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龙鹤停留在墨云城头之上,从龙鹤身上下来两人,一人一身青衣,另一人一身白衣,白衣男子背负一柄桃花木剑,青衣男子手持一把檀木扇,白衣男子一身肥膘,整个看起来像一个慈眉善目的“弥勒佛”,而青衣男子与白衣男子身材恰恰相反,青衣男子身材高大,长的那是叫一个眉清目秀,甚至比女子还要漂亮。

  青衣男子突然朝眼前的龙鹤,一声道喝,只见先前还是巨大的龙鹤,转眼间变成一只拳头大小模样,紧接着青衣男子右手指尖打了个响指,那只拳头大小的龙鹤,展开微小的羽翼,朝着青衣男子飞来,落在青衣男子的肩头,一动不动的趴在上面。

  白衣男子看到眼前刚刚发生的一幕,眨巴眨巴嘴,道:“嗞..嗞..,玄机哥,你这坐骑还真不错呐。”

  “瞧你这模样?口水都快流下来了。”青衣男子一脸鄙夷的看着白衣男子有些猥琐的表情。

  白衣男子听了青衣男子的调侃,不以为然,而是嘿嘿一笑,露出雪白的牙齿,眼珠乱转,寻思着想去摸青衣男子的手,到底有啥子神奇之处,却被青衣男子用檀木扇打在了伸出手的手背上,青衣男子盯了一眼白衣男子,没好气说道。

  “二胖呐,你玄机哥我性取向很正常,你手乱摸个啥?找打了不是!”

  刷的一下,白衣男子的脸一下子红的和猴屁股差不多,头一低,尴尬的对青衣男子苦笑道:“玄机哥,瞧你说的,俺二胖不是那样的人,俺只是想看看你这手有啥神奇之处,一个响指就将刚刚巨大的龙鹤瞬间变成拳头大小。”

  青衣男子呵呵一笑,拍了拍面前白衣男子宽厚的肩头,说道:“二胖呐,我这手没啥神奇之处,能得到这一头龙鹤,那只是我的造化好,与龙鹤有机缘罢了。”

  “真的就只是造化好?有机缘?”白衣男子抬起头看着拿面前的男子。

  “真的!”青衣男子点点头。

  一股浓烈的清酒香在城头上弥漫开,白衣男子抽了抽鼻子,抹了抹嘴角流出的口水,对青衣男子问道:“玄机哥,这啥子酒呀!咋这么香呀?”

  青衣男子淡淡的吐出“竹清酒”三字,随后盯着远处的挂着竹清酒三个字的酒摊子,有些愣愣出神,白衣男子没有发现青衣男子这一举动,而是再向青衣男子问道:“竹清酒?名字听起来蛮好的,不知道有没有老杨头的竹筒酒好喝?”

  一听到白衣男子拿竹筒酒与竹清酒比,青衣男子一脸鄙夷的看着他,说道:“瞧你这点出息,今天你玄机哥我就带你尝尝,咱往后呐,别一口一口的竹筒酒叫着,俗气,知道不。”

  白衣男子点点头,咧嘴一笑:“行。”

  两人远靠近酒摊,酒香就越来越浓,令人陶醉,白衣男子再次用力的抽了抽鼻子,忍不住道:“嘿,实在太香了!我受不了!”

  啪.....

  青衣男子一扇子敲在白衣男子的脑门上,骂道:““我说二胖呐,瞧你这德行!真是改不了了!今天管你喝得够。”

  白衣男子摸着脑袋,朝青衣男子憨憨一笑,嗖了一声,迫不及待的往酒摊子跑去。

  青衣男子看着白衣男子远去的背影,无奈摇了摇头,道:“俗气!”

  白衣男子走到酒摊子边,找了一个空桌子,一屁股坐在长凳上,只听长凳中间部分,传来一声咔嚓,随后只听到白衣男子哎哟一声,跌倒在地,灰尘四起。

  酒摊小二见状,连忙上前询问:“这位小爷,您没摔哪吧。”

  “么事,么事。”白衣男子站了起来,拍了拍屁股上的灰尘,朝酒摊小二摆了摆手。

  “么事就好,么事就好。”小二见白衣男子没事,眼角的余光,扫视散落在地上的长凳,心疼道:“小爷,您看这长凳被您坐坏了,您看我们这也是小本生意。”

  白衣男子瞟了一眼地上散架的长凳,略微有些不好意思,说道:“小二哥,你看这长凳得赔多少钱?”

