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族除了这么大的事,欧阳战龙那还能在议事厅坐的住,从族长主位上站了起来,带领着众长老向着议事厅门口走去。

  “欧阳家族管事的都给我出来,今天我是替李秋月来讨个公道,你们把她的夫君到底怎么样了,是死还是活。”欧阳战龙刚从议事厅出来,就听到有人向他们欧阳家族管事的讨问道。

  欧阳战龙不出来还好,一出来竟听到有个小子像泼妇一般在家族里骂街,气的胡子都快歪了,他倒要看看是谁吃了豹子胆敢在欧阳家族撒野。

  欧阳战龙眼睛随着声音的来远处一看,就见一个十五六岁的少年双手插在腰上,怒气冲冲的朝着议事厅大骂。

  “好大的口气,哪来的野小子敢来我们欧阳家来撒野,活的不耐烦了。”一个老妪模样的老女人一出议事厅就对着白云飞怒斥道。

  “哎呀,我说老奶奶你是更年期到了,还是月经不调啊,怎么一张嘴就让人觉得很不舒服呢。”白云飞冷哼哼的对着上官明月这个老妪气呼呼的说道。

  “臭小子,你找死!!”上官明月被白云飞气的脸都变成了酱紫色,眼睛更是睁的溜圆,提高大嗓门大声发泄道心中的不快。

  上官明月实在是被白云飞气的失去了理智,想她活了这么多年,还从来没有受过今天这种窝囊气。

  忽的上官明月召唤出寒冰剑就要对白云飞动手,上官明月手上的寒冰剑一瞬间就附上了一层薄薄的白霜,在场所有人不由得被寒气打了个冷颤。

  傻子都明白上官明月是动了真怒,要么水属性的灵力能有这么强大的寒意,弄的在场所有人都催动灵力抵抗寒气对身体的袭扰。

  “明月,你给我退下,不得无礼!”欧阳战龙对上官明月劝阻道。

  “战龙,你看这小毛孩说的这是啥话啊,这么不害臊的话都能说出来。哦,我忘了这是李秋月那骚货带来的,肯定也不是什么好东西。”上官明月气呼呼的瞪着白云飞说道。

  上官明月越说越生气,也不看看她是一个什么货色,老脸看起来就像是被霜打了的茄子一般,皱巴巴的很是难看。她与峨眉山的灭绝师太还有的一拼,真是淡萝卜青菜一锅混。

  “秋月你过来一下,这几个月我一直在闭关,对家族发生的事丝毫不知,出关后略知一二,但是你给我说说你今天这是闹的哪一出,竟与外人合伙打伤你的前辈靖宇,你的侄儿熊一,这些都是为了什么?”欧阳战龙对着李秋月斥问道。

  “我不知道我该叫你爹呢,还是称呼您为族长,我来找我夫君有错吗?来了几次都被狠心的拒之门外,我的好侄儿当着凌霄城那么多人的面骂我骚货、婊子,我还有什么颜面立足在凌霄城。可能老天眷顾我母女俩,竟让我遇到了肯帮我出气的小兄弟。当我得知他们有实力帮我时,我什么也不怕了,就再来欧阳家族找一次我的夫君。可我万万没想到,与以往还是一样又遇到了我的好侄儿,还是那般对我又是骂婊子又是骂骚货,我这才一怒之下就让小兄弟将他的腿打折了。”李秋月哭笑不得的轻笑了几声,笑比哭让人听起来还难受,眼泪止不住的顺着脸颊滑下,泪眼摩梭的望天说道。

  “这件事暂且不说,靖宇他又是怎么回事?”欧阳战龙疑惑的继续问道。

  “这糟老头这件事还是由我来说吧!”白云飞用手指着欧阳靖宇,然后冷笑的对着欧阳战龙说道。

  “想必你就是秋月说的小兄弟吧,那你暂且说说情况吧,要是你在这里无理取闹,休怪老朽对你不客气了。”欧阳战龙用一种气势凌人的语气说道。

  “身正不怕影子斜,这个糟老头根本不让秋月回欧阳家,说是只要他还活着休踏进欧阳家族一步,除非从他的尸体上踏过。看着他就要与我动手,无奈我的灵兽为了保护我将他打了个半死,这完全就是一场误会。”白云飞神不慌心不跳对着欧阳战龙说道。

