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这一幕,在场几乎没有人都不知道欧阳泽和潘风的恩怨,但是观众中的一个人却了解这一切。就在所有观众一片质疑声、不解的表情中。叶赫那拉·凯却是没有任何表情,这一切他早已习惯,而原因就在台下双手紧握,紧张地注视着潘风的刘慧儿,然而这三个人的故事就像是秋天的落叶被一阵狂风卷起,纠缠交织在一起,难以落地。

  面对的欧阳泽的不屑,潘风的心里没有任何波动,缓步提枪上台,正如之前人们所听说的一样,潘风!这次比武要用叶赫那拉·凯的红缨枪!看到潘风提着红缨枪,观众们多是感叹,感叹潘风的重情重义,然而还未等观众过多的感受,一阵嘲笑声打破了这氛围。只见欧阳泽单手举着他的墓夜叉指向潘风“本来我以为你是假傻,今天我才知道你是真傻,一个死去的垃圾,还用得着采取这样的方式来骗取别人的同情?赞美?所以今天无论如何我都要在她的面前打倒你,狠狠地打倒你!”潘风只是微微地皱了下眉头,什么也没有说。双手紧握红缨枪,做好了战斗的准备。

  锣声响起,欧阳泽首先采取先机,没有过多的花哨,手中的墓夜叉以奇快的速度直取潘风的喉咙,潘风冷静的将身体后移,立枪而退,墓夜叉正好卡在了红缨枪杆上,欧阳泽收叉,再度前刺,瞬间刺出三道叉影,分取潘风喉咙、胸口、腹部。见到三道叉影袭来,潘风转动起红缨枪,在他身前形成了一道屏障,叉影与“屏障”碰撞在一起擦除火花。欧阳泽见一击未果,转身就是一叉,插向潘风面门,当欧阳泽的墓夜叉就要刺穿潘风的眼睛时,墓夜叉却停留在潘风的眼前。而另一边欧阳泽的喉咙上正是红缨枪的枪尖,原来就在刚才电光火石之间,潘风为了占据上风,采取了不要命的打法,没有躲避的同时,将红缨枪前刺而去。接下来就是眼前的一幕,呼吸间,欧阳泽赶紧一个后撤步,奈何,潘风已经开始了他狂风雨般的攻击,数十道枪花从不同角度分刺欧阳泽全身的不同要害。

  疏忽之间,欧阳泽的身上已经多了好几道伤痕,如果不是他躲避了要害,现在早已躺在地上不省人事了。没给他喘息的时间,潘风又是几十道枪花。有了上一次的教训,这一回欧阳泽没有大意,一跃而起,接着墓夜叉一指下方的潘风,和他面前的数十道枪花,墓夜叉一个绝大的幻影重重的击打到潘风所在的区域。

  “凝气?”潘成锋等人不约而同的说出了这两个字,再一次听到这两个字,叶赫那拉·凯也是满脸的疑惑,“什么是凝气?为什么会让他们这么惊奇,究竟是怎么回事?”可是这一切已经没有人可以告诉叶赫那拉·凯,只能他自己去慢慢地探索武学的真谛,而这只是他走向传奇道路上的一个垫脚石而已。

  轻轻地落地,没有发出任何声响,看着眼前的灰尘,欧阳泽回头看了看满脸焦急的刘慧儿“我说过,他,不配!在我手上,他只能是一个失……”还没等欧阳泽把话说完,一道强光从灰尘中穿出,见到强光袭来,欧阳泽偏过身,但还是被强光刺穿了肩膀。“戟指南天!”灰尘慢慢消散,一个身影逐渐清晰,全身的灰尘加上胳膊上的点点血迹,显然刚才的一击也对他造成了伤害“无论为了刚才你对我兄弟的侮辱,还是为了她,今天你都绝对不可能赢,因为你,不配!”

  “呵呵,没想到你也触碰到这一境界了,而且用枪也能使出你的绝技,不过这还不够!”话音刚落,欧阳泽手中的墓夜叉消失不见,却出现了一个墓碑,墓碑上没有名字,只有两只恶魔好像被困在墓碑上一样。

  “受死吧,潘风,墓夜魔降”嘭的一声巨响,欧阳泽手中的墓碑碎若尘粒,出现了墓夜叉,此时的墓夜叉已经通体黑暗,叉头中的两个副叉已经缠上了恶魔的尾巴,欧阳泽猛力的一挥,两道黑雾冲向潘风,没等潘风进行躲闪,黑雾已经缠绕在他的双臂,雾气消散,两个恶魔的头颅咬着潘风的双臂“齿魔锁!呵呵,哈哈哈哈哈,如今你已成为我笼中的猎物,你跑不了了,去死吧!”抛出的墓夜叉,直冲向此时被束缚住的潘风,而此刻的潘风,缓缓地闭上了眼睛,所有人都认为他要放弃的时候。

