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大有竟然也复活了!

  我从来没有见过赵大有的照片,我并不知道他长啥样。可是既然老九都吓成这德行了,还能有错吗?

  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我觉得自己好像掉进了一个圈套里,可是偏偏又不知道下套的是谁。

  这时,门外的赵大有走了进来,他谨慎的问道:“你们哪来的?在我屋里干啥呢?”

  “你怎么活了?”老九摸着腰间鼓鼓囊囊的东西,两眼直直的盯着赵大有,看样子一言不合就会当场将其击毙。

  赵大有怒道:“你她妈才死了呢!警察就牛逼啊,能私闯民宅啊?”

  我仔细打量了一番赵大有,他个子不高,但是长的很非常壮实,皮肤很黑,穿着一件跨栏背心,下面是一条挺肥大的短裤,都不用远远看去,这么近距离看,也看不出毛病来,就是工人打扮。

  没有任何异常的气息,我可以断定他不是被附身。眼看老九还要说什么,我连忙连拉带拽的给他拖了出去,回头对赵大有陪笑道:“不好意思,查个案子,等你很久都没回来,我们就直接进来了,真是抱歉啊!”

  拽着老九,一路往北面走了挺远,我和老九站在一个停止工作的塔吊下面,他又点了根烟,环顾了下四周,揉着额头问道:“那家伙真是人?”

  “恩,我没有在他身上看到别的东西。”从他兜里把烟掏出来,自己给自己点了一根。

  “这特码的!”老九表情纠结的一拳击在了塔吊的硬铁皮上,然后使劲挠着自己的头发:“现在完全没有头绪了!这案子怎么查啊,尸体在,人也在,这特码没法解释啊!”

  我脑中忽然闪现一道灵光,跟他说:“你这有第二个遇害者的照片吗?”

  老九停止了挠头,两眼盯着我:“你是担心刘芳云也……?”

  “恩。”我点点头。

  “我打电话让他们发过来。”老九说道,然后给队里挂了个电话。

  不一会,图片传来了,我凑过去瞅了瞅,心里顿时“咯噔”一下。

  老九还在旁边嘀咕:“现在还没有发现刘芳云的踪迹,不过根据佐成和赵大有复活后的情况来推断,这个刘芳云复活的话最大可能应该是回家,我们去……”

  我打断他,道:“不,她没回家。”

  “恩?”老九愣了愣。

  我弹了弹烟灰,说:“她现在就在我的旅店,并且,她身上有东西。”

  “什么?”老九吓了一跳:“她……她什么时候去的你旅店?”

  “早上。佐成和赵大有,很可能也是很早就复活了。这样,我现在得立刻赶回去,等我消息。”我心思急转,快速的说道。

  “好,我开车送你吧!”

  我瞅了瞅远处那辆警车,摇摇头:“拉倒吧,不习惯。”

  下午五点半,夕阳西下,炎热气息淡化了不少。

  出租车停在平安旅店门口,我给钱下车,进了旅店。将我摆在前台“客房已满”的小牌子给放倒了,然后找出来202的备用钥匙,哼着小曲就上了楼梯。

  我这旅店隔音做的不好,刚上了二楼过道,两边房里各种声音交相辉映,什么电视声、吵架声、聊天声和啪啪啪声音什么的,非常热闹。轻轻的走了不远,202门口,我站在门前踌躇了下,不管刘芳云是什么情况,毕竟首先她是个女性,我就这么进去好像有点不太合适。

  正在我犹豫的时候,隐约听到门里有人在唱歌,我耳朵往门上凑了凑,是刘芳云的声音,她唱歌还挺在调上的。

  “相信你还在这里,从不曾离去。”

  “我的爱像天使守护你。”

  “若生命直到这里,从此没有我。”

  “我会找个天使替我去爱你。”

  “……”

  是多年前流行的一首歌,叫《天使的翅膀》,记得以前我也哼哼过一段时间,但是没有刘芳云唱的这么好。

  是的,她唱的真挺好听的,我听的都入迷了,眼前浮现起一段段凄美的爱情故事,正在这时,门开了。

  偷听并没有什么,哪怕偷听的入了迷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但是就这样硬生生的被发现,这就有点尴尬了。

  我还保持着侧着耳朵趴在门旁听歌的姿势呢,结果这门就开了,然后我一转头,就看到了刘芳云似笑非笑的看着我。

  “恩……唱的挺好。”我尴尬的不行,急忙找了个话题。

  “进来吧。”

  刘芳云笑了笑,很正常的笑容,面部没有扭曲的超出物理定律,也没有包含什么恐怖的神色,但是,这笑容却让我觉得有一丝诡异。

  屋里,刘芳云坐在床上,依然是用那种似笑非笑的模样盯着我,而我则倚靠在窗台,扫量着这间房。

  阴气森森!

