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来都已经落在地上的片片枫叶,在凌枫的大吼后,全都飘了起来,围绕在了叶赫那拉·凯的四周。“难道,被发现了。不应该啊,只听见我的声音就这么紧张?”挠了挠头,对于这凌枫突然间的敌意,叶赫那拉·凯也是百思不得其解。

  “快说,你是谁?我不介意与你同归于尽!”异常激动的凌枫也是失去了理智。听到了这凌枫竟然要与自己同归于尽,叶赫那拉·凯是哭笑不得。一个凝气大成的高手,被自己一个煅体中修的小喽啰弄得如此紧张。

  “真是服了,分分钟就可以让我人头落地,干嘛要这么紧张。”极其平淡的回答了凌枫一句。那凌枫听完之后也是变得冷静了一些,但始终都没有现身,一片枫叶缓缓地飘到了叶赫那拉·凯的肩膀之上。果然,在这身体上只感受到了煅体中修的气息,但是,凌枫并不放心,他相信自己的感觉。

  接下来,一道元气顺着叶赫那拉·凯的全身游走,在丹田之处,凌枫找到了令他紧张的关键。那近乎凶残的黑气,和那柔和平缓的白气形成的太极图。当凌枫的那道元气在快要消失的时候,感受到了那白气的柔和,一种异常熟悉的气息充斥着凌枫的大脑。

  “师父?原来他就是你嘱咐给我的人”当那一道元气探索了叶赫那拉·凯全身之后,凌枫也是从其中的太极图读出了张天生的气息,而这个人也是凌枫这些年所等待之人。

  见到围绕在自己周围的枫叶都落在了地上,叶赫那拉·凯也是摘下了自己脸上的黑布,回头找寻凌枫的位置。可是,无论怎么寻找都没有看到一点点线索。

  “这个家伙能这么长时间没有被缉拿回来,也果真有他的过人之处。”默默赞叹着凌枫。突然,一个手臂轻轻地拍了拍叶赫那拉·凯的肩膀。在感觉到有人拍自己的一瞬间,叶赫那拉·凯抽出银魄枪一个横扫,一阵枪风,“呼”的一下,将地上的落叶全部刮了起来。

  “小家伙,刚才不是胆子挺大的嘛,怎么突然之间这么谨慎了。不过,还是老老实实地歇一会儿吧,做这些无用功,又有什么用处呢。”银魄枪的枪头之处已经被凌枫的一只手紧紧地握住,而另一处还在思索凌枫什么时候出来的叶赫那拉·凯已经不能再移动银魄枪分毫。

  转头看了一眼凌枫,人如其名,一身深蓝色的长袍,胸前印有一片枫叶,英俊的脸庞之上被些许胡茬所点缀,干练的发型,再加上那略显浑厚的嗓音。“还真是耳听为虚,眼见为实。无论怎么看都不觉得你像他们所说的强盗头子形象啊。”嘴角扬起一丝嘲笑,对着凌枫说道。

  “我是不是强盗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得跟我走一趟。”

  “我可以说不吗?”

  “呵呵,你觉得呢。”现实就摆在眼前,实力差距根本没有给叶赫那拉·凯任何的选择。但他为什么没有杀我,而且要带我去什么地方。看来这些问题都需要接下里他自己来寻找答案。

  一路无话,叶赫那拉·凯也不知道走了多久,只是在欣赏着这枫林之中的风景,同时,也观察着那些枫叶,最后他得出了一个结论,整个枫林之中所有的枫叶都在凌枫的掌控之中。这真是太可怕了,而这也是凌枫能在枫林之中存活这么久的关键所在。

  又走过了一段路程,前方出现了一个湖,湖水清澈无比,倒映着枫树的影子,而湖中央出现了一个小亭子,一片美轮美奂的景色就这样惊艳地映在了叶赫那拉·凯的眼前。

  “没想到你这个强盗头子竟然也有这种诗情画意。”叶赫那拉·凯感觉不到了危险,神经核心情也放松了许多,看到这样的场景,也是调侃了凌枫一句。

  “诗情画意这事,我确实是干不来,但是有个老头子曾经与我在这下了一盘棋,我在那几天几夜明白了许多,看你小子与我甚是投缘,不如于我下上一盘。”面对叶赫那拉·凯的调侃,凌枫倒也没有生气,听口气反而是想要去引导叶赫那拉·凯在武学之上进行一些感悟。

  “愿陪君醉饮三千场,更愿与君博弈千万局”感觉到凌枫似乎有意教授给自己什么,叶赫那拉·凯也不矫情,略微表示自己的尊敬,也是回应了凌枫的提议。

  得到了想要的结果,凌枫也是松开了手中的枪头,两人互道了一声“请”,便一前一后地入座在这湖水之中的亭子里,说道下棋,叶赫那拉·凯本来是不擅长,但是从小在父亲和其他叔叔伯伯有意无意的熏陶之下,也是略懂其中的半成左右。

  “长者为先,前辈先落子。”叶赫那拉·凯倒也不是谦让,而是出于一种尊敬。

  凌枫听后也是默许,同时还赞赏地点了点头。“那我先手”说着落下一子。见到凌枫落下一子,叶赫那拉·凯也是没有着急下子,而是呈防守之势,紧贴凌枫所下之子。

  见状,凌枫皱了皱眉头。“年轻人,应该有点冲劲儿!”说着,再下一子成包夹之势。

  40酷~匠网!永%久免费看4e小说)

  “人不轻狂枉少年倒是不错,可小心驶得万年船,我一人倒还好,可是一个成功的领袖是不会拿自己的手下去冒险的。”边说,边下了一子,解救了被包围的棋子。

  “为了这么一个棋子而失去全盘,值得?”凌枫询问着叶赫那拉·凯,同时将两个棋子团团围住。“放弃全盘?我的每一个兄弟都是我的全部,保护了他们,何言失去全盘。”接着在离战局较远的地方再下一子。“围魏救赵,好计谋,那我就给你来一个逐一蚕食”接着,凌枫在战局和叶赫那拉·凯所下之子的中间安放了一个封锁线。

  “小心不要托大,最后四面楚歌。”叶赫那拉·凯见状,并没有与之硬抢这相连的路线,而是在另一边再下一城。

  “哦~既然如此,就让你这两子孤立无援。”同样的路数,再一次将两者之间的联系切断。就这样来来回回二人切磋了不知道有多少个回合,一人就是想要劫杀包围圈中的棋子,而另一方拼死也要保护着几子,僵持了好久,谁也没有找到对方的破绽。

  渐渐地,天色也是暗了下来,凌枫一道凝气点燃了亭中烛灯,棋盘之上再度变得明亮了起来。而再一看棋盘之上,棋子已经占据了整个棋盘的三分之一,谁也没有取得优势。而叶赫那拉·凯还迟迟不能落子,他在思索着是要形成四面楚歌之势力,放弃之前的“兄弟”还是,为保兄弟而放弃这个可以绞杀对手的大好机会。紧皱着眉头,思考着每一个棋点“一定会有比这两个都有优势的办法。”而另一旁的凌枫也没有过多的言语,只是在心里想着“能被师父看中的人,一定能够领悟到其中的真谛,领悟到了,你便能操纵全盘!”

  夜晚总是那样的宁静,在其他人都在酣睡的时候,两人一亭,微风拂动,一人在等,一人在寻。没有任何东西能够打破这种气氛,而当等的人等到他所期望的,寻的人找到他所希望的,他们才能领悟到其中的真谛!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