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大的气息笼罩在四方阁中,四大长老屏息看着挡在叶赫那拉·凯身前的太极图,四人不敢去尝试,因为他们都知道这太极图的来历,无论做什么都是无谓的行为。

  望着晕死过去的叶赫那拉·凯,四长老也是开口说道“大长老,如今这种态势已经不是你我四人能够解决的了了,不如,召唤师父出关吧!”听到这个提议,大长老倒觉得没有必要,但二长老和三长老也觉得此事不能在拖累下去,连连请求大长老……

  感受着耳边的叽叽喳喳,大长老怒斥一句“你们三个不要吵了,此事我有分寸!”便向着太极图走去。“你们三人听令,结四方降魔阵!”严肃的表情没有丝毫杂质,如临大敌一般……

  听到大长老的命令,三位长老也不敢再推脱,分坐在四个方位,念起了道语。“朗朗乾坤,吾欲降魔;莫要争抗,降魔张狂!四方降魔阵!结!”四道蕴含些许神元的极强元气喷薄而出,直接冲向太极图。而见道那四道极其恐怖的元气后,太极图也是狂躁了起来,旋转的周期明显加快了许多,叶赫那拉·凯也是在昏厥中皱起了眉头。只见四道元气意图穿过太极图的表面,而太极图疯狂旋转着,不允许那四道元气接近自己。

  看着疯狂旋转的太极图,大长老也是不可思议地望着,嘴里低喃一声“已经具有灵性了。”听声,三位长老也是抬头看着表达着怒意的太极图,好像一个刚刚出生的婴儿,不断发泄着自己的不满。“别吝啬了,这太极图已然是出现了灵性!神元,凝气!封!”见大长老将自己的神元都贡献出来凝结四方降魔阵的元气,其他三位也紧接着做出相同的事情。霎时间,四道元气所散发的光芒也是更加明亮。

  而疯狂旋转的太极图在四位长老祭出神元之后,也是受到了阻碍,逐渐降低了自己的旋转的速度,随着四位长老用自身神元消减了些许魔气之后,太极图再次恢复了之前的制衡,匀速旋转起来,之后便缓缓地进入到了叶赫那拉·凯的丹田之中,一瞬间金光闪耀,一条元气凝成的金色长龙冲天而上,在四位长老的注视之中,伴着龙啸傲然离去……

  酷(匠,x网永久$v免J费看小5说GM

  “金龙升空!”四人惊呼道。再望了望睡得安逸的叶赫那拉·凯,四人互相对视了一下,便是明白了一切……

  迷迷糊糊地醒来,叶赫那拉·凯第一件事便是探寻体内元气“似乎,经历了这种战斗,元气也是变得充盈了呢。嗯,太极图竟然没有发生逆转!”感受着元气不断地涌出,叶赫那拉·凯也是真正地稳定在了凝气境界之中,而这次赌局的一小部分,他也算是了赢家,显然,自己对于博弈的两人有着至关重要的位置,因此,他们不可能让自己这么轻易地死掉。猜透了布局人的心思,叶赫那拉·凯心里也是一振高兴,似乎所有的谜题,在找到武当前任掌门“张天生”一切谜题都将迎刃而解!

  起身拿起承影枪,便准备起身,这时,门被推开,来人正是实力深不可测的大长老。“大长老!”叶赫那拉·凯微微鞠躬,行礼道“起来吧!怎么,身体都好了!”关切的话语让叶赫那拉·凯心里暖暖的。“没事了,大长老!多谢您来亲自探望!”表达了自己的谢意,叶赫那拉·凯转身想走,大长老却将他喊了回来“叶赫那拉·凯,回来!你以为我是来找你玩的吗!说走就走!”大长老怒气冲冲地咆哮着!

  这一喊,可把叶赫那拉·凯喊懵了,但回过神来一拍脑袋“大长老,弟子知错,请处罚吧!”大长老见状,脸上的怒意也是消减了许多,语气也变得缓和起来“叶赫那拉·凯,切磋差点杀死你的师兄,你可有何辩解!”

  知道这个门规,叶赫那拉·凯知道狡辩也不会有什么改变,只得全部坦白,没准还可以从轻发落“回大长老,弟子没有任何辩解,只恳求大长老从轻发落!”

  听到叶赫那拉·凯的回答,大长老欣慰地点了点头,“既然知错,现在给你两条路,第一条路,离开武当山,从此你非我武当门中弟子,天下之大,任你自在遨游,所作所为,与我武当再无瓜葛!”一听这是要将自己逐出师门啊,叶赫那拉·凯赶忙拒绝这一条路,嘴里不停地恳求道“大长老,弟子不愿离开武当,请给弟子指明第二条路!”

