昏昏沉沉的不知走了多久,脑海里不断重复着自己如何残忍地杀着一个又一个人,不断地质问自己“我是谁,我到底是人,还是魔!”不知不觉中,叶赫那拉·凯走到了悬崖边上,原本黯淡无光的眼神闪过一丝光亮。

  “呵呵,老天,你还真是公平,我真是得好好感谢你给我十四年,连自己的母亲都没有见过,不过也不错,有个好父亲,事到如今,连我最后的温暖都剥夺了,如你所愿,老子也要跟你说再见了。”一步一步走到悬崖,没有丝毫的犹豫,闭上眼睛坠落了下去。

  往昔热闹的滨城,因为叶赫那拉家族的灭门而陷入了一种让人难以捉摸的气氛,有人欢喜有人忧愁,欢喜的人贪婪的夺取叶赫那拉家族的产业,忧愁的人为自己的好友而叹息,伤感。镇守北方的潘家正是如此,得知叶赫那拉家族被灭门,也是潘家首先做出反应,派出族中一半的人搜索叶赫那拉·凯的行踪,活要见人,死要见尸。“无论外面怎么说,小凯不可能做出这种事,即便……唉,叶赫老兄,你怎么就这么走了,放心,我一定会查个水落石出!等我见到小凯,我会告诉他一些事情的”“嘭”因为情绪的激动,手中的水杯应声而碎,此人正是潘家家主,潘成锋,与叶赫那拉·伟齐名,素有东枪,北戟之称。

  一身白色长袍,腰缠黑色束带,左胸口处一杆金色长戟印于此处,这位滨城响当当的人物,曾在那一场大战中,独自一人战群魔,并且活着回来,虽说是重伤而归,不过这一战从此奠定了他在滨城的地位。

  “报告家主,派出的二十队人马,没有一队发现叶赫那拉·凯的踪迹,好像人间蒸发了一样。”

  “把剩下的,能喘气的都派出去,这人还能就这么消失了,叶赫老兄还能搜索到些许灵魂痕迹,这么一个大活人,我就不信了,给我找!”是!“搜索队前脚出去,后脚就来了两个人,仙风道骨,醒目的双剑图案印于胸口,这个图案证明其二人乃是剑家身份,看二人相貌给人一种亲和,舒适的感觉,但此时两人的表情却是满脸的忧愁。

  看到两人,潘成锋微微作揖“今儿什么风,给您二位给吹来了。”来者不是旁人,正是镇守正南方的另一大家族,说是另一大家族,其实不然,这一大家族共有王,刘两家,因为曾修武于武当,且为师兄弟,修成一身本领,在那一场大战之后,来到滨城共创剑家,附属于武当剑派。俩家友好相处数十年,共富贵,同荣辱,已然成为一家,两位家主,剑痴王虎,剑仙刘胤一身修为早已深不可测,所以其剑家实力也不容小视。

  “什么风,东风!叶赫老兄一家就这样被灭了门,我们一点都没有察觉,潘兄,你不觉得奇怪吗?”“是啊是啊,潘兄,这一定不是叶赫贤侄所为啊,即便天赋异禀,暗杀叶赫老兄,闯荡这么多年能够悄无声息被杀害,绝非贤侄所为啊。”

  深深地叹了口气,揉了揉脑袋“两位老兄,我也知道这一切不可能是小凯所为,可所有人都看见小凯近乎成魔般屠戮全家,这也是事实啊,另外,能够让我们七大家族都没有丝毫察觉,除了那些神棍,就只有那四个人的结界了。”

  “封神四鬼!”王虎,刘胤异口同声的说道。

  Ly看;正◇s版章◎节\C上¤u酷,匠:网◎G

  “看来,最近滨城是不会太平了…叶赫那拉家族守卫的东方现已失守,我总有一丝不祥的预感,我们要派出些人马镇守,接管东方,不然再这样混乱下去,肯定会被钻了空子,还有半个月后的,八大家族比武大会照常举行,原本这次应该是叶赫老兄举办,可如今只能再做商议,两位老兄也抓紧布置吧。““好吧,既然潘兄都这么说了,我们俩这就回去做布置,具体细节我们再做商议。”随着叶赫那拉家族的灭亡,一场腥风血雨就这样拉开了序幕!

  树林里的夜晚是那样的寂静,仿佛时间都静止了一样,一滴雨水滴落似是叫醒这沉寂的世界,接下来,一滴又一滴的雨水落在地上,也落在了他的脸上…好像过去了几个世纪,动了动身体,一阵疼痛袭来,本能地停止了动作,想要大声呼喊,却怎么也发不出声音来,又不知过了多久,身上的疼痛减轻了一些,咬着牙站起身,看了看四周,不知该去向哪里。

  刚向前走了一步,只听一阵吱吱的声音,自己就被绳子吊到了空中。不一会儿,跑来一只站立的老虎,仔细一看,原来是个猎人。“唉。真晦气,本来以为逮到一个大猎物呢,没想到逮到个傻子”此时的叶赫那拉·凯披头散发,浑身大小伤痕数不胜数,任谁看来都好似一个无人料理的乞丐,傻子。

  况且在被吊起的一瞬间,他早已晕了过去。猎人用手中的钢叉打了打被吊起的“猎物”,没有丝毫反应,赶紧将起放下,背到了家里。似是做了很长的一个梦,叶赫那拉·凯梦见自己生了一场大病,自己的母亲一直陪伴在自己身边照顾自己,每日给自己擦脸,喝药,从未感受到如此的温暖,两行泪从这个几乎没有哭过的人的眼睛流了下来。

