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年的时间如同白驹过隙,当人们还在回味去年的八大家族比武的精彩时,又一次八大家族比武大会开始了。今天注定是一个不平凡的日子,对于滨城的每一个人来说,八大家族之首就将在今天产生,而原本大热门的叶赫那拉家族早已烟消云散,当然咯,除了已经被散去一身武功的叶赫那拉·凯。

  太阳刚刚睁开他惺忪的睡眼,滨城的人们早已喧嚣起来,这一切的焦点都在滨城北方的潘家,究竟谁是滨城之首,就将在此处揭晓。巨大的比武台上只有一人,潘成锋,此刻的他满脸严肃,就连场下的潘风都没有见过自己的父亲有过这样的表情,“首先,感谢各位能够给我们八大家族这个薄面。

  另外,我希望大家能够为我的好兄弟叶赫那拉·伟默哀。”听到这样一句话,全场的人全都闭上了眼睛,低下了头,有的人是装模作样,然而更多的人事为这位英雄而惋惜。与其他人不同的是潘风的右臂膀处带着一个白袖标,上面只有一个黑色“凯”的字样。

  脑海里不停回放着自己与叶赫那拉·凯一起练武功,一起冒险,一起偷看剑家两姐妹洗澡被痛打的场景,一滴眼泪顺着潘风的脸颊流下。

  “凯哥,冠军我一定会替你拿回来!”

  如果你仔细观察,在场的几万人中,在董家坐席的最角落处,一个人的眼圈早已泛红。

  “接下来,由我为大家介绍各大家族的参赛选手,潘家,犬子潘风!”

  由于主场优势,全场立刻响起了雷鸣般的掌声,而令所有人惊奇的是,潘风所持之武器并不是他最擅长的方天画戟,而是一杆红缨枪,一杆普普通通的红缨枪,其他人也许不认识,但叶赫那拉·凯知道,那是陪伴他十几年的伙伴,自从他生下来,每一天都要和这杆红缨枪度过。当人们看清潘风手中的红缨枪时,议论声不绝于耳,为了不让自己的儿子有过大的压。

  潘成锋很合适宜地说道“下面为大家介绍剑家的两位参赛选手,刘慧儿,王紫楠。”

  听到自己的名字,两位倾国倾城的女子也是微微抱拳,表达对长辈的尊敬。接下来又介绍完柳家的柳延平和董家的董新,两个后辈也是送上了各自家父所备下的礼物,主要因为柳家家主柳文博和董家家主董隽武因为外出人物未归,所以才由二人独自领队前来。

  然后出场的是镇守西方的萧家家主萧遥和其子萧成,萧家自古以来本本分分,直到萧遥的出现才使其在武力上不逊于其他家族,而逐渐展露头角的萧成更是凭借自己的双钺奠定了萧家的实力。当这五大家族都被介绍完毕之后,还未等潘成锋说话。

  一道怪音响起,“我说潘老弟,不管怎么说,我和欧阳老兄也是滨城的前辈,比起什么叶赫那拉,什么剑家不知道要早多长时间,你竟然把我和欧阳老兄放在最后,得啦,还是不劳您大驾了,还是我们自己介绍自己吧,上官家,鄙人上官宗,犬子上官浦元”

  坐在一旁的欧阳家家主欧阳泽也满脸不屑的哼道“小人欧阳泽,犬子欧阳中”要说这上官家和欧阳家的确比之其他家族要早许多,但正是因为其他家族的崛起让他们的实力不断消减,所以暗地里二人不知使用了多少阴招,让其他六大家族损失了不少利益。

  V#更_新◎2最快y)上vq酷h匠p…网

  因此,其他六大家族对于这两个家族也是从来不感冒的。说道欧阳中和上官浦元,跟叶赫那拉·凯和潘风也是有着不小的怨恨,原因只有一个字“情”面对两位前辈的明嘲暗讽,潘成锋只得尴尬一笑,对于两位完全不留面子的话语,潘成锋只得打碎了牙咽到肚子里,毕竟现在不是与两个家族开战的时机。不知是命中注定还是如何,今年的比武顺序和抽签对阵都是那么的微妙,第一场:剑家王紫楠对阵上官家上官浦元。第二场:萧家萧成对阵董家董新。第三场:潘家潘风对阵欧阳家欧阳泽。第四场:柳家柳延平对阵剑家刘慧儿。