  “好,等我先将他们二人医治医治,如果他们若非你所说,我可是要治你的无理冒犯之罪。”欧阳战龙说完,走到欧阳靖宇与欧阳熊一身边,蹲下身检查起来。

  “哼,老爷子话可别说的太自信。”白云飞冷哼了一声,丝毫不怕把事情闹大的说道。

  “你…”欧阳战龙正帮欧阳靖宇检查伤势,忽听白云飞这小子竟用言语对他挑衅,随即转过头看着白云飞咬着牙说出了个你字。

  “有什么事别怕,别看白云飞只是筑基期的修士,他的天赋要是全部放开的话,就算金丹期的修士也不是没有可能战胜,所以放心吧,找到你的夫君才是我们来的目的。”思嫣趁着欧阳战龙在给欧阳靖宇与欧阳熊一治疗伤势时,急急忙忙来到李秋月的身边,小声在李秋月耳边嘀咕道。

  “我知道,我不会让他们伤害到你们的,欧阳战龙族长他是个很明事理的人,他不会任由家族的一些人乱来的。”李秋月点头肯定的说道。

  欧阳战龙用木属性灵力对欧阳靖宇与欧阳熊一治疗了一番伤势,他二人都缓缓醒转了过来,一看到欧阳战龙再帮他们爷孙俩人疗伤,哭喊着诉说着他们怎样被欺负,欧阳战龙脸色变了再变,转过头看了白云飞一眼。

  “好了,熊一你是不是骂秋月是骚货婊子了。”欧阳战龙装作很慈祥的向向欧阳熊一问道。

  “她本来就是一婊子一骚货,正常人能去百花楼吗?”欧阳熊一看了一眼李秋月,毫不犹豫的向欧阳战龙说道。

  酷√匠网*@永92久…免V!费看-小6Y说S

  “啪!”欧阳熊一本来以为族长是为他撑腰来了,没想到他竟被欧阳战龙弄糊涂了,转过头恶狠狠的瞪着李秋月心想道:秋月啊秋月,谁让她长得太漂亮了,我苦心设计让你进入百花楼,就是等你名声臭了,没人疼了,我再去好好疼疼你的。

  欧阳熊一刚想到这里,令他怎么也不会想到,欧阳战龙族长竟一个巴掌就把他拍飞了出去。

  “战龙你这是干什么,熊一可是我们的孙子啊。”欧阳靖宇对着欧阳战龙咆哮道。

  “靖宇,你看看你把熊一惯成什么样了,竟然设计陷害他的小娘,竟然想对秋月做出乱伦之事,简直连畜生都不如。我宣布从即日起将熊一赶出家族,让他去矿区服役二十年。”欧阳战龙对着欧阳靖宇严肃的斥责道。

  “战龙,虽然你是族长,但你也不能血口喷人啊,竟然帮着外人欺负自家人,我不服。”欧阳靖宇有些想不通欧阳战天能说这种话,情绪异常激动的说道。

  “哦,我忘了告诉诸位,我闭关之时,学会了我们欧阳家族的读心术,熊一这孩子已经触犯了家规,仅凭陷害亲属这一条家规足以将他赶出家门,实施吧。”欧阳战龙面向所有家族长老淡淡说道。

  看到这里,欧阳靖宇快速来到他的孙儿面前,质问起来,看着孙儿亲口承认了此事。

  欧阳靖宇心中一阵绞痛,一口逆血喷了出来,喷了欧阳熊一一脸血水,这老头直接倒地昏死了过去。

  上官明月一慌赶紧上前用灵力帮欧阳靖宇打通着淤塞的筋脉,众长老看着欧阳靖宇竟把孙子惯成了这样,不住的摇着头叹息着。

  “秋月,爹让你受委屈了。”欧阳战龙深吸了一口气,看着李秋月叹息的说道。

  “爹,你别这么说,不怪你,爹,我想见钟南可以吗?”李秋月终于洗刷了冤屈,委屈的哭了一阵,哭完之后又向欧阳战龙说道。

  “你们将钟南关在哪里了?”欧阳战龙转过身看着众位家族长老问道。

  一个个家族长老脸色吓得煞白,他们将钟南关到了地牢,而且还是水牢,一般活人在里面活不过一个月,这可怎么办呢?

  “在…在地牢。”一个黑脸家族长老颤颤巍巍的说道。

  “什么,你们好大的胆子,事情没查清楚还将我儿关入地牢了,等会再和你们算账。”欧阳战龙气的用手指不停的点动着一个个家族长老,脸色很是阴沉的说道。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