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章 诡异的碎尸案

  廊坊市某个小镇里,平安旅店。

  旅店很小,只有两层,不到三十个房间,环境也并不优雅,甚至有点脏乱差,按理说这样的破旅店,应该没人愿意来住,但是恰恰相反的是,这里基本天天爆满。

  我站在旅店门口,看了看大门上肉眼看不出来的“生意兴隆符”,哼着小曲,摇摇晃晃的走了进去。

  “高哥。”

  一进来,柜台后面的小妹妹就露出甜美的笑容,朝我说道。

  “恩,”我趴在柜台上,问道:“今天怎么样啊?”

  “人挺多的,就剩下两间房了,现在才上午,不用等晚上,过一会估计就满员了。”小妹妹用崇拜的眸光看着我。可能她很惊讶,这么个破旅店,竟然被我不知道用了什么手段,搞得天天爆满,实在是奇迹。

  是的,我叫高飞,这家平安旅店,就是我开的。

  看了看我唯一的员工小妹妹,我点了点头:“不错不错,那啥,时间差不多了,早点回去吧,这里交给我吧。”

  “恩恩!”

  小妹妹如释重负,飞一般的离开了。

  坐在柜台里,我有点百无聊赖的玩起了斗地主,连输了十多把,给我气的都想把电脑砸了,正在这时,来了一个客人。

  “还有房吗?”

  是个挺优美的女性声音,我把游戏关了,转过身一看,柜台前站着一个三十来岁的少妇,长的挺有味道的,曲线不错。

  是我喜欢的类型,不过看她的脸色……我眯了眯眼睛,没有当场点破,道:“有。”

  “哦,开一间,多少钱?”她说着话,翻开钱包把身份证递给我。

  我瞅了瞅,笑道:“我这小旅店不用身份证,一宿五十,押金十块。”

  “恩。”递给我一百的,我找完钱,把钥匙给她了,说道:“二楼202,电视遥控器有点问题,你直接用手动的吧。”

  这个女人没说什么,木然的接过钱和钥匙,木然的朝楼上走去。

  我看着她的背影,摇了摇头,哎,又是一个被迷了心窍的可怜人,恐怕今晚要出事,当然,我绝不会允许她在我的旅店出事,看了看时间,还早。

  又开始无聊了,我找了个私服进去玩,砍了半天怪,遇到个抢怪的,我二话不说就把他干了,没想到这逼回头就充钱了,搞了一身极品,这把我给虐的,没法玩了,我关掉网页,泡了杯茶,正在这时,我的手机响了起来。

  一看来电显示,我愣了愣,这个货,莫不是遇到什么棘手的事情了吧?每次给我打电话准没好事,我连犹豫都没犹豫,抬手就给挂了。

  但是这货还很执着,我刚挂掉,又打了过来。

  再挂,又打过来。

  接着挂。

  又打了过来,我再挂……擦,不小心按到接听了,接了电话再挂就有点太伤人了,没办法,我只好将电话贴在耳边。

  那边声音似乎很焦急:“高飞,出事了!”

  我没好气的说:“老九,你哪次给我打电话没出事?”

  老九是我的小学同学、中学同学、大学……额,我没考上大学,我俩关系非常不错,当时我三分之差落榜,这个货却一路高歌,后来分配到了保定某刑警队,现在混到队长了。

  他真名叫什么我已经记不得了,从小学认识开始就叫他老九,后来渐渐的,他自己恐怕都忘了自己的真名了。前面提到说他给我打电话总没好事,就在于这个家伙一遇到扑朔迷离超自然的案件,总是一个劲的烦我,给我烦的够够的,我本来开旅店就是图个清净,结果这货三天两头给我找事,奈何老同学老朋友,我虽然每次都说不帮忙,结果每次都是冲在最前面。

  那边,老九深沉的说道:“这次事情有点不简单。”

  “哪次简单了?”我反问。

  “这次是碎尸案,一个尸体碎成千多块,连我这个老警察看到现场都吐了。”老九的语气很沉闷:“我记得你说过,越是厉鬼越是血腥凶残,这种情况,我真不知道这个厉鬼已经厉到什么程度了。”

  听到这里,我也有点紧张了,忙问道:“会不会搞错了,不是超自然力量,上次你们就搞过一次乌龙。”

  “已经死了三个了,”老九叹了口气,道:“你来看看就知道了。”

  保定市,某医院太平间。

  由于老九所在的刑警队不具备刑事技术实验室,所以这三具尸体暂时寄放在了这家医院。

  我和老九,还有几个刑警,站在盖着白布的三具尸体跟前。

  伸出手,我拉开了其中一具尸体的白布一角,然后,我就看到了一堆碎肉拼凑缝补起来的脑袋。

  “哇——”身后两个年轻的刑警捂着嘴跑出去吐了。

  老九还算是比较镇定的,毕竟血腥场面见多了,但是脸色也是不太好,看着我说道:“碎的太厉害了,法医倒是可以将尸块拼凑完整,但是工作量非常巨大,而且并没有什么实际意义。”

  我将白布盖了回去,问:“家属呢?”

