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嘎吱---”

  柳生慌忙的推开木门,屋子里的白色铺垫上坐着一个中年妇人,妇人一手捧着本佛经,一手拨弄着一串佛珠,佛珠应该是妇人经常拨弄的缘故,颜色泛黄,显得光滑如丝。

  妇人见柳生如此慌忙的推门而入,眉头一挑,抬起头,道:“柳生,何事这么慌张?”

  “回禀夫人,少爷回来了!”柳生毕恭毕敬道。

  “少爷?你是说我的玄儿回来了?”妇人不确定的问道。

  “是的夫人,是玄机少爷回来了。”柳生回道。

  妇人确定柳生所讲的,激动的从白色铺垫上站了起来,眼泪在眼眶里打转,抽了抽鼻子,哽咽道:“玄儿现在在那?”

  柳生指了指前院,回道:“少爷,现在在大厅。”

  听完柳生的回答,妇人将佛经丢到小桌上,手紧握着佛珠,匆匆的往前院的大厅走去,只留下了前来汇报的柳生。

  大厅内,白衣男子东摸西摸着从来没见过的好东西,青衣男子看了一眼,也只好摇摇头,端起丫鬟送来的上等碧螺春,小酌了一口,一股热气在青衣男子四周飘荡着,有一种人间仙境的感觉。

  过了一会,大概是白衣男子摸腻了,一屁股坐在红木椅上,拿起小桌上的碧螺春,也不顾形象大口喝起。

  噗呲....

  一口茶水从白衣男子的嘴中吐出,白衣男子连忙用手扇呼着嘴巴,脸颊通红。

  青衣男子见白衣男子的这副模样,噗呲一声,笑出声来,结果自己呛了一下,咳嗽了几声,拍了拍自己的胸口,这才说道:“我说二胖,你现在的模样,我用七个字的词语给你形容咋样!”

  好些了的白衣男子诧异的问道:“什么七个字的词语?”

  青衣男子一脸坏笑道:“死猪不怕开水烫。”

  白衣男子以为有啥好词形容自己,结果用“死猪不怕开水烫”七个字形容自己,刚缓和的脸颊又憋的通红,不在理会青衣男子,随后端起小桌上的碧螺春,学着青衣男子喝茶姿势,自己也小酌剩下的碧螺春。

  青衣男子见白衣男子如此模样,呵呵一笑,吐出一句。

  “俗气....”

  大厅外,妇人早已到了,只不过没有打扰两人的谈话,就想静静的看着几年未见的儿子,自己可怜的儿子应从小病弱身体,被人戏称为病秧子的儿子,如今似乎变化好大,自己有些看不透了。

  就在妇人聚集会神的看着门内时,慢她一步的柳生已经悄悄的来到她的身后,在妇人身边小声说道:“夫人为何不进去。”

  妇人撇头一看,原来是柳生,压低嗓音回道:“玄儿游历这几年,变化之大,如今我都看不透他了。”

  “夫人说的是,少爷这几年变化很大,似乎病弱身体好了许多。”柳生附和道。

  停顿了一下,柳生再次出声说道:“夫人,老奴有一事不知当讲不当讲?”

  妇人一听,眉头微许一皱,道:“有事就说吧!”

  “少爷原先的体质是无法修炼武学的,可如今少爷这次回来,老奴发现少爷居然入境了,但是不知道是何境界了。”柳生没有隐瞒一五一十道。

  “此事不可声张。”妇人叮嘱道。

  柳生点了点头,妇人说完,跨过台阶,走向大厅。

  青衣男子见门外有脚步声,转头一看,愣住了几秒,瞬间眼眶里泪珠在打转,青衣男子尽量的克制住,结果眼泪还是夺眶而出了。

  “娘亲!”

  青衣男子哽咽喊了一声。

  “哎!玄儿!”

  中年妇人与此同时哽咽的应了一声。

  青衣男子大跨步,一把抱住眼前的妇人,搂的很紧,很紧。

  白衣男子见面前的母子抱在一起,自己想到自己从小是孤儿,是老杨头从流民区带回山的,不知道自己亲生父母在何处,自己的眼角也湿润了,最后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豪豪大哭了起来。

  母子俩听到另一个哭声后,先是一愣,转头一看,有些哭笑不得,原来哭声是屋内白衣男子传出来的,白衣男子哭的那真是惊天气泣鬼神啊!

  十分钟后,白衣男子居然还在嚎嚎大哭,依旧惊天气泣鬼神的,青衣男子实在是忍不住了,笑骂道:“二胖,你哭够了没!”

  青衣男子的话一出,白衣男子的哭声突然而止了,抹了抹鼻涕,尴尬的说道:“玄机哥,俺这不是活跃活跃气氛嘛。”

  “有你这样活跃气氛的吗?”听到白衣男子的回答,青衣男子差点没再次笑喷出,白衣男子没有作答,有些憨傻一笑。

  青衣男子指了指白衣男子,对身旁的妇人,开口说道:“娘亲,这位是我的朋友....”

  还没等青衣男子话说完,白衣男子抢先开口说道:“伯母,您叫我二胖就行。”

  妇人则是上前一步,握住白衣男子的胖手,说道:“二胖呐,如果不嫌弃的话,以后就叫我娘亲。”

  f更新最&_快上%酷I匠网gT

  白衣男子一听,又嚎嚎大哭起来,妇人问白衣男子怎么了,白衣男子抽泣道:“娘亲,俺么事,俺就是实在太感动了,俺二胖终于有娘了。”

  听了白衣男子的回答,妇人未干的眼角边又湿润了,一把搂住白衣男子,似乎搂的太紧了,让白衣男子差点喘不过气来,白衣男子咳嗽了几声。

  青衣男子看到自己的娘亲这一举动,满头的黑线,朝着自己的老娘举起了大拇指,自己的老娘太彪悍了,可怜的二胖呐。

  “娘亲,差不多行了,如果我爹看到了,要吃醋了。”青衣男子打岔道。

  妇人松开二胖,回头瞟了一眼青衣男子,说道:“他敢!老娘想抱谁!就抱谁!想抱多久就抱多久!”说着拉着二胖的手,对白衣男子是道:“二胖,娘给你拿几件新衣服,你穿穿看合不合身。”

  此刻,青衣男子心中只有三个字

  “太彪悍!”

  见妇人拉着二胖离去,青衣男子则是走到柳生面前,扯了扯嘴角,开口说道:“城头边的有一家名为清竹酒摊子,有绝迹的紫木,柳伯你安排人去收购回来,我有用。”

  “紫木!!”

  柳生听到紫木二字,心中一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