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总,您来了……刚刚发生了一些小意外,我会很快解决好的,您……”察觉到陆子铭的不悦,骆祺轩朝他点了郑重地点了点头,脸色更加难堪。

  见此,罗景瑜的目光不由得多了几分愤怒。

  狗腿!

  前一世,陆子铭不止一次表现对她的喜爱,骆祺轩背地里也没少表达愤怒。

  现在,呵……

  “哼!”

  陆子铭冷哼了一声,森冷的目光盯着骆祺轩,鄙视至极,“骆先生,是你哀求我,我才允许你主持景瑜的葬礼。”

  “这,就是你所谓的稳妥,所谓的逝者安息?这就是,你所谓的,对她的爱?”

  目光在乱糟糟的葬礼现场扫视一遍,他声音嘲讽,目光最后落在了骆祺轩和绿百合牵在一起的手上。

  “陆总,这是误会,您听我解释。我和百合……”匆匆放开绿百合的手,骆祺轩尴尬至极。

  “够了!”

  陆子铭耐心全失,直接打断他的话,声音冷的得让人不寒而栗,“你们的破事我不感兴趣。来人,把他们两个赶出去。”

  所指之人,无疑是骆祺轩和绿百合。

  “是!”他身后的年轻男子点了点头,冷着脸对骆祺轩和绿百合做出请的手势。

  绿百合还指望着圣铭娱乐能把她捧上影后的位置,自然不肯就这么离开。

  她抬脚上前,挂起一抹讨好的笑容,轻声说道:“陆总,今天的事情是我和骆祺轩有失妥当。不过,景瑜生前和我关系最好,您消消气,让我送她最后一程,可以吗?”

  “你觉得你有资格说这些吗?”罗景瑜听得生气,上前两步,生生截断绿百合的话。

  陆子铭的视线循声移到她脸上,只是一眼,目光就再也移不开。

  “景瑜……”

  他视线锁住她的侧脸,盯着她染着愤怒的眉目,脑子里竟然不由自主的浮现出罗景瑜生气时的模样。

  虽然是完全不一样的两张面孔,可是……竟是这般的相似。

  罗景瑜被他犀利的目光看的如芒在背,只和他对视一眼,就再次把目光调转到了那对狗男女的身上。

  “这位小姐,我理解你的愤怒,不过,还是请你配合一下,别在景瑜的葬礼上喧哗!”

  陆子铭着才收回目光,沉声开口。

  虽然还是生人勿进的模样,不过,却明显没有太多的责备意味表现出来。

  绿百合咬牙,眼底快速的闪过一抹不甘。

  今日的事情都是这个女人引起的,她决不能让她就这么蒙混过关。

  “尉总,你好好管管你的女伴,她都把葬礼闹成什么……”双眼在尉翼晟和陆子铭之间扫视片刻,绿百合很快做好了选择。

  “闭嘴!”尉翼晟不耐的低吼。

  陆子铭却已经听清,目光再次扫过罗景瑜,嘴角勾起一抹冷意来。

  竟然是尉翼晟的女伴,那么……

  “我改变主意了!罗景瑜是我们圣铭娱乐的顶梁柱,她的葬礼决不能马虎。所以,我决定,把今天闹事的人,交给警察处理。”

  一字一顿的说完,陆子铭直直的看向尉翼晟。

  一旁,绿百合满脸得意,罗景瑜则是面色发白。

  “陆少的主意改变的还真是快,就因为她是我的女伴?”尉翼晟似是早就猜到陆子铭会这么做,勾起唇角,眼角眉梢都挂着讥讽。

  陆子铭淡笑:“哪里,尉总想多了。我这个人最大的优点就是一视同仁,尉总尽管放心!”

  两个男人针锋相对,目光胶在一起,空气中隐隐已经有了火药味。

  警笛声由远及近,罗景瑜终于怕了,抓住尉翼晟的衣袖,往他的身边贴了贴。

  陆子铭静静的看着,嘴角扯了一抹笑容,“女人,宠坏了会变成祸水!”皮笑肉不笑。

  Y酷G匠2k网t"唯一正N版4,其P他6都P是\盗版

  “《天机》的版权,给你!这个女人,我带走!”尉翼晟身后搂住罗景瑜,笑容依旧未变。

  他冷淡的声音散开,众人哗然,脸上的表情无不是不可思议。就连罗景瑜,也是意外的。

  《天机》的版权,对于尉翼晟来说,不止是大把大把的金钱,还关乎脸面。

  陆子铭抬手“啪!啪!啪!”掌声清晰得有点刺耳,“成交!”

  忽视他嘴角的若有若无的笑意,尉翼晟拉起罗景瑜的手腕,大步走出了记者的包围圈。脸,冷成冰,行走间,全身散发的怒气,肃杀凛冽。

  回到别墅,尉翼晟的脚步越来越快,罗景瑜的手腕被他握得生疼。

  她几乎是小跑着跟在他身后,“尉翼晟……我承认,我刚刚是失态了……谢谢你……”

  “砰!”尉翼晟踹开了面前客房的门.罗景瑜一愣,下一秒,却被逼到了墙边。男人的脸在眼前放大,她下意识摒起了呼吸,长长的睫毛颤了颤,疑惑的目光里多了一丝楚楚可怜。

  “刚刚,谢谢你了……如果给你添麻烦了,对不起……”

  他为了她放弃了《天机》的版权……她是该说跟他说声谢谢。

  “你以为我是为了你?少做梦!”尉翼晟犀利的眸子凝视着罗景瑜的眼,眉峰拧成一团火。

  看着眼前这个压抑着怒气的男人,罗景瑜忽然不知所措!

  正欲启唇说什么,尉翼晟忽然离开,转身,大步走去。罗景瑜眨了眨眼睛,转脸,一声巨响同时传来——砰!

  是尉翼晟摔上了门。

  她本能地跑过去,然而,扭了扭门把,却发现,门已经被锁上。

  “好好想想该怎么跟我坦白你的身份和目的!否则,我就把你关死在里面!”

  沉冷而明显压抑着愤怒的声音穿门而过,正想拍门的罗景瑜,手顿在了半空中,眉心纠结成一朵秀气的花。

  下一秒,听见渐行渐远的脚步声,她急急大吼,“尉翼晟,你先开门,你不可以把我困在这里……尉翼晟……尉翼晟……”

  “砰!”

  最后回应她的,是一个关门声。

  他出门了?

  罗景瑜不死心又喊了一声。“尉翼晟!”

  这次,没有半点回应。

  “他竟然真的把我锁在这里面了。”喃喃着,罗景瑜转身背靠着门上,尉翼晟刚才的话在她的脑子里轰轰作响,秀气的眉心处积聚着为难。

  她相信尉翼晟绝对说到做到!

  “身份和目的……我该怎么说……”脑子里忽然闪入骆祺轩和绿百合眉来眼去的画面,她觉得头有点晕。

  好累,罗景瑜任身体靠着门慢慢向下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