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狼谷,一个几乎可以称为所有猎人噩梦的地方,因为那里原本生存着一个普通的村落,但是因为一个雪天,一只血狼王冲了进来,破坏了村落,除了逃跑的少数村民,剩下的全部成为了他腹中的食物,自此之后,这里便成为了血狼的繁衍地,曾经有猎人组成团队来灭杀血狼,可是最终无一幸存,只要你走进这个山谷五里的地方,便能够问道刺鼻的血腥味道,夜晚还会听到血狼们饥饿的吼叫。

  而要想加入猎人营的条件就是,前去血狼谷,猎杀一只血狼,并将其尸体带回,这才算是完成了入营式,可以成为猎人营的一员,这也是为什么这些年来,猎人营发展迅速的原因,因为想要独自带回一只血狼,必须达到煅体中修的能力才有的一试。可现在的叶赫那拉·凯满打满算也就是一个煅体初成阶段,要想单独击杀一只血狼,难上加难。

  “叶凯,我呢,也不难为你,带回一只血狼的尸体,你便可以入营。我可以给你一夜准备时间,明天一早我不想再看见你,当我再看到你的时候,我也希望能够看到一只血狼的尸体,其他人这些天全都留在营内不准外出,准备十天之后的祭祀,好了,都各忙各的吧。”有条不紊的分付完这一切,陈诚便和刘辉回到了内堂,准备着引天雷的事情。

  而留在大厅内的叶赫那拉·凯也没有什么话语,向田帅借了一些东西,便径直的向山寨外面走去。

  “停下,什么人,拿出令牌!”看守人凶狠的查问到。自从被两大当家正午回来,并把主管防卫的队长一顿批评之后,防卫队长手下的人马也免不了一阵处罚,所以,现在对于进出的人马也是看管的非常严格。

  被问之人正是叶赫那拉·凯,只见他一句话都没有说,缓缓的从口袋里拿出一道金灿灿的令牌,上边还有两个交叉猎刀的图案。

  酷g匠网KK正g版+f首…z发)

  看守人见状,赶忙放行,因为这个令牌正是田帅的令牌,在猎人营中属于队长级别,而由此也可以分析出来,田帅在猎人营中的地位,正是弓箭队的队长。

  轻轻松松的走出了猎人营,叶赫那拉·凯,摸索着回到了今日陈诚,刘辉与雷虎争斗的地点,然后在草丛中翻找出来一个东西。

  “老朋友,还好你没丢!”手里捧着红缨枪,叶赫那拉·凯轻轻抚摸着。拿好了红缨枪,叶赫那拉·凯又马不停蹄的返回了猎人营,然而却没有回到自己的房间,而是直接到了田帅的房间,田帅见到叶赫那拉·凯手上的红缨枪,斜了一下眼睛轻言道:“看来你果然不是表面那么简单,这杆枪的磨损程度,可见你练习枪法的时间可不短。”

  “喂,我说帅哥!你可别钻这个缝,听你的语气,你不会不帮我了吧,以我现在的实力,就算是一只小狼崽子恐怕都能将我追得只有招架之力。你可别到时候不管我。可别忘了,唱戏还耍枪呢,我啊,其实就是一个唱戏的。”叶赫那拉·凯满脸无辜的说道。

  “你满嘴谎话,不过,为了我的目的,我不会让你轻易死掉的,这一点你可以放心,唇亡齿寒的道理我还是懂的”

  听完这话,叶赫那拉·凯也就将心放到了肚子里,有这样一位煅体大成,并且触碰凝气境界边缘的高手暗中保护,自己这趟血狼谷之行,还真的是没有什么好怕的。又简单的准备了一些必要的辅助品,叶赫那拉·凯便回到自己的房间,等待着第二天的朝阳。

  一夜无话,第二天一早,迎着朝阳,沿着前往血狼谷的山路,一步一个脚印地走着,扛着自己的红缨枪,枪头之上挂着包裹。此时,他的心里变得越来越平静,眼前的事物慢慢消失,没有什么声音,事物能够影响到他,这也是他认真战斗的状态,除了上一次八大家族和潘风比赛前有过这种状态,他已经很久没有触碰到这种状态。

  右手用力地攥紧了红缨枪,睁开双眼,透露出杀气,也透露除了决心,必须成功的决心。

  渐渐地,树木越来越少,血腥味道也变得越来越浓厚,一道石碑立于面前,血红的字,晒干的血迹,见到的人,都无不感受到一种死亡的气息。

  “呼……”轻轻的舒缓了一下自己的气息,叶赫那拉·凯,走过石碑,走进了血狼谷,整个山谷里没有丝毫声响,寂静的让人感到颤栗,突然,血狼的一声吼叫,打破了这种寂静,原本就十分紧张的叶赫那拉·凯被这突然的吼叫,吓得浑身激灵。不过下一瞬间,叶赫那拉·凯便屏住了气息,躲在一块岩石后面,不一会,一只血狼崽子悠闲的走了过去,虽然修为尽毁,但对危险的嗅觉还是一样的敏锐。

  “呼。没想到,帅哥给的药粉还真是有用,果然阻挡了我的气味。”心中默叹一口气,慢慢起身,沿着跟上了刚走过去的血狼崽子。

  虽然和田帅达成了某种共识,可是内心中还是不能完全相信他,于是,叶赫那拉·凯便预先试验了一下田帅所给药粉的效果,知道没有被骗之后,他才大胆地跟上血狼崽子。有一句话说的好,不要去欺骗别人,但是也不要轻信别人,况且,叶赫那拉·凯现在没有了修为,更是要处处小心。稍有闪失,有可能便一命呜呼。

  不知沿着这只小狼崽子的脚印走了多久,期间又遇到三只成年血狼和另外两只血狼崽子,虽然没有被发现,但还是将叶赫那拉·凯的神经紧绷到了极点,当叶赫那拉·凯准备放弃这只小狼崽子,再等待另一只目标的时候,熟悉的身影出现在了他的眼前,前方悠闲的血狼崽子正是刚才叶赫那拉·凯遇到的那只。缓缓逼近,开始布置自己的猎杀,先在土地上挖了一个坑,并将田帅给的毒药放在包裹里的肉中,然后在用土微微盖上,散露出一丝血腥的气味,然后赶紧躲避好。

  陈旧的物品中,突然出现一个崭新的事物,任何人都会容易察觉,更何况是嗜血如命的血狼。在这陈旧的血腥气味中,飘来了一股新鲜的血腥。这只小血狼立刻顺着气味寻觅而来,用爪子将撒好毒药的肉挖了出来,没有丝毫犹豫将这一大块肉咬碎了一半在口中咀嚼着。

  “哈哈,血狼也不过如此嘛,一小块肉就将其击倒,早知道这样都不需要老田暗中保护。”叶赫那拉·凯看到小血狼一口吃掉一半的毒肉,心里不免开心。可是他忘记了两点,狼属于群居动物,血狼对血腥味的灵敏,正当叶赫那拉·凯准备看着眼前的小狼怎样倒下的时候,一阵血狼的吼叫声响起,接下来,两只血狼出现在了叶赫那拉·凯的视线中,而这两只血狼虽然也属于幼狼时期,但可以从身形看出,要比叶赫那拉·凯的“目标”大一些。

  就在叶赫那拉·凯看到另外两只血狼的时候,他知道原本自己以为简单事情可能要变得复杂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