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天阳一边走,一边回看背后的塔丽娜。因为冷锋的描述过于简单,让他对整件事情的状况有些疑惑。他本来就奇怪不知背景的冷锋为何忽然加入团队,更惊愕他带着一个反过来帮助自己的屠龙人。因此,迷影中,他故意将冷锋支开,安排闹腾的甄惜在他身边,一方面为了吵得他不见天日。另一方面,他也好通过这个机会单独接触塔丽娜。

  首先,他考虑的是塔丽娜的出现。从理论上来讲,在独特的自然条件下,人是有可能突然出现到另一个地方。这有点像电视剧里面演的穿越,某人被雷一劈,穿越到清朝。当然,现实生活中人类只可能去到同时期和未来。这就区别自己是通过蓝思而来,而塔丽娜却不需要高科技的助力。虽然这一点可以想通,但奇怪的是塔丽娜为何一直帮助自己,从杰克杀了那个看守的人开始,他就发现在那时的她竟然没有任何的反应。

  而冷锋,他的描述中是在杭州找到塔丽娜的,这又是一件奇怪的事情。因为根据爱因斯坦相对论的原理,位置发生的位移应该在合理范围之类。而从云南到杭州,却隔着千山万水的距离。冷锋只是个调度来的新同事,年纪看起来也和自己差不多,他却得到了连周sir也不知道的信息。如果暂时抛开这点,想想他是不是在说谎,漏洞似乎又太过于明显。如果他是说的真的,那就有一种之前从未见到过的原因。比如塔丽娜在碰触时空裂缝的时候,并不只是穿透了独龙江这的一条裂缝,而是连同穿过了两层或者三层缝隙,因此导致了位置错乱。可是自从他开始学习修补课程,还从来没有看过这种案例,因此这个想法太过于冒险,他也只能用于假设。

  “天阳,你们修补师是干什么的?”

  曹天阳正在思考,背后突然传来塔丽娜的声音,打断了他的思绪。面对这样突然的发问,他微微动了动眉毛,并没有直接回答的打算。

  })酷T)匠N!网y(正版。首M发

  “冷锋是怎么告诉你的?”

  “他说这是一种重要的工作,会利用一些高科技产物来达成目的,所以需要回到裂缝存在的同一时期。”

  “他说的很对。”

  “你能说得清楚点吗?”塔丽娜显然并不满足他现在的回答:“我突然的出现在现代中国,并且很快的融入了新生活。冷锋却找到了我,他把我带了回来,我不知道我能有什么作用,我也不知道你们会把我怎样。”

  曹天阳心中渐渐的明白,原来塔丽娜回来的过程中,也带着一丝不情愿,因此她一直处于弱势地位,反而是她担心害怕。

  “那你为什么要跟他走?”

  “因为我处于危险中。”塔丽娜有些沮丧的搭着眉毛,似乎被勾起了伤心的事,“我起初并不知道那些声音是什么,那些总是在我睡觉的时候,走路的时候,出现的声音。我总觉得有人看着我,直到有一天我看电视,才知道那个可能是被叫做摄像头的东西。”

  “你是说有人监视你?”曹天阳摸着自己的下巴,心想如果真的如此,那说明她的确已经处于危险之中。

  “然后有一天晚上,有一辆汽车差点撞到我。”塔丽娜继续说道:“冷锋来找我的时候,我正在楼道里拼命的跑,我也不知道我在躲避什么,但我知道一定是有人来抓我了。”

  “所以冷锋救了你,因此你跟他走了?”曹天阳问道:“你就这样相信他了,万一他就是那个想抓你的人呢?”

  “啊?”

  “有时候,事情的真相往往是你不敢相信的。你以为危险是那样的,但可能他已经伪装成另一幅模样,悄悄接近你的身边了。”

  看着面前错愕不已的塔丽娜,她的神经显然已经变的十分紧张,曹天阳这才笑了笑,“不过你放心,我们都是好人,不会伤害你。”

  “呼,谢谢。”塔丽娜松了口气,点点头,“我也相信,你们不是坏人,否则也不会给我钱,还给我买衣服。”

  打量一眼面前塔丽娜穿的粉红连衣裙,曹天阳惊愕不已,“这是冷锋给你选的?”

