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云飞走到大笨狼身边,将大笨狼的抱起,大笨狼没有反抗,白云飞顺利的将大笨狼绑在了后背上,顺着大榕树就爬了下去。

  等到了树下,白云飞将绳索解开,将大笨狼从后背上放了下来,然后对大笨狼说道:“你要是想留在我身边就跟着我,要是想离开,那现在你就离开吧。”

  当说完这句话,大笨狼好似听懂了,就朝着树林的深处奔去了,跑了一半停了下来,回头看了看白云飞“嗷呜”叫了一声,接着头也不回的消失在了树林的深处。

  白云飞看着离去的大笨狼,心中稍稍有点小小的失望,不过他还是尊重笨狼的意愿。

  人是铁,饭是钢,一顿不吃饿的慌,白云飞他又开始了寻找可惜猎杀的兽类,以保饥饿的肚子不再承受煎熬。

  时间飞逝,半年过去了。

  白云飞却一直生活在兽山,成了名副其实的猎人。他每天除了狩猎就是狩猎,一个人有时候孤独的想哭,可是一想到“灾星”这两个字就又咬紧了牙关。他还要勇敢的活下去,他还需要向某些人证明他根本就不是灾星。

  一天,白云飞出去狩猎,经过不断的在山林中搜索,他发现了一只梅花鹿。

  他小心翼翼的潜藏起来,等到梅花鹿与他的距离保持在他的合适攻击范围之内就发起了攻击。

  与以往一样,他非常的幸运,这只梅花鹿也成功的成为了他的猎物。

  可刚要收起猎物梅花鹿时,白云飞眼前白影一晃,地上的梅花鹿突然消失不见,整个人直接傻掉了,看着空空如也的地面愣神。

  “好肥的一只梅花鹿啊,兄弟你能卖给我吗?”

  白云飞忽的听见有人在他背后说话,慌忙转过头一看,发现一个黑衣男子正将梅花鹿拎在手中,还不停的在空中晃荡着,很是让白云飞生气。

  “不卖,我还要烤着吃呢?”看着自己打的梅花鹿,白云飞没做任何考虑的向黑衣男子说道。

  “我也饿了,看你挺会狩猎的,不如你自己再去打一只去,这只梅花鹿就归我了。”黑衣男子拎着梅花鹿不停的往后退,看着白云飞弯起嘴角笑着说道。

  白云飞心说:你饿了你自己去狩猎啊,抢我的猎物算什么本事啊。

  “你还给我,负责我对你不客气了。”白云飞看着远去的黑衣男子冷冷的吼道。

  说完,白云飞抄起手中的木质标枪,追向了抢夺猎物的黑衣男子。

  白云飞被当做奴隶抓住后,可能心性已经锻炼的坚如磐石,内心深处丝毫没有对黑衣男子有怜惜之情,而是非常仇视这个抢他猎物的黑衣男子。

  “嗖——”木质标枪被白云飞对着黑衣男子的后背抛了出去,黑衣男子一惊,赶紧往边上一轱辘,险陷的躲过了白云飞的这一击。

  黑衣男子在躲避的一瞬间发间的木钗一松动,顺势从发丝间滑落而下,黑衣男子的形象转换成了一个女性的尊容,这可让追上来的白云飞彻底惊讶不已。

  “看什么看,再看扣了你的眼珠子。”妙龄少女有些委屈得看着白云飞说道。

  “呃,你是女的啊,难怪我之前就觉得你有点怪怪的,你叫什么啊。”白云飞睁大眼睛诧异的说道。

  “是又怎么样,我叫什么要你管啊?”

  “我才懒得管呢,把猎物还给我,否则我对美女还是不会手软的,你考虑考虑吧。”

  白云飞看着妙龄少女心中竟然连一丝怜惜的波澜,在白云飞眼中她就是个抢人猎物的强盗。

  愣是不问三七二十一,一心想着谁抢了他的猎物就是坏人,做好了战斗准备,看样子预示要抢回属于他的猎物。

  “哎,你难道要对我动手,一点也不懂得怜香惜玉。”

  看着白云飞这架势,妙龄少女知道她今天是碰到了钉子上了,装腔作势的甩了甩手中的梅花鹿,用一种鄙视的眼神看着白云飞。

  “我劝你还是乖乖交出猎物。”

  白云飞心想,我管你是谁,老子是个穷苦出身,没有谁真正关心过他,食物才是他的天他的地。

  而一旁的妙龄少女根本就不吃威胁这一套,又拎着梅花鹿在白云飞面前晃了晃,吐出小舌头,一转身,又朝着兽山最深处而去。

  白云飞满脸一阵错愕,实在不敢相信世间竟有这种奇女子。无奈,他又拎着木质标枪咬了咬牙,朝着妙龄离开的方向追去。

  在白云飞的世界里没有任何感情色彩,人与兽之间要做出选择的话,他会选择兽,因为兽至少没有人那么邪恶。

  “把猎物还给我!”

  妙龄少女使劲全力跑了好久,实在是跑不动了就停了下来,妙龄少女本来以为甩开了白云飞,放下梅花鹿就要开膛破肚,可发现白云飞就像个幽灵一样追了上来。

  “猎物还给你,你可真能追?”妙龄少女一屁股坐在地上,喘着粗气看着白云飞摇头说道。

  “算了吧,梅花鹿你烤着吃吧,给我留点,我先去找个湖泊洗个澡去,你到底叫什么呀!”白云飞气喘吁吁地来到妙龄女子面前看了梅花鹿一眼,叹了一口气说道。

  “我啊,我叫思嫣,你呢?”妙龄少女甜甜一笑说道。

  “白云飞,嘿嘿!”白云飞有点不好意思的说道。

  “从这里往东几分钟就有一个弯月湖,快去快回,等你回来发现我吃光了可别怪我哦!”思嫣用手指着方向笑嘻嘻的说道。

  白云飞转过头往东边看了一眼,对着思嫣点了点头,没多停留,朝着弯月湖飞奔而去。

  更新=最jH快@*上zz酷T匠*(网

  来到弯月湖边,白云飞也没有犹豫,扑通一声,跳进了清可见底的湖水之中,湖水四溅,荡起了一圈圈波纹,美丽极了。

  在湖水中一阵搓搓洗洗,等洗好了上了岸,白云飞还自得的吹起了口哨,看起来实在是有些得意忘形了,然而,他不知道的是危险正悄悄向他靠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