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晨的阳光总是那么耀眼,充满着活力,唤醒着正在沉睡的人们,营门上的叶赫那拉·凯看着太阳一点一点升起,心里也是百感交集。

  阳光毫不吝啬地抚摸着他的脸庞,温暖传递在他的全身。以前的种种事物一幕幕出现在他的眼前,想起了父亲对他的关爱,想起了和那几个好兄弟一起闯荡树林,被魔兽撵的四处逃窜,闹得鸡飞狗跳。“呵呵,这孙子,每次要不是他拖我后腿,我早就养个魔兽宠物了。”想起来这些事情,叶赫那拉·凯也是笑了起来,对于,即将发生的事情也是完全抛在脑后,整个人变得放松了起来。

  田帅也是早早就起床,认真擦拭着每一支剑,并小心翼翼的涂上药品,一想到有机会拿到那雷虎的筋脉,整个人都不自觉的兴奋起来。“我是家族的希望!等着我!”每个人都有着自己的故事,每个人都有着自己的职责,而那职责就是他们不断变强的推进器,只能向前,无法退后。

  滨城潘家内,所有人也准备好了一切,潘风拿着方天画戟站在小一辈的最前面,出发之前还不停地嘱咐异常激动的刘慧儿如果发生战斗一定要跟进自己,可是刘慧儿只是“嗯嗯,啊啊,知道了”的回答潘风,具体有听进去多少,只有她自己知道。

  !‘更新yl最g快:上酷|c匠dN网wN

  而另一边的王紫楠则是面无表情,她本来就是那种高傲的不能再高傲的女人,在场的所有人都知道如果她真的使出全部实力究竟有多么可怕,虽然,表面看起来不食人间烟火,但从小一起长大的几个人还是知道她的心是怎样的温柔。

  站在萧遥身后的萧成倒是没有像其他人那么的紧张和激动,这也和他父亲的性格异常相同,低调而不失气场,没有人会小看这个瘦弱的身体里蕴含的能量。

  柳延平和董新此时却是紧张的不行,不像其他人有父亲相伴,只有他们两个孤军奋战,一会儿检查检查武器,一会检查检查盔甲。“两位贤侄放心,只要你几位叔叔有一口气在,绝对不会让你们受伤!”潘成锋似是看出了二人的胆怯,轻轻拍了拍二人的肩膀说道。

  “时间也不早了,目标,猎人营出发!”一瞬间数道身影朝着猎人营的方向行进而去。没有人感觉到滨城的几大家族都在前往猎人营的路上,早间的市场还是那么热闹,但是今日过后,滨城的一切都将发生改变,巨大的改变!

  “小的们,接下来我们将要开始我们的祭祀,所有人,各就各位,不能让任何事物,打扰到我们,这不仅关系到你们自己,也关系到,我们猎人营的未来!全部进入一级境界状态,祭祀开始!”刘辉站在最高的瞭望台上,向着下面无数小弟发号着命令。回头向着蒙面人点了点头,蒙面人也立刻起身,顿时魔气环绕在他的全身,走上了祭祀台,右手产生一把匕首,刀把上刻着一个大写的“壹”字,只是一个出手,就将祭祀桌子上的所有生物的头颅斩掉,将所有血液倒在了,桌子上恶魔头颅的眼睛里,“魔现,引雷!”

  话音刚落,“轰隆隆!”一阵阵雷声响彻这个天际,明媚的阳光也被阵阵乌云遮挡住,整片天瞬间变得漆黑起来。“以我为眼,雷现!”一道黑雷从天而降,重重的打在了雷虎的一根筋脉上,慢慢地白色的筋脉变得漆黑,重重的喘了几口气,“呼,呼,你们两个运动体内元气,助我一臂之力!”

