招魂,顾名思义,就是将亡者的魂魄召唤来,也称拘魂。

  现在时间是下午两点多,烈日当头,炙热的气息烘烤着大地,也烘烤着工地上的每个角落,每个工人。

  老九和两个刑警带着我来到了工地后方的一排低矮的简陋宿舍跟前,倒数第二间,老九停在门前,朝我呶呶嘴:“这就是赵大有的宿舍。”

  我推开吱吱作响的破烂木门,走了进去,老九也跟着进来,两个刑警留在了门外。

  里面面积很小,左右各有一张双层铺,除了左面下铺非常干净以外,其它的都堆放着各种杂物,极其凌乱。两张床铺的中间床头位置,还放着一张破烂不堪的木桌。

  屋里非常阴暗,还有一股潮湿和发霉混合的味道,进了这屋里,和外面截然两个不同的世界,老九缩了缩脖子,在我后面小声的说:“没什么问题吧?我怎么感觉凉飕飕的。”

  我回头瞅了瞅,门是全封闭的木门,只有门旁左上角有一扇小小的窗子,玻璃不知道什么原因坏掉了,被人用塑料布给订了起来,塑料布看样子挺有厚度的,光线能透进来的很少。

  整个屋子给人一种沉闷、窒息的感觉,这感觉让人非常不舒服。

  听到老九说的,我笑了笑,道:“好歹你是个人民警察,本身就有令妖魔鬼怪战栗的气息,放心,一般秽物不敢招惹你的,别害怕的跟兔子似的。”

  老九苦笑道:“我倒不是害怕,就是觉得浑身不舒服。”

  走到左面下铺,我看了看干净整洁的床位,问道:“这就是赵大有的床位吧?”

  “恩,”老九点点头:“衣服杂物什么的,现在都在侦查科。”

  我抬头看了看天花板,正确来说,这房子没有天花板,房梁是三根大木头,木头上面铺着整齐的木板。又转头,再次打量了一番那扇小窗,我缓缓的说道:“你说你觉得不舒服,是吧?”

  “恩,也说不出来是一种什么感觉,反正就是不得劲。”

  我摸着床铺的立柱,说道:“正常建筑物都是坐北朝南,因为中国受地球经纬度影响,北属阴、南属阳,这样的房子采光足,每天阳光都能将阴气清扫一遍,因此阴气聚不起来。”我轻轻的走到那扇小窗跟前,继续说:“这排房子恰恰相反,坐南朝北,阳气进不来,阴气出不去,再加上此处在周围建筑群中地势最低,这就是俗话说的‘聚阴之地’,养小鬼用的,不能住人,不然三灾八难逃不过。”

  老九怔了怔,楠楠道:“我说怎么不得劲呢,不过这里住了很多工人啊,除了赵大有,其他人都挺好的啊!”

  “建筑工人整天风吹日晒,本身阳气就很足,又是这么多人住在一起,完全暂时压的在此处阴气。”我抬动脚步,朝门口走去,老九遂跟在我身后,我又补充道:“不过也只是暂时,这个暂时可能是一年、也可能是两年、五年,但是这些工人阳气有限,这里的阴气却是越聚越多的,总会有出大事的那天。”

  “回头我联系下工地负责人。”见事情这么严重,老九皱了皱眉,有些心事重重的。

  那些事跟我无关,我也懒得去理,每天世界上都会发生很多不幸,我又不是救世主,没能力也没有责任圣母心泛滥。推开门,阳光洒落在我的身上,顿时一阵舒畅。

  “到赵大有遇害的厕所去看看。”我瞅瞅天上刺目的阳光,对老九说。忽然,眼角瞥过了门框旁,似乎个奇怪的东西。

  。酷匠◎|网y{唯一ZT正◇版!…,其z他●都7是w盗‘◇版

  我停住,然后蹲下身,一眼不眨的盯着这个东西。

  这是一只海星,很小很小的海星,色彩很艳丽,跟活着时几乎没有两样,栩栩如生的。

  “海星?”老九也蹲下身,疑惑的说道。

  “很显然。”我说,然后转头问他:“这里应该不产这个东西?”

  “很显然,”老九点点头:“不过,渤海那边可能有。但是,这东西一般都是小孩子玩的,没理由一个工地出现这个。”

  “他有个女儿。”我提醒道,随后好奇的问:“对了,他女儿现在怎么样了?”

  老九叹了口气:“在她大姨家呢,孩子挺可怜的。”站起身,他对身后的两个刑警说道:“把这个海星收起来。”

  然后领着我,来到了赵大有遇害的厕所。

  这厕所离宿舍还挺远的,走了能有三四分钟,才远远的看到一间破烂的用铁皮围起来的建筑。

  “这就是了。”老九指着那个铁皮小房说道。

  我捂着鼻子,点点头:“知道,闻到味了。”

  来到厕所旁,那股浓烈的气味,差点把我给熏死过去,强忍着呕吐感冲进去,转身又冲了出来,胃里一阵翻腾。

  “还好吧?”老九跑到我跟前,轻轻的敲着我的背部。

  我干呕了几下,没吐出来什么,脸色不太好,说道:“东西呢?”

  老九从口袋里掏出一个塑料袋,里面装着一些石灰粉状的东西,递给我,好奇的问道:“这东西是什么啊?问了你一路都不说。”

  “骨灰。”我直起身,拍了拍还有点难受的胃部,说道。

  老九拿着塑料袋的手顿时停住了,脸色变的很难看,惊道:“骨……骨灰?谁的?”