  “嗯。”

  本来就黑的皮肤,配上粉红色,非但没有萝莉的可爱,更没有御姐的性感。这样老套的裙子,简直就是大妈们的广场舞裙。这个冷锋,是没有和女孩谈过恋爱吗?

  曹天阳将刚才的话又捋了一遍——如果塔丽娜是因为没有选择才回来的,那冷锋找到她一定是因为必须,这就说明他是在完成任务。而这个任务和修补时空有关,那么塔丽娜作为其中一个因素,是不允许有变故的。因此现在看来,塔丽娜无论如何都是站在自己这边的,所以他已经没有必要堤防她。

  “好吧,塔丽娜,听你的意思,你并不想回到屠龙寨。”曹天阳问出这些话后有些迟疑,他有一种感觉,如果他继续问下去,似乎会出现一些新的难题也说不定。

  “嗯,是的。”塔丽娜并没有思考,反而直接的回答道:“我是萨侬家族的人,我们先祖死了以后,米拉提家族接任了他酋长的位置。”

  “你的先祖是前酋长?”曹天阳有些惊讶,“既然如此,你的身份不应该是前朝公主一类的吗?”

  “在我们屠龙寨,一切规章制度和身份高低都是酋长说了算,他拥有最高的统治权。我先祖死了以后,我们家族就衰亡了。因为屠龙寨的等级制度十分严格,像我这样的遗族,渐渐的损失了所有地位。到后来,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们会沦落到苟且偷生,或许这就是你们说的胜者为王败者寇吧。”

  “这话怎么说?”

  “我十岁的时候,就被米拉提提任为暗河使者。”

  “什么是暗河使者?”

  “就是暗河清洁工。”塔丽娜闭上眼,神情有些落寞,“一生不能嫁人,因为我要以最纯净的身体,永远守护者暗河。我每天要搬运暗河中的尸体,清理赃物,并饲养一些牲畜。”

  曹天阳忽然有些明白,这有一点类似于中国古代的罪臣之女。她们表面上是继续留在宫中赡老,其实却被罚入了辛者库。或许塔丽娜也一样,一个鲜活的生命,被剥夺子自由,失去了梦想的权利。

  “我在这里受过很多屈辱,这里对我来说,只是噩梦。”塔丽娜的声音轻飘飘的,有些哽咽。曹天阳忽然意识到,或许她经历了很多不足对外人道的事情,或许那几年,她经历的故事并不轻松。

  “如果杰克在这里,他一定会替你抱不平。”曹天阳笑了笑,现在的情况,似乎并不适合太过于严肃的话题。

  “你是说那个金色头发的人?”塔丽娜问道,“他叫什么名字。”

  “Jake。”

  “young!”

  两层声音交替在一起,通道里的两方身影对面而立。曹天阳停下脚步,正对上面对着自己的金发美男。

  “Jake,刚说到你,你就来了。”曹天阳正要走近,就见杰克脸色有些严肃。

  “冷和宝贝儿出事了,我们要赶紧离开。”

  “出了什么事?”

  “我走中间的通道,刚好在路口听到脚步声,很多屠龙人也在那里,我跟着火光追过去的,见他们跑进了一个通道,然后掉进了黑洞。”杰克手舞足蹈的比划着,“他们找到了背包,我们应该快点和他们汇合。”

  “是什么黑洞?”

  “圆的,弯曲向下,像肠子一样。”杰克描述到。

  “糟了,他们掉进了暗河的底层。”一旁的塔丽娜捏住双手,眼神透露出紧张:“暗河是我们寨子最神圣的地方,而暗河底层却是最危险和复杂的地方,那里是死水淤积之地,距离地面有好几层,并且养了一些奇奇怪怪的东西。”

  “什么东西?”曹天阳问到,虽然他知道冷锋的能力不低,但他毕竟带着刚入行的甄惜,“那里有没有可以逃出的生口?”

  “有一条。”塔丽娜说到:“比起其他人,我算是深有体会的了。我知道底层有一条小渠道通向寨子中的一个牛棚,那里去的人不多,而且有一条破旧的木船可以让我们反向进入。”

  “太好了,我们去找他们。”曹天阳拍了拍杰克的肩膀,接着拉着塔丽娜的手往前面跑去。

  黑暗下的屠龙寨渐渐的沸腾了,曹天阳和杰克穿过内圈,正沿着二层和三层的道路往外。寨中住户的灯光慢慢亮了起来,狗吠声也渐渐的此起彼伏。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