  滨城八大家族比武规则,一方将另一方击出比武台。一方将另一方致死。一方主动认输。当然,死亡的情况从未发生过,滨城的顶尖高手怎能容忍自己的继承人被打死。好了,闲话少叙,八大家族比武大会就在此刻正是开始。

  “楠姐姐,加油!”听到刘慧儿的喊声,王紫楠回头微微一笑,转过头,又变成了冰冷的面庞,刚走上台阶,紧跟在后面的上官浦元笑道“楠妹妹,反正那个什么叶赫那拉·凯已经死了,不如以后你就跟着我吧。哈哈哈”没有过多的言语,王紫楠只回复给他一个冷眼。

  双方各站一边,互相鞠躬示意之后,王紫楠什么预兆也没有,出手就是杀招!看来上官浦元已经真正的惹怒了她,没想到王紫楠上来就要致自己于死地,上官浦元也不得不认真起来,不知何时从他的衣袖里射出两个鹰爪钩,不同于其他家族都是硬武器世家,上官家可谓独走偏锋,刀枪剑戟斧钺钩叉,上官家所世代相传之兵器正是其中的钩。

  两个鹰爪钩连接着两条铁链直撞王紫楠的剑上,“嘭”的一声,两人各自后退几步才稳住身形,接下来王紫楠凭借诡异的身法眨眼间便是站在上官浦元的眼前,反手拿剑向抹向上官浦元的脖子,只听撕拉一声,一块布料飘落在地,接着滴答滴答的声音传到人们的耳朵,上官浦元正捂着自己的脖子,虽然王紫楠这鬼魅的一剑没有要了上官浦元的性命,但很显然让他受了伤。

  “你竟然真的要杀我,我那么喜欢你,你竟如此对我”说着,上官浦元还捂着自己的面庞,装着擦拭眼泪的样子。

  “我只知道你的话语让我恶心,你的样子让我反胃,更让我不能忍受的是你说他死了,你也……”“配”字还没有说出口,上官浦元已经发起了进攻,右袖中鹰爪钩直取王紫楠心口,见未能闪避,王紫楠下意识举剑抵挡,上官浦元右手腕微微一抖铁链紧紧缠绕在了王紫楠的剑上,钩子紧扣剑身,见到王紫楠的武器被自己抑制住。

  上官浦元大笑一声,“哈哈,受死吧,你就是我的人!这时无法改变的事实,认命吧”左袖的鹰爪钩惊闪而出,就在观众都认为王紫楠就这样输了的时候,只见王紫楠用力转动被铁链绑住的剑,左手抓住飞来的鹰爪钩用剑狠狠地劈了下去。

  之后人们看见的就是满地的铁渣,王紫楠微微抬起头“认输,否则我,会替他杀了你!”当所有人都为王紫楠的逆转而惊叹的时候,潘成锋等几个家主都是低声惊叹:“凝气?”但潘成锋很快就感觉到哪里不对,“不对,不到凝气的境界,只是处在这个边缘,目前不会发出超过五道剑气。”

  察觉到父亲的异常,“父亲,你怎么了?”“嗯?没事没事。”对于别人可能会惊奇,但对于潘风,却真的不以为然“不就出个剑气吗?我也能发出几道了呢。”

  眼见王紫楠绝情的眼神和那如同实质般的杀气,上官浦元想起了自己此次的任务,但是又不想就这样放弃,刚说出个字“我”,王紫楠挥剑,一道剑气直接冲向他的脖子,上官浦元本想躲闪,奈何上官宗早已站在上官浦元的身前,一爪将这道剑气抓碎,“女娃娃,得饶人处且饶人,我不介意替你父亲教训教训你。”“教训我的女儿,也得问问我同意不同意。”

  不知何时,王虎也出现在了比武台上。“算了,算了别伤了和气,下面我宣布,第一场剑家胜。”虽有不甘,但上官浦元还是回到了自己的座位,因为上官家和欧阳家的计划,这场比赛他必须输,而且不能使用全力。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