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章 推开门,看见他

  破烂木门关上的声音非常大,在寂静的屋里显得尤为突兀。

  老九“嗷”一声跳了起来,我连忙将他按回去,低声道:“别吵吵,惊走了它咱们就前功尽弃了。”

  老九心有余悸的点了点头。

  这时,阴气更盛,木桌上的纸人蓦地立了起来,接着便开始做出跳动的姿势,但是下面的拘魂码将它牢牢的锁住,它挣扎了半天,徒劳无功,纸人迅速的像是掉进了血池子里般,红彤彤的,很是诡异。

  老九小心翼翼的趴在我耳边,低声道:“它好像生气了。”

  “啪!”

  我狠狠的拍了一下木桌,喝道:“亡魂何在!?”

  老九被我吓得又是一激灵,怒道:“艹,你别一惊一乍的行不行!?”

  麻蛋,手心好疼啊,可能都拍肿了,但是这种时候可不能弱了气势,我强忍着手心的疼痛,眯着眼看着立起来左右摇晃浑身血染的纸人,道:“说话!”

  那纸人将脑袋转向我,明知他没有五官,但是我却深深的感受到一双眼睛在盯着我。

  这双眼睛,邪恶、残暴。

  空气中的温度将至极点,房中唯一的小窗上的塑料布“哗啦啦”的作响,诡异的气氛弥漫了整个空间。

  忽然,纸人不再动,但是头依然是朝着我这面,一个不男不女非常刺耳的声音,放佛从地狱深处传出来——“Wearepursuingallwillbegone!”

  这声音真是诡异的不行,我浑身都起了一层鸡皮疙瘩,转头看了看老九,这货更不堪,抱着床铺立柱,惊恐的看着我这边。

  “它说的什么玩意?”我问老九。

  老九深吸了几口气,平静了一下恐惧的心情,低声道:“是英文,我们追求的都终将逝去。”

  英文?我有点蒙圈了,惊讶的问道:“赵大有还会说英语?”

  “应该不懂,我们查过,他小学只上到三年级。”

  酷(匠@网首~Q发《

  我蓦然站起身,直盯着木桌上的纸人,它在笑,诡异的笑声放佛穿过了我的皮肤、肌肉、骨骼、内脏,直接进入到了心底最深处,令恐惧感从内心最深处升起,然后透过内脏、骨骼、肌肉、皮肤,终和这房间的诡异气息融合在一起,那恐惧感,就像是无数的虫子在撕咬着自己,密密麻麻的虫子,将我覆盖的密不透风,甩掉一些,踩死,更多的爬上来,如跗骨之蛆。

  是那个厉鬼!不然不会光笑声就有如此大的怨气和执念!

  硬生生从恐惧状态逃了出来,再看那纸人,似乎仰着头,在嘲笑,笑声依旧,并且怨气越来越浓密,侧眼看了看老九,已经蜷缩着身子倒在床上,瑟瑟发抖。

  “四方魂魄,五脏玄冥。青龙白虎,队仗纷纭。朱雀玄武,侍卫身形。急急如律令,镇!”

  咬破了嘴唇,一口血伴随着净身神咒喷在老九身上,后者一个激灵,瑟瑟发抖的身体渐渐消止,吭哧瘪度的支撑着爬起来,转过头喘着粗气说道:“这个家伙够狠,你当心。”

  我刚要说话,就听到纸人停止了笑声,幽幽的说道:“有两下子。”

  “你到底是谁?”我皱着眉,全身紧绷着,道:“有什么怨气遗憾你可以说出来,平添杀孽你还想轮回吗?”

  “轮回?”纸人颤动了几下,蓦然又是一阵诡异的笑声,我抬起手刚想画符,便听它止住笑声,道:“别闹了,小阴阳师,我做什么你最好别管,不然下场会很惨。”

  “那你告诉我,你生前和赵大有、刘芳云、佐成有什么纠葛?”我上前一步,喝道。

  纸人半天没有动静,空气中的阴冷气息渐渐消散,我一怔,它走了?

  蓦然,一个声音仿佛响彻在耳边:“这,只是开始。”

  我的耳力何等聪慧,它的位置我瞬间判断清楚,双手快速挥动,接着一掌朝正北方挥出,同时口中喝道:“左扶六甲,右卫六丁。前有黄神,后有越章,天师——诛字令!”

  一道金色光芒从我手心激射而出,转瞬即逝,却听到一声惨烈至极的痛呼,这惨呼声音比刚才的笑声尖锐诡异许多,令我都有点胆战心惊。

  “你够狠!”

