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是一年除夕夜,全城的人都在庆祝这团聚的时刻。当然,滨城的八大家族也不例外,各家府邸可谓是门庭若市,为的就是和滨城的八大家族搞好关系,至于为什么要和他们搞好关系,正所谓一人得道,鸡犬升天。而在滨城这个地界,如果你能够和八大家族粘上那么一点点关系,滨城任你为所欲为。

  “李家裁缝铺送来布料八匹!王家铁匠铺送来贺礼三件!敬宾楼送来百年陈酿五十坛…………“随着管家一声声的通报,一份份厚礼送到叶赫那拉家族府邸之中,叶赫那拉正是八大家族之一,家主名为叶赫那拉·伟,说起叶赫那拉家族,曾经也是皇亲国戚,只不过随着朝代的更替,逐渐不理政事,其在朝廷的地位也逐渐被淡化,于是告别官场在滨城自为一方霸主,隐隐有越据八大家族之首的趋势。

  这与家主叶赫那拉·伟一身超群的武艺密不可分,霸王枪的名号谁人不知,谁人不晓,当初一人连战其他七大家族从未有一场败绩。枪指南天,似乎连太阳也为他的霸气,失去了往日的光芒。

  “哎。好好的除夕,又来这一群群溜须拍马的人,真是不愿意看这一幅幅令人恶心的笑脸,我还是去练习我的枪法去吧,嘿嘿,等正月十五的八大家族比武大会,我一定好好打你的屁股,让你总对我凶巴巴的。前几天还让我看你和别的男的一起出去!不知道我会吃醋啊!”

  随脚踢开地上的小石头,这个脸上带着笑容的不是别人,正是叶赫那拉家族的少主,叶赫那拉·凯。虽说年龄只有十四岁,但在年轻一辈也算得上一个一流高手。

  一套扫魔八式已然可以轻松自如地练就四式。于是,在前院客厅人声鼎沸,在后院,一个稚嫩少年舞动着红缨枪,枪锋所过之处,石碎,树断,一杆简单轻巧的红缨枪在他手上如同一只腾飞的蛟龙,勇往直前,无人能挡!

  不知过了多久,叶赫那拉家中的喧闹声渐渐的消散,只有那堆得如同小山的礼品,“老李,忙乎了一晚上了,来,一起吃饺子吧。

  诶,小凯呢?”坐在上座的叶赫那拉·伟,皱着眉头,鼻子下面浓厚的胡茬,眼角下一道长长的刀疤,给人一种不怒自威的感觉,“回老爷,刚才看到少主在后院练习枪法,我这就去叫少主来吃饭。”“李管家,不用叫我了,我这不来了嘛”边走还随意抓起一个饺子,放进了嘴里,也许是因为太忙了,管家老李看着走进来的少主,总觉得哪里不对?但是哪里不对呢?他也说不出来,不过仔细看了几眼,慢慢地释然了。

  然而,当少主进来的时候,叶赫那拉·伟的手紧握了一下椅子旁边的银魄枪,眉头也更加的紧皱了,“没想到这一天还是来到了。”心里面这样想到,嘴上却让李管家等人先行退下,“老李,让下人们都退下吧,院子里,客厅里的下人也都可以去吃饭休息了。”

  “好的,老爷”所有人都离开了院子,只有父子二人,但寂静的夜显得如此诡异,猛然挂起冷冽的风,吹动着树叶呼呼作响,猛然间,叶赫那拉·伟手持银枪用尽全力抛向前方,只见银魄枪化作一道白光,目标不是他人,正是正在吃饺子的叶赫那拉·凯。

  “噗”叶赫那拉·凯的头颅被银枪刺穿。然而,令人惊奇的一幕发生了,叶赫那拉·凯被刺穿了头颅却没有受到任何伤害,似乎早就想到了眼前的情况,叶赫那拉·伟没有一丝惊讶,反而舒展了眉头。

  “你果然来了,当年真后悔没能一枪挑了你,既然,你今日有胆来访,你认为你还能走得了吗?嗯?!魔禅子”“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好一杆霸王枪,你以为你是那些老掉牙的神棍吗?想留下我,即使那些老神棍真的来了,我又有何惧怕!去死吧,还我妹妹的命来!”

  本来稚嫩的孩子面庞变幻成一位俊朗男子,满头的银发,浑身魔气环绕,手呈爪状,看到他的人都有一种不寒而栗的感觉。“取我的性命?先问问我手中的银魄枪答应不答应!”

  接下来,黑暗的夜空中,一道正气凛然的白光和邪气逼人的红光不断地碰撞,巨大的能量波动很快传到了四面八方,按理说这样的波动,其他七大家族早就应该有所感应,但此时其他家族仍旧一派欢庆的场面,丝毫没有觉察位于东方叶赫那拉家族的危难。

  “哈哈,叶赫老鬼,别白费力气了,为了杀你筹备了这么多年,我还会犯当年的错误吗?封神四鬼的结界岂是你能影响得到的。明年的今天就是你的忌日!吃我一爪!”

