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然被两只比自己年长的血狼围攻可这只小狼却没有丝毫的胆怯,仍然睁着恶狠狠的双眼盯着前方的两只还不时地发出吼叫,“呜~!”尽管人数上不占上风,气势上也要给对方压力。

  小心翼翼地躲在一旁的叶赫那拉·凯一动也不敢动,聚精会神地看着场面上的局势“老天的毒药怎么还没有发作。再不结束一会儿,肯定会引来更多的血狼了,快倒啊!”就在叶赫那拉·凯刚刚在心里埋怨之后,嘴里衔着毒肉的小狼身后冲过来许许多多的血狼,紧接着,另一边也冲过来数不清的血狼。双方开始激烈的对峙,开始互相嘶吼。仔细观察你会发现,两边的血狼虽然身上的毛色都是血红色,但是一边是头上有一绺白毛,另一边在同样的位置有着黑毛,很显然,血狼之中也有着不同的类别。

  场面上看似激烈,其实两边都没有要进行战斗的准备,毕竟它们狼族也不是会做出敌损一千自损八百的事情,更何况是为了一小块肉呢。但是如果出现伤亡,情势就不一样了。

  就在双方的嘶吼中,衔着肉的白毛血狼,突然倒在地上,并开始抽搐,然后一动不动,顿时,两方的首领都懵了,白毛血狼的首领立马反应过来,一定是对方那两只黑毛血狼在他们没有赶到之前干的,猛地前越,发动攻击向那两只黑毛血狼,还没来得及反应,白毛血狼首领已经咬住了一只黑毛血狼并一口咬断了口中血狼的脖子。

  黑毛首领见状嘶吼一声,立刻奔向白毛血狼的阵营,接下来就是两边血狼在这片区域里不断地撕咬着,用利爪攻击着,时不时会有一只白毛血狼被几只黑色血狼围攻而死,同样的黑毛血狼落入白色血狼的阵营也是不可能善行其身。

  与这一片争斗的场面不同,另一旁的叶赫那拉·凯紧张的注视着这一切,心里盘算着该如何悄悄地将其中的一具尸体拉回来,然而,却没有发现危险其实已经在慢慢靠近,两只留着口水的白毛血狼正在叶赫那拉·凯的身后。

  “看身后,看身后。”另一个山头上,田帅搭着弓箭目不转睛地看着叶赫那拉·凯,嘴里不断地提醒,可是叶赫那拉·凯听不见,也没有丝毫察觉。

  两只血狼一前一后扑向叶赫那拉·凯,一瞬间,叶赫那拉·凯浑身汗毛战栗,第一反应就是转向身后,只见一只血狼张开血盆大口奔向叶赫那拉·凯的脖子,而另一只血狼在叶赫那拉·凯刚转过身便已经紧紧咬住了他的腿,下意识的偏过头,但还是被锋利的牙齿在脖子上留下了一道血痕。叶赫那拉·凯用尽全力一脚将腿上的血狼踹走,刚起身,另一只血狼又将他扑倒在地,这一次,被踹走的血狼开始不断地用利爪和牙齿撕咬叶赫那拉·凯,很快地,叶赫那拉·凯身上出现了一道道伤痕,但是幸好他将自己的红缨枪卡住了两只血狼的血盆大口。

  “老田啊!你……救命啊!再不出手。我……呸,我就要挂了。”吐了一口嘴里的土,叶赫那拉·凯马上就要抵挡不住了,大声地向田帅求救,而另一边的田帅正在犹豫是否要出手。

  出手!一击击杀两只正在围困叶赫那拉·凯的血狼,但是会将其他血狼的注意力引到自己身边来,想要脱身,难度会很大,可是不出手,自己的在猎人营的这几年都将化为徒劳。

  似是感受到了田帅的犹豫,叶赫那拉·凯大声喊道“我有办法让咱们的计划一定能够成功!!!!!”

  “嗖!”“噗,噗!”一支挂着风声的追云箭穿过两只血狼的头颅,叶赫那拉·凯看着眼前的两只慢慢倒下的血狼,心里长出一口气,可还没等他缓过神,只听见田帅大声喊道:“扛着尸体跑!快往我这里跑!”

  就在穿云箭划着一道笔直的线穿梭过争斗的区域,所有血狼先是一怔,接着,除了在争斗圈中心的两方血狼还在进行着撕咬,边缘的两方血狼立刻向田帅的方向冲去,而此刻的叶赫那拉·凯也一枪挑起一只血狼的尸体向田帅的方向冲去,尽管叶赫那拉·凯之前距离血狼争斗的地方有很远的一段距离,可血狼的速度优势还是很快的体现了出来,本来就已经伤痕累累的叶赫那拉·凯眼看就要被最前头的三只血狼追上了,这时,田帅冷静地搭上三只弓箭,拉弓,凝气,三支弓箭周围围绕着一层坚实锋利的气!“嗖!”

