昏黄的烛光下,褪去一身龙袍的夏禹即墨只穿了身里衣,白色的里衣显露出他的身材,他墨发垂间,本就俊朗的外表褪去了发冠更显得俊俏。

  “陛下,御膳房送来的夜宵。”一个红衣内官端上来一碗燕窝。

  夏禹即墨眸光轻瞥,“退下吧。”

  “诺。”

  夏禹即墨走向燕窝,修长的手指拿起白玉汤勺在玉碗里翻转了几下,俊美的脸上渐渐变得阴郁,“夏禹城,你就这么想我死吗?”

  他第一眼见到夏禹城,就敏锐的察觉到他不是什么善类。

  他阴狠,毒辣,疯狂。

  和他晚年的父皇几乎如出一辙,不同的是,他懂得伪装。

  他懂得用先帝遗孤的可怜身份博取朝中一众老臣的怜悯,装作听话懂礼的太子形象蒙骗世人。

  从他七岁那年,夏禹即墨身边的内侍就被他收买。下了一种连仙人也无力回天的慢性毒药。直到师父玉清来皇宫找他时,用元婴期修士的神识探查才发现这毒药。

  而当时的毒性已入骨髓,这也导致他经脉堵塞,修仙之路极其艰难。

  玉清只能让他经受了七七四十九次洗髓,才算是把毒排尽。

  这些年为了避免他再下黑手,夏禹即墨很少就在宫中。

  他以前并不理解夏禹城的行为,只要等到他十二岁时,他自会交卸皇位,为什么他还要置他于死地?

  后来他才明白,夏禹城就是个疯子。

  年长他十岁的伴读从小看着他长大,是个温润如玉的翩翩君子,这样一个美好的让人不忍亵渎的君子却被他活活虐杀,原因却是——在夏禹城的帝王之路上,他选择了娶妻生子。在夏禹城的眼中,伴读背叛了他。

  伴读死后他甚至利用可怜受伤的外表收服了伴读的妻子苏碧为他所用。

  每每看到苏碧,夏禹即墨总是感到可怜。

  夏禹城是个疯子,不能掌握的东西,宁愿毁灭也不会留下隐患。

  咬了他的舞阳郡主的波斯猫,在失踪半月后被发现曝尸荒野,死相极其凄惨。

  他对这个心思深沉,心狠手辣的堂弟从心底的害怕。他甚至担心,西夏交到他的手里,会不会重蹈先帝的覆辙?

  对于夏禹城,他有着深深的忌惮。

  宗族总是站在他的一边,毕竟他才是嫡系。

  他这个暂时性的皇帝,根本没有任何话语权。

  Z酷$匠网C:正版}p首I@发lQ

  除非……

  夏禹即墨眸光微闪,“唤左相檀越入宫。”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