怕而浑身颤抖,倘若不是确定她并不是赵景瑜的话,他还真信了。

  时间一点儿一点儿地流逝,太阳彻底沉下去,余光渐渐也在收敛。

  罗景瑜的回答依旧没有改变丝毫,尉翼晟也没有什么耐心继续等待下去。

  尉翼晟坐回车子上,吩咐几个保镖跟上去,罗景瑜想跟着上车。

  “想跟着我们回去?”

  罗景瑜点了点头。

  “那就老老实实地回答我的问题。”尉翼晟将她的手指一根一根地扳开,依旧没有得到答案,他毫不犹豫地将她推了下去。

  她跌倒在地上望着越野车扬尘而去,不知道是不是幻觉,她觉得远处的各种声音显得越来越近了。

  罗景瑜不管身上的疼痛,连忙爬起来,盯着着那车子的灯光追了过去。

  因为没注意地上,才跑了几步,她便被脚下的草藤给绊倒在地。

  她在抬头一看,灯光已经消失了。

  一向害怕黑暗的她连忙抱紧一旁的大树,硬梆梆的大树并不能给予她任何的安全感。

  “你们几个去盯着她,别让她真被野兽给吃了。”车子开了一半,尉翼晟脑海中不知为何,对于那罗景瑜因为害怕而颤抖的画面而挥之不去。

  几个保镖毫不犹豫地下车,只留下一个继续给尉翼晟当司机。

  罗景瑜听着远处各种古怪的声音,吓得并不敢起身,哪怕仅仅听着远处草丛的动静,她都会吓得抱住自己的腿,大气都不敢喘一声。

  几次差点睡了她都因为磕到了大树而醒来,罗景瑜还是第一次觉得夜是那般的漫长。

  就在她觉得自己快要紧张的死掉的时候,微弱的光芒终于从远处传来,天渐渐放亮。罗景瑜因为昨夜没有好好的休息,只觉得太阳穴一阵的疼痛。

  她强行扶着大树站了起来摇了摇头,将树叶从头上摇去。

  此时天还没有彻底亮,四周带着一层薄薄的雾气,罗景瑜望着车子轮胎印迹,一步一步地向前走。

  谁知,走了没有多久她发现一块十分空旷的地方,居然全部是轮胎的印记,她压根不知道应该从哪边才能离开。

  她在空地上转来转去,从早晨起,天上那厚厚的乌云就没有散开过,这让她原本恐惧的心理,更是多了层焦急。她现在就想在大雨下来之前,能找个地方躲躲。

  幻想和现实的差距十分的大,罗景瑜刚刚下定决心,继续向前,那豆大的雨点儿便从天而降,落在了她身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