  最前面的三只血狼一击毙命!干净,利落,没有一丝慌张!眼中有目标,心中有利箭!

  也许是三只凝气穿云箭让两只血狼王感受到了能够对他们产生威胁的气息,两只狼王互相嘶吼一声便一致冲向田帅,眼睛一眨不眨仍然紧盯着远方的叶赫那拉·凯,只要有威胁,他会第一时间进行他最强有力的攻击。

  “还有一支箭!快跑,快跑啊!”田帅在看到两只狼王竟然停止了争斗向自己的方向袭来,可现阶段只能发射五只凝气穿云箭!而接下来只能看叶赫那拉·凯自己的速度了。

  越来越近的狼群和在山包下往上爬的叶赫那拉·凯,田帅将最后一支箭搭在弓上运进全身的元气到这最后一支箭上,大喊一声“杀!”

  “嗖”的一声射进了叶赫那拉·凯身后的土地上,“轰隆”的巨响将土地掀翻,最前一批血狼被埋在了土里,此时恰到好处地,叶赫那拉·凯冲上了山包,田帅一把拉起叶赫那拉·凯开始进行生命的大逃亡。

  “叶凯,我让你准备的东西呢?”田帅一边跑一边向叶赫那拉·凯问道。

  “包裹里!”“给我”只见叶赫那拉·凯一边跑一边将枪杆上的包袱甩给了田帅。田帅顺势接过包裹迅速从里面拿出来酒和火石,一手拿酒一手握着火石,当跑过田帅预先准备好的草垛时,立刻将酒甩了上去,在草垛边开始使劲地摩擦着火石,看着火星一次次被摩擦出来,却不见火苗,很快狼群再次冲了上了,可火还没有点着,就在一只血狼王马上要冲到田帅身前的时候,一杆红缨枪重击在了这只飞跃而来的血狼王头颅上,发出了一阵“铿锵”声,同一时刻,田帅手中的火石窜出了火苗,立刻点燃了整个草垛。迅速蔓延的大火将血狼追赶的前路封堵住,田帅和叶赫那拉·凯也趁此时再次逃跑,当然还有红缨枪上的血狼尸体,看着对自己造成巨大伤害的两个人类,血狼群只能无奈地发出嘶吼的声音。

  听着身后血狼们的吼叫,叶赫那拉·凯和田帅心中百感交集,看似一切短暂,其中凶险就在生与死的边缘。

  “呼………………呼…………”两个人停在血狼谷石碑前大口的喘着气,“还好我们逃出来了,不过,老田,你为什么不早点进攻,我差点就让那两个狼崽子给吃了”叶赫那拉·凯忍着身上伤口的疼痛,大声地向田帅质问道。

  “早点进攻?你也看到了,我进攻后的效果,要不是我机智将最后一支箭射进地里面,咱俩现在都成那群狼的食物了。”田帅也丝毫不退让的冲着叶赫那拉·凯喊道。

  虽然心中知道,可毕竟人家救了自己一命,叶赫那拉·凯也不好意思再说什么。可田帅却说道:“对了,你说有办法让咱们的计划一定成功!什么办法?”疑问的表情充斥着田帅的脸庞。

  “呃,这个”叶赫那拉·凯顿时不知道说什么。情急之下为了让田帅救自己的命,他也只好出此下策。

  酷匠网gj正1版{{首w发L

  “你吞吞吐吐干什么,快点告诉我啊!”田帅显然有些着急了。

  “我的办法就是,咱们两个人一定比你一个人的成功率大啊!”没有办法的叶赫那拉·凯只好这么说。

  “我…………”田帅听到这样的回答,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只得转身离去。

  “诶,你等等我啊,我这浑身是伤呢!”可只剩下一道背影留在叶赫那拉·凯的眼中。说来此时两人的关系也是极其微妙的,叶赫那拉·凯想要通过田帅留在猎人营,而田帅想要通过叶赫那拉·凯这个无人关注的新人,夺取一根雷虎的筋脉,就是这样的关系让俩人都保护着对方。

  且说,当叶赫那拉·凯包扎好自己的伤口之后,田帅早已经没有了身影,可能是不想让别人知道是因为自己帮助了叶赫那拉·凯才使他成功的取得了一具血狼的尸体。

  而叶赫那拉·凯没有急着回到猎人营,而是找了一个僻静的树林,感受一下自己的身体,因为在刚保护田帅点火的时候,他似乎触碰到了煅体的感觉,而这也是他许久未曾有的变强的感觉!所以,他要静静地专心感受这一切,重新开始自己的修炼之路,只有这样才能重现叶赫那拉家族的辉煌,那时,叶赫那拉家族将不仅仅耀眼于滨城……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