  小二头一回见这么好说话客人,眼珠乱转,道:“小爷,您看这长凳可是上等的紫木,是小的家传的,差不多也有百年历史了,怎么说也要值个二十两银子吧,是不。”

  一听到小二开口就漫天喊价,白衣男子气急的破口大骂道:““卧槽!我说小二哥,你这也太坑我了吧,我看块长凳撑死了就值一两银子而已。”

  小二见白衣男子将紫木长凳说的一文不值,这气就不打一处来,正想开口再说道说道,话到口中就被生生的噎了回去,只见一身青衣,长相俊秀的男子,从自己的口袋中掏出一锭银子丢到桌上。

  青衣男子瞟了一眼小二,道:“这些够了吗?”

  小二见到桌上的银子,咽了咽口水,道:“这位爷,够了,嘿嘿,您请坐,小的这就给您二位上酒去。”

  白衣男子一头雾水看着青衣男子,不解道:“玄机哥,你为什么给他这么多钱,我看这条破凳子不值这个价吧?”

  青衣男子瞟了一眼白衣男子,压低嗓音在背剑年轻男子耳边,小声说道:“你小子懂个屁,这紫木是极为稀少的神木之一,价值可远远不止这一锭银子,这小二不懂行,知道不。”

  “哦哦,原来这破凳子怎么值钱。”白衣男子理解的点点头,随即贴近青衣男子的耳边,小声问道:“玄机哥,这紫木为何称为神木?”

  青衣男子见白衣男子又变成十万个为什么了,无奈的叹息了一声。

  “我说二胖呐,小时候让你多读些古书,你偏不听,现在知道读万卷书行万里路的道理吧。”

  白衣男子憨笑道:“知道了玄机哥,你快给我讲讲紫木吧。”

  “你呀,真是拿你没办法。”青衣男子指着背剑年轻男子的鼻梁,有种恨铁不成钢的意味。

  青衣男子正准备再次开口时,就传来了小二一声:“两位小爷,您二位的竹清酒,请慢用。”

  白衣男子习惯抽了抽鼻子,迫不及待的拿起的竹清酒,大口大口的往嘴里灌,青衣男子见背剑年轻男子的喝样,一脸无奈,说道:“瞧你德行,慢点喝,别呛着。”

  “玄机哥,这酒太好喝了,俺根本停不下来。”白衣男子边喝边吐词不清道。

  青衣男子没有理会白衣男子,自顾自得拿起桌上的酒,喝了起来。

  酒足饭饱后,就在两人准备离开时,隔壁桌坐着四个市井痞子模样的男子小声议论,其中一个满脸胡须的男子对几人,说道:“你们听说没,陈家要和云家联姻了。”

  另一个市井男子附和道:“我也听说了,你们说陈灵儿怎么美的女子居然要嫁给云家云飞那个死肥猪,真是一朵鲜花插在牛粪上了。”

  “光头,你小点声,你还想不想在墨云城待啦?”面脸胡须男子压低声音道。

  “我还听说之前不是陈家和李家联姻的吗?怎么又和云家联姻了?”叼着烟袋的男子问。

  “听说是云家云飞好像已经是聚气三阶境了,李家那个病秧子拿什么和云飞比!”胡须男子回道。

  快要走出酒摊的青衣男子嘴角上扬,嘀咕了一句:“聚气三阶境?呵呵!”说完不在停顿打跨步的朝走远的白衣男子走去。

  白衣男子见青衣男子莫名其妙的笑,挠了挠头问道:“玄机哥,你在笑什么?”

  “刚刚听了一个笑话,一时没忍住。”青衣男子打趣的回了一句,说着抬头看了一眼天色,说道:“时候不早了,咱们赶紧回家吧。”

  见两人走远,酒摊里的四人面面相觑,光头男子似乎想到什么,叫出声来:“我怎么看刚才那个拿扇子的年轻人怎么像李家的李玄机呢?”

  “你眼花了吧,李家那个病秧子可一直在李府躺着呢!”

  “可能是我眼花了。”光头男子挠了挠头道。

  李家府邸外,出现了两个身影,一胖一俊,正是刚刚在酒摊出来的两个年轻男子。

  青衣男子上前一步,敲了一下黑灰色的大门,不一会,只听嘎吱一声,大门被打开,出来了一位身穿灰色长袍的老者,老者满头白发,但步伐矫健,一步跨过木质台阶,探头一看。

  老者看到眼前站着的青衣男子,激动道:“少爷,少爷,你回来了。”

  “柳伯,是我,我回来了。”青衣男子点了点头。

  “回来就好,回来就好,我这就去告诉夫人去。”柳伯边说边往后院急匆匆的跑去。

  \☆酷匠Ki网G正√版b}首发%

  青衣男子见柳伯离去的背影,咧嘴一笑,对身边的白衣男子,说:“二胖,咱进门。”

  “好咧!”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不语玄机说:

新人新作,求收藏,求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