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步一步地踩在地上的黄土,听着咯吱咯吱的声音,心里满是惆怅,虽说鸟儿离开巢穴才能学会飞翔,幼虎离开父母才能成长,但又有谁不想拥有一个幸福温暖的家庭,而如今,背井离乡,一切都变得陌生,没有一丝安全感,但现在只有一个目的存在叶赫那拉·凯的心中,活着才有希望……

  似是感受到这里的悲凉,一片雪花飘落落在了叶赫那拉·凯的鼻尖,停下了脚步,望着天空无数的雪花飘动,伸出一只手接住几片雪花,身体的温度将雪花融化,什么是希望?雪花融化后的水滴里面什么也没有,只能看到水滴中映射的自己,而这就是希望。

  茫茫的大雪阻碍了视野,让本事模糊的世界更加难以看清眼前的现实。“诶,这场雪下的,看来今天又堵不到那大虫了,这都几天了,连个影都看不到,营里这帮崽子肯定翻天了。”“老刘,别说这丧气话,再等等看。这次咱俩必须把这大虫搞定,毕竟那个人出的价钱可是让你我都非常心动的啊。”两个猎人躲藏在树林,伪装在树洞之中,为了就是这树林中的一只雷虎,据说此虎的脊柱经匠师锻炼成兵器可引雷之力,但此虎非一般人可以治服,再加上本身小心谨慎,更是让许多想要猎杀它的猎人无功而返,但这次不一样,猎人营两大当家竟然一起出动。面对其他猎者,雷虎可以立于不败,但面对两位凝气境界达到大成境界的高手,只能说雷虎这次真的遭殃了,而此时的它却丝毫没有察觉自己已经处于危险之中,还在四处寻觅着食物。

  冬季的树林里,多数动物都消失了踪迹,好几天没有食肉的雷虎走在树林之中,大鼻子还不时地嗅一嗅,突然,本来有些困倦的眼睛猛然睁开。“唰”的一声,消失不见,当他再次出现的时候,已经立于一人之前,此人身穿黑袍,头戴黑色斗笠,不是别人,正是离家而去的叶赫那拉·凯,虽然一身修为已被散去,但天生的武感还是察觉到了一丝危险的气息,可当叶赫那拉·凯看到眼前比自己大无数倍的雷虎,他知道自己是无法跑掉了,毕竟雷虎之名可是传遍了整个滨城,雷的速度,以及强悍的攻击力可是可以媲美八大家族族长的实力,只可惜除了求生的意识,它没有人的思维。

  “本来一帆风顺的日子被打破,刚刚燃起的希望,如今又碰见了这雷虎,看来是天要亡我!老天爷,我不服你!”最后的几个字用尽全力喊了出来,其中的不甘等等,一口气全部发泄了出来,本来充满困意的刘辉,陈诚两人,猛然惊醒,因为吵醒他们的不是这喊声,而是他们感觉到了气息,他们等候已久的气息。

  对视一眼,两人迅速到达了雷虎的所在地点,爆发出最强的实力,一前一后围住了雷虎。“哈哈哈,等了这么久,小病猫,你终于还是出现了。”刘辉笑眯眯的看着雷虎说道。“老刘,今晚可以回去大餐了,嗯?对面的傻小子,你可以跑了,遇见我们俩个也算你的福分,一会儿可别误伤了你”虽说猎人营在滨城也算出名,但他们毕竟是属于滨城之外的势力,尽管与八大家族族长曾经有过几面之缘,却没有见过他们的子嗣,所以眼前的叶赫那拉·凯在他们的眼里就是个倒霉孩子。叶赫那拉·凯一句话也没有说,转身走出了两人的视线,雷虎眼睁睁的看着猎物走远没有丝毫追赶之意,因为此时的它感觉到了关乎生死的危险。“谁家孩子这么没礼貌,也不知道说声谢谢!!小雷病猫,你刘爷爷和陈爷爷这就来收拾你!!”

  走出了他们的视线,叶赫那拉·凯还没有从刚才的事情中回过神来,但是那两个人的样貌触碰了他从小读过书籍中的一本,滨城响当当的人物历史,在其中都有所体现。“莫非,他们就是除了八大家族之外实力最强的猎人营两大当家陈诚,刘辉!”直觉告诉叶赫那拉·凯,猎人营中一定有什么事情与自己家族被灭门有关,于是,他又悄悄地摸了回去。如果说平时没有遇到这样势均力敌的劲敌,雷虎和刘辉,陈诚一定能够发现躲在草丛中正偷偷观察他们的叶赫那拉·凯,可此时一个分神,就会有一道伤痕出现在自己的身上,只有全身集中,才能最大程度避免伤害且进行有效的反击,所以,雷虎的眼中只有身前的刘辉和身后的陈诚,同样,陈诚和刘辉眼中只有雷虎,一场激战就此展开。

