且说全场观众看到场上的情况不觉都是一惊,好端端的一个人就这样凭空消失了,任谁见了都是难以相信,不过事实就在眼前,除了惊讶,惊讶,还是惊讶,没有其他的别的任何反应。当眼前的刘慧儿消失的那一刻,柳延平也是一惊,不过很快他便冷静下来,因为他想起了,他父亲曾经和刘胤在切磋武艺的时候,刘胤也是在切磋过程中消失不见,而后,柳延平的父亲曾为他讲解过,这招名为“魅鬼十三步”,在势均力敌的情况下,破解之法只有一个办法,那就是等待他主动现身,在他攻击你的一瞬间,做出反应,虽说此招数过于鬼魅,但其名为“十三步”就是如同鬼魅消失不见十三分钟,而这十三分钟之中只有每次攻击时才会现身,做到以静制动,方可破敌。

  柳延平脑海里想起父亲的教导,本来惊讶的表情也慢慢变得严肃,没有丝毫慌乱,做出自己最顺手的防御招数,等待着刘慧儿的出现。看到柳延平的冷静,刘慧儿也是一阵懊恼,心里怨念道“这个该死的,本来想要快点解决战斗去看看那个不要命的疯子,没想到他竟然没有丝毫慌乱,算了,先给他个下马威。”

  寂静的场上,除了柳延平和飘落的灰尘再无其他。而这种寂静在度过了两分钟后“来了”突然现身的刘慧儿用最犀利的一剑刺向柳延平的心口,没有任何拖泥带水,其实力一剑便知端倪。不过就在剑尖接触到柳延平衣服的时候,玄斧已至,将软剑击打的颤动起来,见自己的攻势被化解,刘慧儿抖动手中的软剑,如一条蛇缠绕在玄斧的斧柄上,用力一拉,接着一记扫堂腿。没想到这看起来风吹即倒的弱女子竟然有如此之力,被击倒的柳延平还未来得及反应,眼前便出现了那条“毒蛇”而那一道道剑花就如同蛇信子一样直追他的脑袋,虽说,刘慧儿的攻势连绵不断,但柳延平也是一个灵活的死胖子,用力向后一滚,接着双脚用力便是腾空而起“吃我一斧”势由人生,这势气如虹的一斧没有丝毫技巧,就是单单靠纯粹的力气便有如此这般,可见柳延平力气之大。

  奈何,斧落之时,刘慧儿再次消失不见。“鬼魅十三步”在未达到八大家族族长的境界,根本无法感知其气息,所以,要想在起未进行攻击的时候找到具体方位,怎一个难字了得!

  接着在之后的两分钟里,刘慧儿共现身五次,仅仅一击便再次消失不见,逐渐适应的柳延平也感悟到其中的一丝窍门“鬼魅十三步虽说可以消失不见,但不可能永远消失,父亲曾说过达到顶级也不过消失十三分钟。所以……”

  接下来的一分钟,感受到压力的一方由柳延平转换到了刘慧儿身上,可以说,如果没有这鬼魅身法,单拼实力,刘慧儿想要胜于力量,防御,体力都强于自己的柳延平,难上加难。可以说,成败就在这一分钟。

  在了解到刘慧儿的步法坚持不了多久,柳延平心态慢慢变得平静,嘴角也露出了一丝弧度,似乎心里已觉得胜券在握。知道剩余的时间不多了,刘慧儿准备用她为了这次比赛专门练习一年的招数,一击制敌,成败在此一举。

  “豆豆,豆豆,你不是说要教我一个特别厉害的招数吗?快点教我呗,然后下次,我要好好欺负欺负‘傻疯子’”看着自己小女儿鬼灵精怪的表情,捋了捋自己的胡须“慧儿,教你可以,但你得答应我,若非生死关头,只能使用此招数的一半实力”“嗯?为什么,用最大实力一下子把对手打趴下不好吗?”突然严厉的刘胤以命令的语气说道“如果不能照做,那父亲绝不会教你”“好吧好吧,我答应你啦。”从未见过豆豆对自己如此认真,刘慧儿心里也充满了疑问,究竟是什么厉害的招数……

  “看来,等不到用这招欺负傻疯子了,风影,现!”“呼”柳延平左前方一角突然狂风大作,柳延平下意识的前冲一斧,金属撞击的一声,柳延平感受到一股巨大的力道将自己击退,“呼”柳延平右前方的一角也挂起了狂风,定神一看,自己前方两股龙卷风在不停的转动“哎,比起豆豆的龙卷风,我这小风真是不经看,风剑,成!”话音刚落,刘慧儿也现出了身形,而那两股龙卷风同时也在其中,形成了两把剑,两把剑都没有剑柄,整个剑身盘旋而上,不停的转动,因此,形成了巨大的龙卷风。