  陈诚和刘辉刚准备上前帮助蒙面人,一道声音响起。“刘辉,陈诚,你们两个是在玩火!”接着,随着风声,一戟直接击打在祭祀台上,狠狠地插在了地板之上。来人正是久未动手的“追风戟”潘成锋。

  抬头看到潘成锋,两人虽然心里早有准备,但是真正见到他的时候,心里还是一阵忌惮。“某人,可不要乱提醒别人,来到这里,到底是谁在玩火,你可要想清楚!”“是啊是啊,小心惹祸上身!”一唱一和出现的上官宗和欧阳中也是出现在了陈诚和刘辉的身前。

  见状,潘成锋后面的王虎和刘胤以及萧遥也是上前一步,与对方对峙。一场大战一触即发。

  与祭祀台上的剑拔弩张相比,台下的气氛也好不到那里去,欧阳则和上官浦元带着弓箭队队长田帅和守备队队长王强正与潘风,王紫楠,刘慧儿和萧成,柳延平董新等人对峙。

  仇人见面,当然是分外眼红,欧阳泽一句话也没有说手握着墓夜叉直接向着潘风攻去,“别动他!”一把软剑和一杆方天画戟同时击打在了墓夜叉之上,而在欧阳泽动手的一瞬间,王紫楠也出剑住区上官浦元的头颅,其他四人也与田帅和王强激战在了一起。

  虽然在人数上占据上风,但是,本身就是防守专家的王强,配上时不时会一箭直攻要害的田帅,萧成三人还未展现出什么优势,反而现象迭生,有几次都是田帅的弓箭擦着他们的身体飞过,要么扯下一块一脚,要么留下一道痕迹。

  而正在准备偷取雷虎筋脉的叶赫那拉·凯看到了激斗的两个战场熟悉的人,心里也是一阵激动,既然他们来了,那么这一切都有了转机,可是药效为什么还没有发作呢。

  其实,并非药效没有发作,而是这简简单单的毒药怎么能够伤害得了魔族身躯的蒙面人呢,至于刘辉和陈诚根本就没有喝酒,只是陪着蒙面人干笑。

  悄悄爬上祭祀台的边缘,注视着怒目相视的两伙势力,伺机准备夺取雷虎筋脉只能坐山观虎斗了。“看来,现在也没有什么一会了。”心里仔细想了一想,提着红缨枪便跑向了祭祀台下。

  年轻一辈的战斗充满着活力,没有像上面一样小心翼翼的,潘风和刘慧儿压制着欧阳泽,但却丝毫找不到击杀他的机会,而王紫楠和上官浦元斗的旗鼓相当,短时间内恐怕是没有分出胜负的迹象。而最后一边,田帅时不时的一记冷箭,总会给萧成三人带来麻烦,就在三人合力想要攻破王强的防御失败后,三支利箭直取三人的头颅,萧成和董新凭借灵活的身法多了过去,眼看着最后一支箭要射到柳延平的头颅,所有人都只能眼看着这支箭一点一点接近着柳延平而没有任何办法。

  就在这支箭离柳延平不到一拳距离时,柳延平强扭动着身体,准备避开头颅,但也难逃重伤之命,毕竟上面可是蕴含着剧毒,从射来的一支支箭头之上,三人早有察觉,在这千钧一发之际,柳延平闭上了眼睛,“重伤也比没命强!”心里想着,嘴上大喊一声“来吧!”

  “戟指南天!”一道强光从柳延平胸前闪过,顺道带走了那支箭。就在人们诧异这看着正在战斗的潘风的时候,一个熟悉的身影出现在了他们眼前。

  “可不是只有老潘会这招哈!”叶赫那拉·凯就在所有人惊奇和惊喜的表情中,再一次回到了他们的身边,这一切似梦似幻,同时也让田帅等人惊异不已。

  “田兄,我想这时候,你应该不会站错阵营吧,你要的东西,一定会属于你。”究竟这一句话能否让田帅站到自己一边,叶赫那拉·凯不敢确定。而田帅的抉择也将成为此次的转折点。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