  “都联系到了,但是没敢让他们看死者,怕承受不住。”老九叹了口气,说道。

  “跟我说说细节。”

  老九点了点头,缓缓说道:“第一个遇害的叫赵大有,四十二岁,工地架子工,早些年和妻子离婚了,独自带着女儿过。事发当晚,他和一群工友吃饭喝酒,期间上了次厕所,很久未归,工友去寻找,在厕所门口,就看到了被碎尸的他。”

  我点了点头,静静的听着老九往下说:“第二个遇害的叫刘芳云,四十一岁,幼师,丈夫也是个教师,有个儿子。被害那天,刘芳云和丈夫吵架,离家出走,他丈夫在她出走后不到二十分钟内便出门去追,结果在大桥下,发现了被害人。”

  “尸体都碎成这样了,他怎么知道这是他妻子?”我问道。

  “戒指、钱包,都在碎尸身边,还有,当天据她丈夫称,刘芳云为了减肥,一整天都没有进食,法医检测后,确实没有在碎肉中发现新鲜食物残留物。”老九说着话的时候,捂了捂嘴,很显然现在回想起当时的情况,还是有些反胃。

  “恩,”我叹了口气:“你接着说。”

  “最后一个遇害者叫佐成,四十三岁,海岩公司会计,单身。事发那天他刚从北京考取高级会计师回来,成绩似乎不错,招待朋友聚了聚,喝完酒都各自走了,其中有个朋友走出一段时间发现忘了带手机,回去的取的时候,就看到被害人已经遇害了。”

  说完,老九看了看我,目光有些沉痛,说:“情况基本就是这样了,怎么样,这次能对付的了吗?”

  我摇了摇头,缓缓的说道:“不好说,这三个人有什么共同点吗?”

  “没有,”老九道:“如果一定要说有的话,那就是年龄了,两个男的同岁,女的小一岁。”

  我走过到另一具尸体旁,轻轻的掀开了白布,映入眼帘的碎肉已经不能称之为尸体了,惨不忍睹。正在这时,在外面吐了个痛快的两个小刑警刚好走了进来,一进来就看到了我掀起白布下面的尸块,于是又捂着嘴跑了出去。

  “一定有什么共同点,”我皱着眉,深深的说道:“厉鬼再历,办事不讲道理,但是一般不会超出一定范围,可是这三人相距可不近,没理由放着身边人不搞去搞这他们,所以这三个人一定是共同经历过某件事情,或是一起做过什么。”

  老九点了点头,说道:“恩,我们会尽快查清楚,还有一点,这正是我要对你说的诡异之处,碎尸案我也办过两件,但那只是普通案件,还谈不上诡异。”

  “哦?”我眼睛亮了亮,将白布盖了回去,道:“说说看。”

  老九深深的吸了口气,道:“我们勘察过,法医也慎重的检测过,可以断定这三个人遇害时间基本相同,都是在晚上九点二十六分,误差不会超过一分钟。”

  同一时间遇害,被碎尸?

  我怔了怔,这个确实非常诡异,难道厉鬼不止一个?但是即使有许多厉鬼,也没必要配合的同一时间朝被害人下手啊!

  难道是……

  我咬了咬嘴唇,道:“是分魂,只有怨气冲天的鬼魂才有这能力,通常都是能分为两条魂,但是这个厉鬼竟然能分为三条,甚至看样子还可以更多,非常强大啊!”

  老九听到我说的,也是深吸了一口气,看着我:“你能对付的了吗?”

  /*酷l匠y(网唯一t)正5版,4其G他都$~是》盗{版j

  “可以试试。”我轻轻的说道,随后补充道:“但是希望渺茫。”

  “飞哥,要不你回去吧,这事交给我们警察办吧,这本来就是我们的职责。”老九沉吟了下,看着我坚定的说。

  我知道他是什么意思,我对付这个厉鬼的把握并不大,成功了皆大欢喜,但是失败了,有可能我会被怨气缠身,那就可能是第四个遇害者。

  “大老远给我叫过来,现在让我回去,你逗我玩呢?”我没好气的笑骂道,随后神色一正,道:“老九,我走了,你能抗住吗?这次的对手可不一般,我不想下次来这里看到多了个床位。”

  老九仰起头,紧紧的咬着嘴唇,叹了口气,看着我说:“同样的,我也不像看到你变成饺子馅。”

  “保命至少是没问题的,”我笑了笑,拍拍他肩膀:“带我去事发现场看看吧,看看能不能有什么收货。”

  “你想招魂?我记得你以前说过,被这种厉鬼搞的人,一般都会魂飞魄散。”

  “那只是一般,”我摇摇头:“生活中偶尔还是会有些小惊喜的。快点带我去,晚上我得赶回去呢,家里还有个大麻烦等着我呢。”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柳墨飞 说:

初来乍到,不知道这边的规矩,比如用不用脱啊会不会有潜规则啊什么的,各位大咖不要打我呀!

新人新书求支持……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