  看到眼前这个人突然流泪,猎人也不知所措,轻轻地拍了拍他“诶,醒醒,你怎么了,你是谁,你家在哪啊?醒醒,快醒醒。”

  美好的梦总是短暂的,感受到有人在不停的摇晃着他,整个梦境就这样破碎了,睁开眼睛,一个标准的猎人形象出现在了眼前,他知道,自己还是没能够去找自己的父亲,母亲,因为阴曹地府是不会有猎人的,即便有猎人,他的手上也不会有温度,既然如此,一定是这个人救了自己,叶赫那拉·凯本来想要告诉猎人自己的事情。

  想要让他帮助自己来通知潘成锋这一切不是他所为,但一想到现在自己的处境,这样做只会连累自己的救命恩人。于是,叶赫那拉·凯指了指自己的喉咙,发出啊,啊,的声音,是为了告诉猎人自己不会说话。

  看到叶赫那拉·凯的样子。猎人不禁又是一声埋怨“唉,愁死我了,一天没打到猎物,还救回来一个哑巴,不过我说啊,小兄弟,你老哥我,虽说这一辈子没什么本事,但我知道,男子汉顶天立地,遇到在艰难的事情也不要逃避,如果去选择死亡,注定你是一个懦夫。你也够点正的了,从悬崖上掉到我打大虫的陷阱,算你命好。”

  猜到叶赫那拉·凯是跳崖自杀,猎人也不愿意看到他再去寻死,才说出这么一句话,说完给叶赫那拉·凯留下了一个背影。

  “是啊,父亲也对我说过,男子汉无论怎样,永远不要退缩,如果我就这样死去,我不真就像世人所说的那样,是一个魔鬼永远不得翻身了吗。这样不就给我的仇人有更多的机会来伤害我的朋友吗?所以,我不能就这样死去,我是人!

  我要向所有人证明叶赫那拉家族并没有灭亡,因为,还有我,存在着,早晚有一天,我会提着父亲的银魄枪杀回去!你们跟我等着!”狠狠的咬了咬牙,叶赫那拉·凯的眼神中再次闪烁着坚毅的锋芒……

  忙碌了一天的潘家,也随着一个个没有线索的回应而陷入了平静,早已料到会是这样的结果,潘成锋心里更加坚定了,叶赫那拉家族的灭亡不是那么简单的,他的脑海中仿佛已经预感到将要发生的大战,就在其失神之中,一个身影从远方飞来,潘成锋本来紧张的神经,在看到这个人之后,笑容立刻展现在他的脸庞,此人正是潘家少主,潘风。没有过多言语,两人一把抱住。

  “父亲,孩儿回来了!除夕未能与您一同度过,望父亲见谅。”“风儿,回来就好,回来就好啊。”自从上一次八大家族峰会,潘风败于叶赫那拉·凯之后,他便远去少林,潜心修行,势要夺得第一,可没曾想,他最大的竞争对手,如今已然是一个手无寸铁的废人。

  “父亲,凯哥不可能是那个他们所说的恶魔,这其中一定有人设计冤枉他!”

  “风儿,为父何尝不知,奈何人证物证俱在,我们也没有办法啊。放心,父亲一定会全力搜索小凯的行踪,不会让他落入歹人之手的,另外,修武一年,除夕都不回来陪老子,看来进步一定不小啊!”

  “父亲就不要怪孩儿了,临至除夕,孩儿为求突破,闭关修行,耽搁了一日,这不出关与悟智大师告完别就立马赶回来了吗?这次比武大会凯哥不在,孩儿定将取得头筹!不只为了潘家戟,也为了叶赫那拉家的枪!”

  “风儿,你有这份心意,为父很欣慰,长途跋涉,路途这么遥远,赶紧休息吧,顺道去看望下你的母亲,一年不见她都想死你了。”

  “是,父亲,孩儿先行告退!”

  漫漫黑夜滴细雨,长路漫漫何处去。待到雨停日出时,定持银枪战魔死!“叶赫老兄!保佑小凯,安然无恙吧!”

  雨后的清晨,空气中透露着湿润的气息,万里无云,太阳也一扫阴霾,展现出明媚的笑容,一缕阳光透过窗户直接照在叶赫那拉·凯的脸上,温暖的感觉传遍全身,疼痛感早已烟消云散,连他自己也奇怪,浑身的伤痕都如同魔法般消失不见,浑身筋骨似乎变得更加强壮。

  以前的叶赫那拉·凯也有这样的感觉,大战之后,全身奇经八脉定然更加坚固。伸了伸懒腰,看到桌上的馒头和清粥,顿时食欲大开,虽说和以前的饭菜相比,这馒头清粥寒酸了些,可此时叶赫那拉·凯却吃得津津有味,正吃间,无意间看到钢叉下的书信,封面上写着这样几个字,叶赫那拉贤侄亲启。

  看到这,叶赫那拉·凯再也不能冷静了,赶忙打开书信,里面只有简短的几句话:“吾与尔父乃至交,早感其有大难,未曾想晚之一步,因有所顾忌,特设此景与贤侄相见,觉察贤侄弃之寻死念头,今已离去,望他日贤侄亲临武当,再续前缘。”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吃酒糖会醉说:

 读到此处,叶赫那拉·凯再次有了可以寻觅的方向,“武当山!此人定然知道父亲被杀的经过,还有那个神秘人是谁,看来下一步,我要做的就是前往武当拜见这位前辈。父亲,我一定会查明真相,为您报仇!”

  迅速吃完馒头,叶赫那拉·凯换上床头的服装,走出树林,用力紧了紧包袱,戴上斗篷,让人诧异的是,他前往的方向不是武当山,而是那个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地方……滨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