  那声音嘶吼着,像是要把我碎尸万段的样子。

  “既然谈不拢,那当然就打了,难不成还请客吃饭?”我撇撇嘴。

  “且让你嚣张一段时间,等我魂魄合一,定将你剁成饺子馅!”声音渐渐远去,木桌上的纸人也轻轻的落下,它走了。

  我心里顿时一沉,它说的没错,现在只是一缕残魂,它就完全可以和我打个平手,若是魂魄合一,我肯定不是对手,真有可能被它剁成饺子馅,那这天下必将生灵涂炭,哎!

  当然了,天下生灵涂炭管我什么事,我现在担心的只是我的小旅店,不知道那个少妇要搞出什么幺蛾子。

  老九走到我身边,叹道:“我们好像惹了个了不起的家伙。”

  “至少通过招魂,我确定了两件事情,”我沉吟了下,说道:“第一,它现在很弱。第二,还会有人死。”

  “哎!”老九又是一声长叹:“我们现在怎么办?”

  我瞅瞅他:“你是警察,保护人民群众生命财产安全是你的职责,老拽着我干什么?”

  “可是,这种灵异案件,我们……”老九有些为难的看着我。

  我拍了拍他的肩膀,深深的看着他,缓缓的说:“老九,咱们十多年的交情了,听我一句,这个案子交给别人,你别跟了。”

  “你说这人吧,也奇怪,”老九自嘲的笑了笑:“以前上学时候,我是出了名的坏啊,但是这警服穿久了,我就觉着我竟然特么升华了,整个人都变了,天天是忧国忧民啊,你别笑,真的,自打穿上这警服,我就从来没为自己想过,就说这案子,推给别人,让别人送死去?我真是下不去那个狠心呐!明明知道凶手是谁,但是抓不住,你知道这种心情吗?赵大有的女儿,才六岁,六岁呀!可机灵个姑娘了,她还等她爸爸接她回家呢,可是他爸爸已经没办法接她了……”说着,老九的眼眶有点红。

  我哑然的看着他,我从未见过他这种模样,一时间竟然有点被他感动了,拍了拍他的肩膀,我说:“是的,可怜的人,这世上每天都有太多,我很同情,但有时候同情无济于事,你不是救世主,我也不是。冥冥之中,有因果循环,我知道你听不懂,不过,我是真的不想看你变成饺子馅。”

  老九揉了揉眼睛,从兜里掏出烟,递给我一根,点着火,我俩吸着烟,就看他抬起头刚要开口,忽然他的手机铃声响起来,他接听,然后脸色就变得很怪异,喝道:“你特么是不是喝大了?”

  那边说了句什么,然后就听到老九问道:“那尸体呢?”

  没有讲几句,挂了电话,老九直勾勾的盯着我,看的我心里有点发毛,道:“什么情况?”

  “佐成去公司上班了,吓晕了不少人。”

  “哦,”我随口答应了一句,忽然觉得有点不对劲,瞪大眼睛道:“谁?”

  “佐成,”老九咬了咬嘴唇,抬头纹挤压的更深,强调道:“你没听错,就是第三个死者,被剁成饺子馅的佐成,他回公司上班了。”

  一瞬间,我的大脑有些空白,身体打了个晃,半天才稳住,张了张嘴,发出的了一个怪异的音色,自己被吓了一跳,干咳了几声,道:“诈尸的话,我还没见过被剁成馅的还能诈尸。”

  “尸体还在医院,三具都在。”

  我感觉我的大脑有些不够用了,半天没返过劲来,有点茫然的狠狠吸了一口烟,吐出的烟雾喷了老九一脸,给他呛的胆囊差点咳出来。

  这叫怎么回事啊!被碎尸的人,居然好好的跑去上班了,尸体还在医院,太诡异了!我经历了无数诡异、恐怖的事件,但是没有一次比这更诡异更悬疑的了。

  “是不是死者不是佐成?”我抱着侥幸心理问道。

  “不可能。”老九摇摇头:“你以为法医检测是儿戏吗?再说多方面证据也能证明,死者就是佐成。”顿了顿,他拽着我往外走:“外面去说,这里太闷了。”

  跟着他走到门口,他轻轻的推开门,阳光耀眼,我俩的眼睛都眯了起来。

  一个人站在门外,他的手拉着门把手,看样子刚巧他想进我们想出,碰了个正着。

  他背对着阳光,而我和老九正对着阳光,一时间没看清对面人的样子,老九“咦”了一声,我感觉他的身体哆嗦了一下,接着他揉了揉眼睛,再次看了门外的人一眼,立刻吓的连退数步,踉踉跄跄的险些跌倒,他伸着手指,指着门外的人,脸色难看至极的颤抖着舌头说道:“你……你……”

  我一个箭步窜过去将他扶住,问道:“怎么了?”

  “他……他是赵大有!”

  他话音刚落,我的身体也下意识的颤抖了下。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