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时辰后,风尘仆仆的檀越一身便服,行了个礼后,坐在了夏禹即墨的棋盘前。

  这时还未到黎明,殿外还有着雄鸡的长鸣声提醒着时间,狗吠声绵延在宫墙之内。

  檀越文秀清雅,带着股书卷气,周身世家的傲气又衬得他更加挺拔,他就像于僻静之处独自盛开的幽兰,散发着令人心生钦慕的君子魅力。

  “陛下似是有所深思?”檀越手执白棋,长袖拂过棋盘,眉清目秀的脸上挂着标志性的温和的笑容。

  “檀越,我要留下一道遗旨。”夏禹即墨放下手中的黑棋,“我不能拿西夏的未来做赌注。”

  内官奉上空白圣旨和准备好的笔墨纸砚。

  即墨走向檀香木书桌,身旁的近侍已经退去,殿中只剩下他们两人。

  檀越立在一旁看着即墨写完圣旨盖上印玺,才出声询问,“陛下不相信城太子?”

  “我只是担忧他会肆无忌惮。”夏禹即墨眉头紧促,“毕竟有先帝这个先例。”

  “陛下,恕臣直言,将西夏托付给一个女子,是否太过……”

  “檀越,我相信她。她有着不同于世人的通透,权势对她而言不过是过眼云烟。但是,我相信以她的责任心,不会弃西夏于不顾,毕竟,她是荣华公主的女儿。”

  那个曾经倾绝天下的荣华公主,是她在西夏最大的倚靠,他相信,以荣华公主的盛名,幕雪能够得到右相为首的一派支持。

  檀越恭敬的接过夏禹即墨递来的圣旨。

  “檀越,若是我突遭不遇,就要麻烦你宣读圣旨了。”夏禹即墨悲戚一笑,这个他看着长大的堂弟,犹如一只毒蛇般吐着芯子,他知道,自己绝不可能安然退位。

  “臣,必将不负陛下所托。”檀越跪在地上,手中的圣旨仿佛承载了整个江山的重负。

  幕雪在西夏大概停留了半月,逛遍了整个阳城,游尽了西夏皇宫。吃喝玩乐在阳城,日子过的太过舒坦,幕雪原本标准的身材都开始变胖了。

  冰芷这几天老是不见踪影,从即墨那里旁敲侧击,幕雪了解到冷御那个面瘫脸来到了阳城,这几天他们两人交往极其频繁。幕雪对着即墨狡黠一笑,两人的奸情太明显了。

  她甚至已经在和即墨的闲聊中预想到冷御和冰芷结合生下的孩子是什么样的性子,虽然两人现在发止乎于礼,八字还没一撇就被幕雪私下底有了无限的预想。

  对于从小伴着她长大的冰芷,她真心的希望冰芷姐姐能够拥有自己的幸福。

  还有一对“苦命”鸳鸯,就是丢下亲王府一众莺莺燕燕跑到西夏来的北迟轩慕用“霸道总裁”的方式追现在是雪花宫一员的涟漪。

  为了和涟漪接触,钱真的是不要命的砸向雪花宫在西夏的产业。

  基本上涟漪出现的某个商业领域,背后总有北迟轩慕这个大金主的身影。身为雪花宫宫主的幕雪虽然很满足于这种数钱数到手抽筋的人生,却从心底的为北迟轩慕这种粗暴野蛮的把妹行为而叹气。

  \看‘正k版章(节p上%酷匠网

  我们涟漪妹纸是总裁文里的傻白甜吗!怎么可能被这点行为就给感动了?

  你说壁咚就壁咚吧,还要嘲笑妹纸的衣着打扮;色诱也就色诱吧,下一句竟然问你吃饭……

  幕雪从心底觉得,自从五哥碰见了涟漪,他就变得蠢萌多了。

  “燕雪!”迎面而来的是一个身着苗族服饰的明艳女子,大概十五六岁的年龄。她便是舞阳郡主,是长平郡王的爱女。

  舞阳郡主一把挽住幕雪的胳膊,笑靥如花的凑近她的耳朵,“听说青竹公子司南在明月小筑举行诗会,广邀才子佳人,我们一起去看看吧。”

  “没兴趣。”

  “哎~雪雪陪我去看看嘛。”舞阳郡主娇嗔道。

  女生间的友谊总是来得很奇怪,在西夏的这些天,无所事事的幕雪和嚣张跋扈的舞阳郡主成了闺蜜。

  舞阳郡主是个闹腾不安分的性子,帝都一霸的人她在整个阳城颇有名气。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