  酷{E匠网首)i发"^

  从红缨枪中散发出耀眼的强光,“对不起,可能又要让你失望了!扫魔第一式!”潘风双臂上的恶魔头颅一点一点的被光芒所吞噬,接着又是一记“戟指南天”将飞来的墓夜叉击飞。

  看到这一幕,心里暗暗兴奋的叶赫那拉·凯没想到当初和潘风一起切磋时的想法在这一刻得以应验“没想到,扫魔第一式真的让你练成了。”扫魔枪法共有八式,其中第一式便是解除自身束缚,据说将八式练成,可扫万魔。

  “诶,凯哥,你这扫魔式真有那么神奇?”“怎么?不服啊?要不用你的戟指南天和我较量较量。”夕阳西下,两个汗流浃背的少年就这样在偶然的一天,互相习得了各自的绝技,而也正是这个偶然,今天的潘风才化此险境。

  “谢了,凯哥!”心里默默地说了一句,之后的潘风不愿再留手,只见他舞动着手中的红缨枪,一连五道枪锋。欧阳泽跳起接住墓夜叉见到枪锋“墓夜立魔!”“嘭”巨大的魔影笼罩在欧阳泽的身前,五道枪锋只在其中留下淡淡痕迹。见到欧阳泽连墓夜叉的第二个招式都使了出来,台下的欧阳中却急躁了起来,运用内功传音“别忘了我们的任务,你可以输了!”但此时的欧阳泽已经在乎不了什么任务不任务的了,他现在满脑子就一个想法“杀了他,我要杀了他!墓夜成魔!”本来笼罩在欧阳泽全身的魔影全部汇聚在了欧阳泽的左眼上,接着他的左眼变得黑暗,而他全身也魔气环绕。潘风察觉到欧阳泽的气息已经暴涨到如此之强,也不敢再主动进攻,而是选择了防守。“哈哈哈,怕了吧!看我如何戏弄你”一叉一叉的刺向潘风,接连躲过几十招,突然间,欧阳泽的攻势越来越快,越来越快,一道道伤痕出现在潘风的腿上,脸上。本来白色的长袍现在已经被染成了血红色,就在全场人都静静的看着眼前的潘风被一叉一叉地刺入身体时,叶赫那拉·凯却低声一语“好了,虽然勉强,但没想到你连第二式都触碰到了!”

  紧握红缨枪的潘风在经受了上百道叉刺后,突然,暗淡的眼神变得凌厉,眼前的攻势在他的眼中犹如慢动作一样,见招拆招。“扫魔枪法第二式,缚魔!”缚魔,就是让对手的动作,速度,意识都迟钝的招式。因为只是短暂的练习扫魔八式,所以现在的潘风运用此招需要很长的时间,这也是为什么他刚刚只是躲闪而没有一次反击,也没有动用手中的红缨枪的原因。

  不过,扫魔第二式,缚魔式也有一定的缺陷,那就是效果只能持续短暂的时间。深知这一点潘风也没有任何犹豫,拖着伤痕累累的身体,用尽全力发出了最后一击“戟指南天!破!”“墓夜立魔!现!”轰隆的一声,欧阳泽受到这一击的冲击直接飞出了比武台,然后巨大的魔影响起了不断的破碎声“嘭!”魔影烟消云散,同时欧阳泽也直接晕死过去。而欧阳中在察觉魔影破碎的一刻便直接将欧阳泽带出了场地,只留下了一句话“潘家小子,给我等着!”。再看比武台上,尽管受到了反作用力,潘风还是稳稳的站在了台上,不过只是短暂的一会,喉咙一甜,一口鲜血喷出,潘风直接跪倒在地,手握着红缨枪用力支撑着自己,不让自己倒下去。潘成锋赶忙冲上台去,给潘风把了一下脉,察觉无大碍才将潘风抱给潘家的医师。“现在我宣布,此战,潘家潘风胜!”全场立刻响起了雷鸣般的掌声和呼喊声。

  台下的刘慧儿也长出了一口气“疯子!干嘛这么拼命!还好,你没什么大碍,不然……”就在刘慧儿要悄悄溜出去,到潘家医馆去看看潘风的伤势时。“下面进行今日的最后一场比赛,柳家柳延平对阵剑家刘慧儿!”“噗!忘了,最后一场是我的比赛,啊啊啊啊啊。不过,反正有楠姐姐,不如……”“慧儿,你要干嘛去。”还未走出几步,剑仙刘胤严厉的声音吓了刘慧儿一跳,之后,人们所见到的就是刘慧儿被扔到了台上,不过,落地却轻巧稳定,没有丝毫晃动。怨恨的眼神看着刘胤。心里却咒骂着“死豆豆,看我到时候怎么收拾你”(豆豆:刘慧儿对其父的昵称)

  柳延平手持一杆玄斧,身材也特别魁梧,与刘慧儿形成了强烈的反差。见到对方已经手持武器准备与之战斗,刘慧儿也变得严肃起来,双手掐腰,一晃肩膀,一把软剑便出现在了她的手上,好像魔法一样,没有人看清她的剑到底藏在何处。微微作揖“柳家柳延平,承让!”“承让!”话音刚落,一声锣响表示比武正式开始,柳延平手持玄斧刚要进攻,眼前的刘慧儿微微一笑,下一瞬,偌大比武台上就只剩下了柳延平一个人。刘慧儿就这样如同鬼魅的消失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