该来的总是会来的,大长老看着眼前脚踩巨剑的男子,叹了口气无奈道。“把这家伙忘了!劈山剑!罗平!”武长生看着武台之上的巨剑,微微失了神,方才开口。

  微笑着从巨剑之上跳下来,向着四位长老微微欠身做礼,罗平便转身怒视着正悠然聪聪微甩承影枪的叶赫那拉·凯。左手后伸抓住劈山剑的剑柄,直接抡过,巨剑刮着剑风从叶赫那拉·凯的鼻尖抡过,丝毫没有动弹。

  “知道我是谁吗!?嗯?!”罗平凶狠地冲着叶赫那拉·凯恶狠地说道。这一问,可是把叶赫那拉·凯问懵了,武当之中那么多人,谁又知道他会是谁呢?!

  “我名为罗平,武当护卫队队长!”此言一出,全场之人也是全都知道了他来到这里的目的,但只有一个人不知道,那就是比武台上的叶赫那拉·凯。心里不停地想着到底哪里得罪这位大神,思前想后才蹦出了两个字:天门!于是,露出一脸尴尬的微笑,开口问道“你是,天长风的兄弟?!”

  笑着的罗平听到这话,直接黑下脸来,举起巨剑指着叶赫那拉·凯说道“天长风是什么东西!很厉害吗!有在我的视线中出现过吗?!”全场一片咒骂声,又岂是那些天门门徒,凌云满脸黑气,却什么也没有说。

  “那你这是为何呢,冤冤相报何时了,何况你我素不相识!”说着叶赫那拉·凯直接走过去,打算搂着罗平的肩膀,可罗平直接一掌拍了过来,冲着叶赫那拉·凯的头。“我靠!玩真的!”一个后撤步躲过,抽枪前刺,“铿”刺在了巨剑之上!承影枪弯成一个惊人的弧度,借力使力,叶赫那拉·凯直接弹飞了出去。但还未等到稳定身形,一个声音在耳边响起“记住!我是罗峰的弟弟!”

  右手执枪交到左手之上,右肘向后击,左手反手执枪刺向后方。“反应挺快啊,小弟弟!”没等到枪尖触碰到什么,叶赫那拉·凯便被罗平一脚踹飞了出去。连续地翻滚,才最终站稳,在比武台上留下一个深深地脚印。听到罗平说道他的身份,叶赫那拉·凯也是知道了为什么对他有着这么大的敌意。

  “罗峰!”大长老的第一任弟子,也是大长老收下的关门弟子,天赋异禀,在阵法方面更是无人可以启及,号称万年一遇的阵法天才。可就是这些追捧,让他变得自负起来,第一次出山门便独自行动最终,消失在了武道之中。而他的生死牌也在出山门的第五天破碎开来。就在生死牌破碎的第二天,大长老也称一生只有一个弟子。但当在外值巡的罗平得知大长老将要收叶赫那拉·凯为徒的时候,满腔的怒火开始燃烧起来,今日现身,不为别的,只为保留他哥哥唯一存留下来的痕迹,即便是杀了眼前之人,也在所不惜!

  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的罗平,叶赫那拉·凯自己暗下决心“今日,必须拿出全部实力击败他,让他知道自己有实力媲美当年的罗峰,这样,也许他会舒服些!”承影枪闪耀着近乎妖艳的光芒。叶赫那拉·凯邪枪指着罗平,将自己的所有实力一下子爆发开来,而罗平见状,笑了笑,也是爆发出了自己的全部实力。

  “凝气大成,还未达巅峰,有得一拼。”感受着对方元气的雄浑程度,叶赫那拉·凯也是做好了全力一战的准备。狠狠甩了一下右手的承影枪,便率先冲了过去呀!

  “好胆识!”说着,罗平也冲了过去,拖着巨剑,却没有丝毫的疲惫感。“铿”第一回合,双方僵持在了一起,叶赫那拉·凯硬扛着巨剑传过来的巨大力量,直视着罗平,然后,下一秒他却发现,罗平手中的巨剑竟然没有刀刃。“重剑无锋!大巧不工!好剑啊!好剑!”一眼便是看出了罗平手中剑的奥妙,叶赫那拉·凯也是高傲的狂笑!“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哼!我的劈山剑不用你来指指点点!吃我这招,力劈华山!”巨大的剑锋一下有一下地向着叶赫那拉·凯袭来,感受着那巨大剑锋传过来的恐怖气息,叶赫那拉·凯也是放弃了与之硬拼的想法。“扫魔式……”刚要施展扫魔第三式,附魔式,可想起了师父的话,叶赫那拉·凯只得放弃。“枪指南天!给我上!”连续三刺,三道枪锋和巨剑剑锋冲撞在一起,产生巨大的能量波动,直接将叶赫那拉·凯冲击地向后退了好几步,而那罗平,竟稳如泰山,一动未动,仿佛眼前的波动撞击,和他一点关系都没有。

  酷e匠9b网{v唯C{一“正◎版,V其Qw他都?%是盗U版$

  “哈哈哈哈,就你这种实力!竟然,也会被老家伙看中!知道你现在是什么样子在大家心里吗!?就是一个天大的笑话,与罗峰相比,你连渣滓都算不上!”苦笑着的罗平不敢想象大长老怎么会选中叶赫那拉·凯作为他的弟子,这也让他为自己的哥哥感到深深地不值得,当初兄弟二人为什么要上武当,修的一身修为吗?!但也得有命才可以啊!

  面对这罗平的嘲讽,叶赫那拉·凯无力反驳,本身实力与之相差不少,再加上,师父禁止自己使用扫魔式,那叶赫那拉·凯连能用的武技都没有,除了潘风的“戟指南天”但这根本就解决不了问题啊!

  “我该怎么办,该怎么办!”不断在脑海中寻找着解决的方法,可那罗平根本不可能给叶赫那拉·凯时间去思考对策,一道道剑锋,好似不要命一般,疯狂地劈向叶赫那拉·凯,很快,身上便出现了或多或少的伤口。“你真的是那老头收的弟子吗,如今的我连半成实力都没有使用出来,你便已然是要落败,又有什么资格与罗峰相提并论呢!嗯!?”罗平咆哮着,似是说给叶赫那拉·凯听,又像是说给大长老听,也可能谁都不是,只是说给自己听!

  “离开武当吧,这里不适合你,有我在一天,你便成不了他的徒弟!要怪就怪你生不逢时吧!你可以去死了!力劈华山!”巨大的剑锋,宽度便占据了整个比武台,直冲过来,没有任何阻挡,也就是说叶赫那拉·凯不再有任何躲避的空间,如果抗不下这招,便只能褪下道服,离开武当,因为这是他的师父定下的规则。“谁能告诉我,我该怎么办!!!怎么办!”脑子胡乱地思考着,就在剑锋即将触碰到他的身体的时候,一个念头飘然出现…………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