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当外,连绵的山脉中有数不胜数的魔兽,武当弟子每过一段时间都会进入其中进行试炼,只有四位长老的弟子才会被允许独自进入其中修行,但自从大长老的关门弟子罗峰一去不复返之后,武长生,肖长空,天长风便打消了这个年头,而今日,大长老再一次所收下的弟子,已经踏上了前往魔兽山脉的道路。

  魔兽山脉的出关口,两位把关者见到了走过来的叶赫那拉·凯,大声呵斥“来者何人,不知道进入魔兽山脉需要组队进入吗!”扛着承影枪上的行李,叶赫那拉·凯没有什么反驳,只是左手从腰间拿出了自己的武当名牌。“大长老的弟子!”二人惊呼,便是打开了关口,放叶赫那拉·凯进入。“没想到,这么多年后,大长老竟然又收了弟子。”

  听着后面碎碎念的两位,叶赫那拉·凯没有理会,走过了关口,经过了一段时间的虫洞路程,叶赫那拉·凯也是顺利地进入到了魔兽山脉。落地的一瞬间便彻底警戒起来,警觉地看着四周,因为天知道魔兽会在哪里出现,站在高山之上,叶赫那拉·凯万丈的豪情从身体中迸发而出,“魔兽山脉!我叶赫那拉·凯来啦!”听着从山脉中传回来的回声,叶赫那拉·凯露出了笑容,那种对未知世界的探索,和将遇到各种各样魔兽的机会让他兴奋不已。

  树林之中,屏气观察着自己的猎物,叶赫那拉·凯紧握着手中的承影枪,心里不停地念叨“别冲动,别冲动,机会,等待机会。”只见眼前的金棕熊来来回回地走着,一会儿摸摸书上的果子,一会嗅嗅地上的绿草。“机会来了!”心中大呼一声!提着承影枪便直接冲了上去,没有任何多余的动作,一脚踹到金棕熊的头上,左手搂住金棕熊的脖子,右手反手拿枪直接插入了金棕熊的头中,还没来得及发出吼叫,金棕熊便倒在地上,抽搐了几下没有了气息。

  伸脚踹了几下,见金棕熊没有反应,叶赫那拉·凯才放心地砍下熊掌,放到自己的包裹之中。弥漫开来的血腥味道闯入到了叶赫那拉·凯的鼻中,心里一紧,叶赫那拉·凯便赶紧离开了作案现场,不一会许许多多闻着血腥味来到了这里,看是食用着美味的午餐。在这个弱肉强食的世界里,强者依旧站在食物链的最顶端,只有弱者才适合作为别人的食物。

  “我靠啦!这么残暴!”低语一声,叶赫那拉·凯便被眼前的残忍景象所震撼,而在感叹着这些凶残魔兽的同时,叶赫那拉·凯没有注意到自己腿脚上的血迹,而这种血迹所散发出来的血腥,足以让那些魔兽所疯狂。“哇去!这么快就吃完啦!”惊讶地观察完全过程,叶赫那拉·凯也是惊呼道,没有想到这些魔兽竟然如此快地吃掉自己的食物。

  然而,下一秒他便发现了事情了事情的不对劲,那些魔兽嗅着嗅着正朝着自己的方向看过来,“什么情况!被发现了!”叶赫那拉·凯疑虑着,可已经没有时间给他去考虑为什么魔兽会发现自己的踪迹,而是如何去逃脱这帮凶残家伙的追击。

  0Q酷匠9d网唯ry一&n正ZW版,其Lb他都wL是=盗k版

  “跑啊!”大叫一声,叶赫那拉·凯头也不回地开始奔跑着,一边还将身边的树木打断妄图阻止他们前行的速度,可这些全是惘然,那些魔兽根本不管不顾,撞击着所有阻挡他们道路的妨碍品。“妈的!什么情况,怎么全部都冲我过来了!”叶赫那拉·凯百思不得其解,可除了跑现在没有任何办法。看着身后追赶自己的魔兽越聚越多,叶赫那拉·凯也是将元气凝结在自己的承影枪之上,回头便是一击“枪指南天”强大的威力直接冲向追赶过来的魔兽群,激烈的碰撞,让魔兽们发出了惨烈般的嚎叫!巨大的烟雾开始弥漫,叶赫那拉·凯始终保持着出招的姿势,可还没有等到耍帅结束,烟雾之中便冲出来了数也数不清的魔兽。

  “我靠!丫的,竟然没用!跑!”反应超快,见到魔兽们冲出叶赫那拉·凯直接转身跑去,没有任何犹豫,而后面的魔兽们嗅着血腥味也是一齐追了过来。

  “怎么办,怎么办!”看着紧追不舍的魔兽群,叶赫那拉·凯开始变得慌张起来,他可不像就这样葬身在此处,一甩肩膀,背着的包裹便落到了叶赫那拉·凯的手上。“希望能有救吧,死马当活马医吧!”看着那包裹中不同颜色的小瓶子,叶赫那拉·凯没有自习考虑,拿起其中的三四瓶直接向后扔了过去,“嘭”“嘭”“嘭”小瓶子在魔兽群的头上破碎开来,紫色,绿色,蓝色的烟雾弥漫开来,本来对这些瓶瓶罐罐不抱希望的叶赫那拉·凯在扔出了这些之后,却发现,没有魔兽再从那色彩斑斓的烟雾中走出来。

  又向前飞驰了一百米,叶赫那拉·凯才敢停下来回头看去,却发现真的没有一只魔兽再从中出来,脑海中再次想起奇异阁中那麻衣老者,某种深不可测感觉从叶赫那拉·凯的心中浮现出来。“这个老家伙,不简单啊!”

  在躲藏了许久之后,叶赫那拉·凯才无意中发现自己腿角上的血迹,当时也是对自己这种不小心感到无比的白痴。“靠!竟然在这里!”有了这次的教训,叶赫那拉·凯再也没有犯过这种低级错误,但也因为惹怒了几个高阶魔兽而被追着满地跑,浪费了许多的小瓶罐。当他冷静下来,才发现,自己的包裹中只剩下了最后一瓶。

  发觉仅剩下一瓶,叶赫那拉·凯狠狠地拍了拍自己的脑袋,自己呵斥自己道“浪!瞎他妈的浪,这下好了,再碰到那几只畜生,还有什么可以逃跑的办法呢!”又狠狠地拍了拍几下脑袋,叶赫那拉·凯无奈地躺在地上,感受着吹来的风,疲惫的身躯经过了几天的折腾,慢慢地陷入了梦乡…………

  而渐渐熟睡的叶赫那拉·凯却没有发现,自己挑衅了好几日的畜生,已经熟悉了自己的气息,正怒气冲冲地一步一步向自己走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