  “吼!”雷虎一声巨吼转瞬之间来到了刘辉的面前,雷虎知道自己不可能同时面对两个凝气大成的高手,只能先行对一人出击,如果成功便可以战,如果失败亦可逃跑。

  “呵呵,雕虫小技!”刘辉微微一笑,手中紧握着砍刀,前脚向前,后脚一蹬地向着雷虎冲去,雷虎的大爪子和刘辉的砍刀碰撞在一起放出了铿锵的声音,但奈何魔兽的力量可不是人类可以比拟的,强烈的冲击将刘辉击退,雷虎并没有继续向前,转身向左逃去,还未等到它加速,一个身影拦住了他的去路,同时被击退的刘辉又迅速的站到了雷虎的后身,显然刘辉,陈诚二人为了对付雷虎早已训练出来了对策。雷虎最大的弱点就是不能急速转弯,只能全速前进,每当转弯的时候必须减速,所以,刘辉,陈诚抓住了这个弱点,守住雷虎的前后。

  ☆?酷v:匠H%网永r)久免\}费u看小《说jc

  “算了,老刘,别墨迹了,用全力吧。”两人一前一后,双手举刀放入胸前,嘴里嘀咕着什么,像似一种咒语,而听到了这些咒语的雷虎开始狂躁起来,然而,仔细查看你会看到刘辉,陈诚两人的距离形成了一个长方形的结界,而雷虎不断去撞击,撕咬都不能使之破碎,但是每一次撞击都会看到刘辉和陈诚两人的身体一次又一次震动。

  “老刘,快点吧,这雷虎狂躁了,再不制止它,咱们俩可就抵挡不住了。”“靠!没想到这雷虎竟然如此凶悍。阿诚,来吧!魔封,斩杀!”话音刚落,刘辉,陈诚二人的眼睛渐渐变红,浑身黑气环绕,结界之中也变得漆黑一片。躲在一旁的叶赫那拉·凯看到魔气滔天的两个人,映射出的却是那一夜自己全家被屠杀时近乎魔化的自己,而那究竟是谁,为何刘辉陈诚二人也出现这种状态,难道这两个人与屠杀自己全家的人有什么联系?叶赫那拉·凯本来就怀疑的心情,现在更加坚定,此事过后,自己必须去猎人营探查一番,事情绝对不会是只为了猎杀雷虎这么简单。

  通黑的长方体结界已经看不到雷虎的身影,只有不断地怒吼,和刘辉陈诚二人身体不断地震动。又是一声巨吼,似是对生命的最后的呻吟,也是这一声之后,刘辉,陈诚吐出一大口黑血,结界破碎,里面只剩下雷虎庞大的身体,而两人也瘫倒在地。“咳咳,这大病猫,太顽强了,没想到还是受了重伤,诶,老刘,你还能动弹吗?快把雷骨卸下来。”“哈哈哈,瞅你这熊样,起不来了吧,看我的”刘辉刚起身走一步,便体力不支,轰然倒地,一动不动。“凑,愁死!诶,看了半天了,我们也算是你的救命恩人,出来帮个忙吧!”

  先是一惊,但也释然了,即使是重伤之身,可凝气大成的高手果然还是察觉到了自己。缓步走了出去,看了看倒在地上的两个人,叶赫那拉·凯一脸茫然。露出一脸惊讶之色,让看到的人觉得此时的他已经被惊吓过度。而这一切不是叶赫那拉·凯想要如此,本来他是无所忌惮的,毕竟自己就是一个路人。况且曾经也见过八个滨城最强高手,可当他看到刘辉,陈诚展现出的魔功时,他便知道,猎人营也许可以给他一个他想要的答案。

  “诶,小子,帮我们个忙吧”陈诚趴在地下低声询问。“嗯……什么忙啊,刚才那个大老虎,还有……啊,好可怕。”

  “你不用害怕,那大老虎已经被我们杀了,你现在拿我们的刀,把这只老虎的脊骨砍下来,放心它已经死了。没有任何危险”

  虽说,陈诚说的合情合理,但叶赫那拉·凯还是觉得如果自己真的那么去做,可能瞬间就会身首异处。“啪”的一声跪倒在地。“啊……我不敢,刚才实在太可怕了,我不敢靠近它。”陈诚见到如此,放松了警惕,而猛然间的一道掌风将叶赫那拉·凯打晕在地。原本晕倒在地的刘辉已经站起身来,而刚才的掌风的出处这时刘辉。“我说老刘,不至于吧,一个怂包”“如今,你我虽然杀了这雷虎,但毕竟实力大减,万一这个小子来个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后果……”“好吧好吧,不过这小子怎么办啊,要不杀了?”说着,陈诚还用手在脖子上做出了一个杀的手势。“算了,将他带回去吧,毕竟也算帮了咱们一个大忙。”

  就在这短短的几句话之中,叶赫那拉·凯就已经从鬼门关走了一圈,而本来要远去武当的他,因为魔功的出现,开始了自己秘密查探猎人营的生活,最后,发现了猎人营的一个惊天秘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