  捋了捋胡子,大长老慢悠悠地走到叶赫那拉·凯的身前“第二条路,收你做我的第二任弟子,但有个前提,那便是从此往后,不许你再用昨日之枪法!”叶赫那拉·凯先是一蒙,随后一惊,这是处罚?这简直就是天上掉馅饼砸到自己头上了吗?

  “大长老,是在取笑弟子吗?!”

  “你看我像是和你开玩笑嘛!走出这扇门,还是跪下拜师,你自己决定吧!”说着,大长老转过身去,背手而立,看着墙壁上所挂的太极图,心中百感交集。他可真怕叶赫那拉·凯去追求那自由自在而走出门。

  叶赫那拉·凯仔细想了想,虽然不能用扫魔八式这套枪法,但能够拜在大长老门下,又能怎样。“抱歉了,母亲,你留给我的这套枪法,儿子便自行封存啦!希望你在天之灵,能够理解我的苦衷!”心里默默地想着。

  “噗通”一声,叶赫那拉·凯便跪倒在了大长老的身前,连着磕了三个响头“弟子,愿成为师父的第二任弟子,无论怎样,都将努力研习师父所授,将武当门楣发扬光大!”听到了叶赫那拉·凯的决定,大长老悬着的心也是落下,转过身来扶起叶赫那拉·凯,眼里满是欣赏的目光。

  “十年了,自从你师兄出山历练,已经十年了!”大长老泪眼婆娑似是想到了自己的第一人弟子,自言自语道。整理了一下情绪,大长老右手成掌,按在了叶赫那拉·凯的左胸之上,那原来的标志此时变成了一个巨大的“拂尘”显得异常耀眼。“这是我们四长老弟子的特殊标志,待明日,为师将亲自为你正名。”

  摸了摸自己身上的拂尘标志,叶赫那拉·凯也是赶紧拜谢师父“谢师父,弟子定会力拔头筹,绝不辜负您的厚望!”

  见叶赫那拉·凯如此的自信,大长老满是欣慰,想起了当初收第一任弟子的场景,当时,所有人对他的第一任弟子都寄予厚望,在阵法方面的造诣和天赋可以说是无人能比,这种赞赏让他的弟子变得自负,坚持要独自闯出山门,结果茫茫十载,尚未归。

  “徒儿,为师在修炼之道上,只会在你遇到瓶颈时指点一二,在达到炼气境界之前一切都要靠你自己,你知道基本功对于你的高度又怎样的影响,其次,为师其实在阵法方面的造诣远高于修炼之道,不知,你是否有兴趣踏上阵法大师之道!”

  此言一出,叶赫那拉·凯激动道不能自已,看着大长老半天说不出一个字,幸福来得太突然了,一时还无法缓过神。

  “怎么,不愿意?!”大长老调侃地问道。“弟子愿意,只是走上阵法之道的条件如此苛刻,不知……”说到这,叶赫那拉·凯故意顿了顿。

  “哈哈哈……没想到你也有不自信的时候,阵法之道固然艰难,但天赋只是次要的,只要你肯,便没有不可能的事情!”

  叶赫那拉·凯不知道自己天赋如何,也是害怕自己踏上阵法之道,从此与真正的修炼渐行渐远,但一步步走到现在,他的每一步都是富贵险中求,这一次,又怎么会改变呢。

  见大长老语出这般,叶赫那拉·凯也不再矫情,“谢师父!”看着拜礼在自己面前的叶赫那拉·凯大长老在心里默默地感叹道“金龙升空!你又怎么可能会是庸人呢!”对于叶赫那拉·凯,大长老也是充满了期待,似是看到了一个未来道法,阵法都可称为大师的起步者。而一想到自己能够培养出这样的弟子,大长老也是情不自主地在脸上挂上了笑容。

  “今日收你为徒,为师也送你一份见面礼!”说着,大长老从袖子中拿出一个金光闪闪的小笛子,精致地闪耀着金光。

  见叶赫那拉·凯双手接过金色笛子,大长老缓缓地说道“此为金禅笛,乃是上古金块炼制而成,里面蕴含着为师的神元,当你遇到危险的时候,吹响此笛,我便会有所感应,第一时间赶到你面前……慎用!”最后两个字眼,大长老特意加重了语气,叶赫那拉·凯也是连连点头。

  没想到今天的惊喜一个接着一个,叶赫那拉·凯也是笑的合不拢嘴,最后出门时还在傻笑着。

  而门内的大长老则感觉到了责任的重大,不禁自语“未来之路,无比崎岖,一定要走到最后!”似是对自己说,又像是对叶赫那拉·凯说…………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