  这房里的阴气浓郁到都快化成实质了,我很少见到有这么浓郁的阴气,不由得皱了皱眉,谨慎的盯着刘芳云。

  这时,我才发现已经41岁的她保养的很不错,看样子也就二十多岁,面容算不上多么惊为天人,但是挺耐看的,当然,她多好看我都没兴趣,我是在看她身上的东西。

  一个披头散发的女鬼,大半个身子融入到了刘芳云的身体中,只留了一个脑袋和两只手在外面,女鬼双手环抱着刘芳云的肩膀,脸部则看着我,她的脸并不狰狞,但是眼睛却是红彤彤的,很骇人,这是一只怨气极大的鬼。

  “抽烟吗?”刘芳云忽然掏出一包烟,自己取了一支点上,递给我一支。

  吐出一口烟雾,我瞅瞅她背上的女鬼头,看着刘芳云,说道:“你应该要说点什么。”

  “说什么呢?”刘芳云晃了晃头,轻轻咬了咬嘴唇,苦笑道:“事到如今,我还能说什么呢?”

  她背上的那个女鬼眼睛亮了一下,血红色的眼睛直勾勾的盯着我,似乎浮现起了一丝诡笑。

  我皱了皱眉,跟刘芳云说道:“我觉得我有必要跟你说一件事情,你不要害怕,你背上有……”

  “有一只女鬼。”还没等我说完,刘芳云就接过了话头:“已经快要完全融入到我的身体里了。”

  我愕然,许久,才惊道:“原来你知道。”

  她竟然知道她的背上有个女鬼?但是看她的模样,似乎并不是很害怕,甚至是连一点害怕的神色都没有。难道这是个有故事的女人?

  正常人谁知道自己背上天天背个恐怖的女鬼能如此蛋定,恐怕早都疯疯癫癫了。

  刘芳云叹息了一口气,苦笑道:“是我们,欠她的。”

  是我们,欠她的?除了她还有别人?她们做过什么事情,她又是谁?

  我连忙抓住她这句话问道:“你们做了什么?”

  谁知道她并没有回答我的问题,而是眯着眼看了看我,说道:“你似乎很好奇。”

  酷匠{网G正版g首发MH

  这个声音虽然是从刘芳云口中发出的,但是异常尖锐刺耳。这声音,有点耳熟。

  她身体里,还有一个鬼!就是那个厉鬼!

  我一个激灵,瞬间跳出两步,同时飞快的在手心画了个“镇”字,紧盯着“她”喝道:“你特么到底是谁?”

  同时,心里却万般惊恐,惊恐的不是她身体里竟然还隐藏着一只鬼,而是,我竟然没有看破她身体里还有一只鬼!

  我的天眼没有看破鬼魂,这才是我惊恐的原因!

  忽然,我想起了佐成和赵大有,他们是不是也被附身了?只是我没有看破?

  不,不应该!即使隐藏的再好,也会阴气缠身,可是从赵大有身上,我的确没有感受到一丁点的阴气。

  到底是怎么回事!?

  去他妹的,我在这寻思啥呢?管那么多干什么,先把这个鬼搞定再说!

  一把扯过床上的薄被,两手用力一撕,“咔嚓”一声,死开了一个大口子,伸手往里面掏了一把,扬手就朝“她”身上扔了过去。

  “刘芳云”本来还诡笑着看着我,当我从撕开的薄被里掏出一大把符咒扔向“她”的时候,“她”的笑声戛然而止,身形急如箭矢般窜了起来,却还是慢了一点,有四五张符打在了“她”的身上。

  她的身体顿时栽倒在床上,一阵抽搐,鬼叫声险些把我耳膜震破。

  卧槽!这是我的旅店,麻蛋你这么叫我还怎么做生意?

  我一下扑在她身上,伸出手捂住了“她”的嘴,却不想一不小心将“她”背上的那个女鬼脑袋给压扁了,我连忙喊道:“抱歉抱歉,纯属失误!”忽然,刘芳云一下将我的手给咬住了,咬的异常凶悍用力,我毫不怀疑下一秒就能将我手指给咬断。

  当机立断,扬起另一只手,手心里,浮现一朵紫色小花,花朵栩栩如生,流光溢彩。

  “百鬼当诛,深渊广寒。孽业滔天,往生不遣。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斩!”

  “你……你是……”咬着我的手指的“刘芳云”听到我念叨的符咒,立刻剧烈的挣扎起来,嘴里含糊不清的说着什么。

  一掌轰在“刘芳云”的背部,伴随着一声歇斯底里的惨叫,这一掌将她推出去翻滚到了床尾,我生怕再出变故,看见“她”滚过去了,我也跟着滚了过去,一翻身就压在了“她”身上,谨慎的盯着“她”。

  “她”眼睛闭着,气息还算稳定,我丝毫不敢大意,一只手按着“她”,另一只手扬起,只要有丁点不对劲,我就一个巴掌下去。

  半晌,“她”眼皮跳了跳,缓缓的睁开了眼睛。

  看到她的眼睛,我松了口气,这回是真的刘芳云。

  她眨了眨眼睛,瞅瞅我,又微微抬起头看了看我按在她身上的手,她忽然妩媚的笑了笑,给了我一个极其勾人的眼神。

  我吓得一哆嗦!卧槽,大婶,你都一把年纪了,用不用这样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