  这一爪魔气滔天,皎洁的月光也变得污浊,魔禅子不再保留实力,用尽全力的一爪,宁可折损功力也要将叶赫那拉·伟送到阴曹地府。感觉到魔禅子的杀意,叶赫那拉·伟也不再留招,一道枪锋迎向这一爪。

  “嘭”二者一触即分,一方呕吐一口鲜血,另一方嘴角渗出点点血迹,“真是没想到,中了陨神散的毒,还能硬接下来我折损十年功力的全力一击,你可以安心的死去了。”

  “陨神散!”叶赫那拉·伟全身一颤。陨神散,千古剧毒,即使千年修行的神族子弟,食之,必死!这时,叶赫那拉·伟想到了刚刚的场景。“老爷,喝口茶休息一会儿吧。”

  渴的要命的叶赫那拉·伟一口喝光了茶水。“老李,你也歇一会吧,都累了一天了”如果仔细观察你会发现老李的额头,豆大的汗珠顺着脸庞流了下来,如果是平常时候,叶赫那拉·伟一定会有所察觉,“老李啊,看你累的满头大汗,快去休息吧,这些小事让其他人处理就好。”

  慢慢回过神来,叶赫那拉·伟不禁感叹:“真是没想到啊,跟随我这么多年……”“噗”又一口鲜血喷出,叶赫那拉·伟无力的跪倒在地,“我已经没有耐心听你感慨了。你的命是我的了”

  ,看u_正版P章、节上.7酷匠Io网

  接下来,魔禅子闪到叶赫那拉·伟的身前,抓着脖子将其提了起来,无情的眼神注视着叶赫那拉·伟,“去死吧!”一爪捏断了叶赫那拉·伟的脖子,“这个世界不会再有你这个人了,再见了!神灭!”“嘭”暗灰色的火焰慢慢吞噬者叶赫那拉·伟,慢慢地化为灰烬,随风而去。

  “呼呼…哎,这扫魔八式到了第五式怎么就领悟不到了呢?”咕噜咕噜的肚子叫声向叶赫那拉·凯发起了警告,“饿啦,总感觉心里有点不舒服呢,管他呢,估计是饿的,嘿嘿,吃饺子去咯!”就在往厅堂走的路上,一阵玻璃散落的声音,接着救命声,响彻整个府邸,“不好!”

  叶赫那拉·凯快速冲到厅堂,一缕黑光照进他的额头,眼前一黑,他只看见,他自己在不停的杀,不停的杀,无论男女老少都在自己枪下一击毙命,就连孕妇和几个月大的小孩也一枪挑心,没有丝毫犹豫,老李,小黄,护卫队,父亲的徒弟,全都被自己所杀!血流成河,横尸遍野,地上的尸体没有一个是完整的,不是没有了头颅,就是缺失了胳臂…………整个叶赫那拉家族六百七十五口,除了少主叶赫那拉·凯下落不明,其他人无一幸存!

  不知道过了多久,猛然起身,全身被汗水浸湿,看到前方有一个黑色的背影,好奇地问道“好可怕的梦,嗯?这是哪?我怎么会在这?你又是谁??”

  只见前方一人,银发落地,黑色的披风上刻画着一个张开双爪,一只眼睛空洞,一只眼睛睁开的恶魔,嘶哑样子,让人浑身不自在:“梦?你真的以为这是梦吗?这里是你真正的家,我是你现在唯一的家人!你那所谓的父亲已经死了!”

  听到这样的回答,叶赫那拉·凯下意识的向后退了退“不,我不认识你,你说的不是真的,不是真的!我要离开这里。”奈何,平常轻盈的身体,现在异常沉重,翻身下床,重重的摔在地上。“你最好不要离开这里,你要想活着,最好别离开这个房间!”好像没有听见一样,缓缓的站起身,一步一步的向门外走去。“你的一身修为都已被我散去,那些正派武功不适合你,想要成为绝世高手,我等着你来找我!终有一天,你会知道,你是魔!不是人!”叶赫那拉·凯听完,身体猛地一顿,毅然走出门去。

  阳光还是那么明媚,市集还是那么热闹,此时的叶赫那拉·凯再也不是那八大家族之首的少主,披头散发的走在街道上,任谁也不知道他就是至今下落不明的叶赫那拉家族少主,跌跌撞撞的走着“诶,哪来的要饭的,滚!”一脚将叶赫那拉·凯踹到在地。

  “切~也不知道哪来的臭要饭的,敢挡你爷爷我的路”倒在地下的叶赫那拉·凯一句话也没有说,只是撑在地上慢慢地起身,一段对话飘进了他的耳朵。“你知道吗?叶赫那拉家族昨天被灭门了,六百七十五口啊!!”

  “怎么没听说,其他家族族长昨天晚上就已经去调查了,据说是叶赫那拉家族的少主干的!谁能想到啊。”“你也听说了!可不是吗?其他七大家族也认定是叶赫那拉家少主干的,还有人看见他杀完全家,腾空而去呢。哎哟哟,真是隐藏的深啊,偷偷下药,杀父斩兄。这还是人吗?这简直就是魔鬼啊!”听到这,满脸泪水的叶赫那拉·凯在心里嘶吼着:“我究竟是谁?他们说的一定不是真的?我是人!!!我不是魔鬼!!”

  人生两茫茫,我们既是人,也是魔,,多一点人性,少一些魔性,和谐世界便是明亮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