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冷的目光定在他的脸上,眼底一点一点的,浮现出浓烈的恨意来。

  “荣幸?骆先生还真是会奉承,罗小姐已经死了,可不懂什么是荣幸了。我看,觉得荣幸的是骆先生你吧!怎么样,借助罗小姐的葬礼见到了尉总,是不是觉得罗小姐死的特别有价值?”

  目光冰冷的盯着骆祺轩,罗景瑜上前一步,毫不掩饰语气中的嘲讽。

  “我看骆先生很高兴的样子,想必盼着罗小姐死,盼了不是一天两天了?在她的葬礼上你就敢笑得这么开心,就不怕她化作厉鬼回来找你吗?”

  说到最后,她的语气陡然变冷。

  “你……”

  骆祺轩笑容一僵,脸色顿时惨白:“这位小姐,你……你怎么能这么说话?”

  见他竟然被吓得后退了一步,罗景瑜嘴角的冷笑更加浓郁:“我怎么?我说的不对?骆先生,你笑得这么开心,就不怕被媒体拍了,把你写成陈世美?”

  她声音清亮,步步紧逼,很快就引起了不少人的围观。

  “这位小姐,你恐怕是误会我了。我女朋友死了,我的确很难过,可我总不能就此颓废。更何况,我相信,如果她泉下有知,也不希望我难过的。”

  见越来越多的人围上来,骆祺轩低头长叹,语气低迷。

  他恨透了罗景瑜,甚至连见到尉翼晟的喜悦都被冲淡了。可他没办法,就算不怕那些记者,他还忌惮着尉翼晟,他只能解释。

  假装的深情,像一把火,一下子烧掉了罗景瑜的所有理智。

  “不希望你难过?”

  “哈哈,说这些话,你不觉得好笑吗?骆祺轩,你背着罗小姐和她的闺蜜搞在一起,她若泉下有知,一定希望你不得好死!”

  伸手指着骆祺轩的鼻子,罗景瑜声音尖锐的甚至有些刺耳。

  堪比诅咒的话让骆祺轩脸色一白,强撑着的笑意也尽数褪去。

  虽然小报新闻有报道他和绿百合的事,众人也都心知肚明,但是至今,还没有哪个人敢在他面前,指着他的鼻子这么说!

  看v正c版章Jw节、上酷$匠:网◎

  打开罗景瑜指着他的手,他强忍着怒气,还是向一旁的尉翼晟看去。

  尉翼晟自始至终都站在一旁,不说话,不阻拦,俊美的面孔上甚至找不出半点表情。接收到骆祺轩的目光,他也只是淡淡的瞟了他一眼,却没有反应。

  骆祺轩满心怒火,却又不敢发泄,脸色都憋得有些发青。

  “这位小姐,我不知道你从哪里听到了这些不存在的事情。但是死者为大,今天是我女朋友的葬礼,希望你不要太过分!”

  强压下怒火,骆祺轩说完,便绕过罗景瑜,直接走到尉翼晟的面前:“尉总,我带您去休息一下,喝杯咖啡?”

  很明显,是要岔开话题,直接结束这场对他不利的对话。

  见他到了此时还不承认,甚至抬出死者为大的理由,罗景瑜双拳紧握,恨不得当场弄死他。

  “骆先生,我们是来祭拜死者的,你却安排我们去喝咖啡。怎么,我说了不该说的话,你怕被大家听到?”

  一把抓住骆祺轩的衣袖,罗景瑜声音高昂,丝毫没有就此罢休的意思。

  在场的记者正在采访那些来参加葬礼的明星大腕,听到她这一喊,全都聚集过来,接二连三的拍照。

  一旁,绿百合看情势不是很好,火药味太浓,连忙走过来帮着骆祺轩辩解:“这位小姐,祺轩他不是那个意思。”

  “他是看蔚总抽空过来参加葬礼,生怕照顾不周,影响了二位的心情。”

  她嗓音清甜,说着话,还不忘脉脉含情的对着尉翼晟抛了个媚眼。

  “祺轩?你叫的可够亲热的,怎么,罗小姐尸骨未寒,你就急着接手她的男人了?”罗景瑜丝毫不领情,语气更加尖锐。

  难听的话让绿百合顿时拉下了脸,恨恨的瞪着罗景瑜,目光恨不得把她戳出两个窟窿。

  只是,她却生生忍了下来,楚楚可怜的目光向尉翼晟看去:“尉总,我不知道您的女伴是不是对我们有什么误会。希望您能说说她,别在景瑜的葬礼上闹。”

  “我和景瑜是最好的朋友,我希望她最后一程能安安静静的走,而不是……”小声哀求着,绿百合说着话,竟是脚下发软,一副要昏厥的模样。

  罗景瑜冷哼一声,眼底嘲讽更浓。

  果然是戏子,这表演的功夫,还真是炉火纯青啊!

  “最好的朋友?你的友情还真是特殊呢,连朋友的男朋友都帮着照顾了。是你们约定好的,还是你有这个特殊癖好?玩别人的男朋友,过瘾吗,恩?”

  想到前世自己亲眼目睹的活春宫,罗景瑜忍不住冷笑出声。

  绿百合恼恨不已,但是却还是出口辩解:“我……”

  罗景瑜气的浑身发抖,根本不给绿百合说话的机会,继续骂道:“你怎么不叫绿茶婊呢?好朋友刚去世,你就如同八爪鱼一样黏到骆祺轩身上,你们要不要在她的墓前恩爱一次?”

  绿百合看她不依不饶,竟然当着所有人的面说出那么难听的话,也不管不顾了:“这位小姐,不要以为和尉总拉上关系,就可以信口雌黄了。我是什么人,不用你来评判!”

  “不用我评判?这么说,你是承认你抢了罗景瑜的男朋友?那么,她的死因呢,你敢不敢说出来?”罗景瑜冷笑着,已经完全失去了控制,口不择言。

  “你……你少胡说八道!”

  绿百合吓得够呛,整个人都颤抖起来,不管不顾的往骆祺轩的怀里钻:“你再胡说,我就要叫保安了!”

  现场有不少记者,见两人争吵起来,顷刻间就形成了一个包围圈,围的水泄不通。

  拍照的,录像的。

  闪光灯不断亮起,即使是在白天,依旧晃得人眼睛都睁不开。

  “谁允许你们拍照的?这里是葬礼,不是剧组,都给我把相机收起来。”一道威严的男声就在此时响起,惊住了在场的所有人。

  尉翼晟闻声,轻轻拧紧眉峰,淡漠的眸里闪过一抹不悦。

  脚步声由远而近,渐渐清晰,沉稳而厚重。众人循着声音的方向转头,看清来人,围成圈的记者们主动散开一条道。

  “笃!”

  来人重重顿住脚步,视线紧紧锁在骆祺轩的脸上,过分沉静的目光氤氲着一层薄薄的不悦。

  竟然是圣铭娱乐的总裁,陆子铭。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