  “没想到慧儿如今已能控制两把风剑了,看来她果然适合修习软剑。”看到刘慧儿的招数刘胤也是发出了欣慰的感慨。没有犹豫,现身的一刻,刘慧儿便和两把风剑一同向柳延平攻去。料到刘慧儿会在最后时刻全力一击,但此时刘慧儿所形成的攻势已经不允许柳延平轻松迎敌了。既然,你已全力以赴,我也不再留手。“看我柳家绝学,玄火成斧”顿时,从柳延平的手臂冒出了火苗,巨大的火焰包裹住了柳延平手中的玄斧“吃我一斧!”一道火龙直冲刘慧儿的两股龙卷风,火星四射,风欲灭火落,火欲乘风起,双方陷入了僵持中,此时,比拼的不是谁的招数更加厉害,而是比拼谁的内力更加雄厚,。

  “慧儿,看来是难以取胜了,内力是她最大的弱点。”微微摇了摇头,剑仙刘胤无奈一声叹息。事实也正是如此,僵持了五分钟之后,满头大汗的刘慧儿终于抵挡不住,两股龙卷风慢慢消失不见,刘慧儿也随着内力损耗殆尽,浑身无力的瘫倒在地。就这样,今日的最后一场比赛也伴着柳延平的玄火消失而宣布结束。当然,接下来的比赛将在下一周后举行,尽管八大家族每年都有一颗“还力丹”但为了长久发展,八大家族还是会尽心调养一周之后在进行比赛,毕竟,切磋而已,还没有到生死关头。

  看到比武台上的火焰最终消失,和近乎虚脱的柳延平,柳家观众全场欢呼,看到比赛结束,叶赫那拉·凯转身离去“看来,我等不到看你夺取第一名了”随着人群慢慢攒动,最后消失在了人海之中。

  清晨的第一缕阳光叫醒了熟睡的潘风,伸了伸懒腰,无意的一瞟,看见了一个他最想看到的人,从病床上走到刘慧儿的床前,看着她俊俏的脸庞,精致的五官。潘风不禁想起和刘慧儿从小一起长大的点点滴滴,从小就是自己后面的跟屁虫,没想到也有这样如此惊人的实力,刚要去摸一下她的脸“咳,咳”刘慧儿的一声咳嗽吓得潘风赶忙收回伸出的手。“那个,你醒了。”没想到醒来的第一眼就看到潘风,刘慧儿脸上露出了幸福的笑容,但一听醒来的话,顿时小脸又拉了下来“喂,我说你伤的比我重,还不回去好好躺着。”虽然,表达方式和语气还是以往的蛮横,但潘风知道,刘慧儿是那个对他真心真意的人,虽然,两个人都没有挑明,但是其中的感情却不需要言语来表达。

  酷4K匠m网L/唯一正‘版&\,,其W他#都V是dK盗Z版H

  然而,就在这时,一个孩童走了进来“请问谁是潘风哥哥”疑问的眼神看着眼前这个小孩儿“嗯,我是,怎么了”“有人让我给你送来一个东西”说着,小孩递给潘风一个蓝色布袋然后跑出了门外。“喂,傻疯子,不会是那个女生给你的情书吧,哈哈哈”无奈的看了一眼满脸醋意的刘慧儿,打开布袋,里面只有一本书籍,但当潘风看到书籍的名字,潘风一下愣住了,然后飞快的跑了出去。不知道什么情况的刘慧儿也是吓了一跳,赶忙跟了出去。可是,那孩童早已不知去向,翻了翻送来的书籍,只见书籍的最后一页写到“老潘,城外小山包。”熟悉的字体,熟悉的称呼,更重要的是书籍的名字《扫魔八式》。这本叶赫那拉·凯从来不离身的书籍。“怎么了?”刘慧儿问道,可潘风没有回答,回身拿起红缨枪便向城外跑去。

  很快,潘风跑出城外,在他从小玩耍的小山包上,看到了那个虽身穿一身黑衣但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身影。

  “诶,我说你小子隐藏的挺深啊,你知不知道你让我好找!我就说你小子没那么容易死掉!”没有回头,但是那个潘风熟悉的声音“诶,你说的那个人已经死了,而我也要离开这里了,替我照顾好她”“呵呵,是啊,他死了,照顾?这种事还是让他自己来做吧,对了,这本书我收下了,但这个替我给他”随手将红缨枪扔向前方,让潘风没有想到的是,眼前的人没有接红缨枪,而是等到红缨枪落地之后才弯腰捡起,再无一语,黑衣人漫步走向山去,眼角留下一行眼泪,再一看潘风,双眼已然泪流,可是潘风并没有离去,而是紧跟着黑衣人,始终保持着一定的距离,直到黑衣人走过长亭。

  潘风知道,自己只能就此分别了。长亭外,古道边,大雪飘满天。遥望故友离去,前缘只等再续。风雪之下,黑衣人孤独的身影慢慢模糊,最后消失不见…剩下的只有三个在风雪中屹立的身影,长亭里一人,山上两人。原来,看到潘风跑出城区,刘慧儿先去找到了王紫楠,两人赶到,便看到了黑衣人远走的身影,奈何,相送而不能相见。叶赫那拉·凯之所以没有去找王紫楠,他是在害怕,他怕自己见到王紫楠,刘慧儿后将舍不得离去。而自己不能够因为情感而阻碍了自己前进的脚步,强者必须承受孤独,而自己的孤独之旅才刚刚开始……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