  一把从他手里夺过盛着骨灰的塑料袋,我也惊道:“我哪知道是谁的!”

  “你……”老九往后退了两步,咽了口口水,战栗着说道:“你不会是从殡仪馆偷的吧?”

  “……”我瞪了他一眼,没好气的说道:“这是黄鼬,也就是俗称的黄皮子的骨灰,麻蛋,你以为是人的骨灰呢?你这大警察一天天的是不是太神经了?”

  老九长出了一口气:“早说啊,这给我吓得。”顿了顿,又问道:“这玩意干什么用?”

  烈日当空,酷暑炎炎,有淡淡的微风,连风吹过来,都是热浪滚滚的。我纠结的看着老九,道:“你不热吗?”

  “热啊!”老九无奈的说道:“我后背都湿透了。”

  我更无奈,道:“你也知道热啊?这太阳这么大,连咱们人都受不了,何况鬼魂啊!我再牛逼也不可能在这种场合下招来魂啊!”

  “也是,也是。”老九有点尴尬的笑着,眼睛瞄着我手里的黄皮子骨灰,道:“这东西?”

  “黄皮子本身属阴,年长的通灵,有甚者可以修仙得道,黄皮子的故事很多,我赶时间就不和你说了,”我捂着鼻子再度走到厕所旁,强忍着呕吐感将塑料袋打开,轻轻的将骨灰洒出些许,边洒我边往后退,骨灰成一条细线,随着我的脚步渐走渐远。

  远离了厕所,我对一直在我身旁走来走去的老九道:“日常生活中其实有不少东西可以招魂的,比如没开光的佛像、死人穿过的衣服、三年以上不见光的镜子、老照片、海报、古画等等,这些东西都有一定的招魂作用,再就是中空之物,比如骨灰坛、棺材。其实还有比中空之物更讨鬼魂喜欢的东西,那就是骨灰。”

  黄皮子骨灰从塑料袋里宛若细沙般倘漾而出,我接着说道:“人的骨灰是最容易招魂的,虽然人骨灰属阳,但鬼魂就是喜欢人骨灰,可能是出于原始的冲动,类似于飞蛾扑火。不过赵大有新魂,更不知道被那个厉鬼给折磨的还剩了几丝魂魄,用人骨灰的话,赵大有的魂魄会被骨灰腐蚀掉。”

  老九竖起了个大拇指,道:“不愧是大名鼎鼎的阴阳师,懂的真多啊!”

  我无语,道:“这是基本常识。”

  好在这次带的黄皮子骨灰不少,一路洒到了赵大有的那间阴暗的宿舍里面。

  坐在赵大有的床上,我从兜里掏出一张车票,撕了几下,撕成了一个人形,放在了木桌上,然后我跟老九说:“这个车票给报不啊?”

  “额……”老九有点无言以对。

  “手给我。”我说。

  老九不明所以的伸出手,我瞅瞅,道:“左手。”

  “哦。”老九傻乎乎的把左手伸到我眼前,我一把抓住,照着他的中指就是狠狠一口咬了下去。

  “哎呀我操!”老九疼的一下抽回了手,蹦了起来,怒道:“你特么疯了?”

  我站起身,抓过他的手,道:“我要用中指血写个拘魂码。”

  “擦,那你咬自己手啊!”老九怒道,但还是任由我拉着他的手伸到了木桌上,我踌躇了半天,没有动静,老九问道:“怎么了?你不会是忘了拘魂码怎么写了吧?你可别闹啊,那玩意我都差不多会写了。”

  “不是,”我摇了摇头:“忽然间肚子有点疼,现在好多了。还有,我的中指血写不了拘魂码。”

  说完,抓着他的左手中指,在木桌桌面上刷刷的开始写写画画,老九疼的嗷嗷直叫:“你妹,轻点!疼!卧槽!”

  不多时,一章拘魂码鲜血淋漓的印在了桌上——“天圆地方,律令九章。吾今下笔,为筹善亡。荡荡游魂,何处留存。荒郊野外,庙宇山林。山神五道,河陆神仙。当庄土地,送于家门。家宅灶君,寄予它身。吾奉: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敕!”

  老九抽回了手,表情痛苦的捂着手,道:“不用写上赵大有的乳名啥的?”

  我奇怪的看了他一眼:“那我洒黄皮子骨灰是奔着好玩?”

  “好吧,反正这东西你肯定是大师,”老九苦笑道,随后瞅瞅敞开一条缝的木门,道:“完事了?”

  “还差一点。”

  我说完,拿起了木桌上的用车票撕成的纸人,拍在了写好的拘魂码中间位置,同时口中轻喝道:“赦!”

  然后坐在了床上,盯着那个纸人。

  一分钟,两分钟,五分钟……

  “失败了?”老九打破沉寂,开口道。

  我眯起眼,轻笑道:“来了!”

  蓦然间!

  一股阴冷的气息笼罩在房间内,屋里的温度似乎瞬间下降了好几度,我目不转睛的盯着桌上的纸人,而老九则一哆嗦,骂道:“擦,气势还挺足的。”

  “咯吱——”

  破旧的木门忽然间自己敞开了一些,而后“砰”的一声,重重的被关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