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夏国——

  “又来到了阳城。”

  可惜心境已然不同。

  幕雪在冰芷的搀扶下走下了马车。

  夏禹即墨拦在她的前面,“要去看看夏禹皇宫吗?”

  历经千年沧桑的夏禹皇宫?她的娘亲荣华公主前半生的家,她还真是有些好奇。

  西夏皇宫是赤红色的宫墙,绵延不绝将近比后世的故宫大一倍左右。

  皇宫之中有九座千米以上的高山,两条清溪贯穿后廷。

  走过玄武门,庄严肃穆的将士守卫在出宫的十二座宫门前。一些内侍宫女来来往往,举手投足,不失礼节。

  西夏皇宫比起北迟皇宫,多了些深沉和沧桑随处可见的一小块石雕,都有可能有百年的历史。

  “陛下。”一个打扮端庄的宫装女子对着夏禹即墨行了个礼,此女名唤苏碧,是右相苏莫然的独女,由于太子——即夏禹即墨的堂弟对她的依赖,苏碧在宫中的地位使然。

  苏碧曾嫁给太子夏禹城的伴读为妻,伴读多年前因病去世,城太子对大他12岁的苏碧依赖极深,便做了太子跟前的女官,照顾太子的起居。

  “陛下,太子在御书房等着。”苏碧态度谦恭,但不失典雅。

  夏禹即墨带领着幕雪一行走进了御书房。

  透过御书房的薄窗纸,隐约可以看到一个十多岁的少年端坐在屋内。

  “太子久等了。”

  坐在梨花木椅上的少年起身行了个礼,“陛下安好。”

  酷‘6匠l网jQ唯一*正/…版%n,C其他都'是p盗√版

  幕雪这才抬头看到夏禹城——他看起来不过十一二岁的模样,身形却像棵小树站的挺直,年纪虽小,身上却已有夏禹家大部分帝王身上的一种不可侵犯的威压。夏禹城和夏禹即墨有三分相似,却并没有夏禹即墨的洒脱不羁。

  他更像是古树,墨色的瞳孔幽深如渊,让人看不出深浅。

  夏禹城也看了跟来的幕雪一眼,深沉的瞳孔里并没有多少变化。

  然而内心却已有了一番思索:夏禹即墨为什么回带来一个女人?难道他不愿意交卸帝位?这个女人又是谁,会不会威胁到原本的计划?

  幕雪尴尬的站着,夏禹即墨却已开始介绍了幕雪,“这位是你的表姑姑,燕雪。”

  夏禹城抬眸盯了幕雪片刻,“不知是哪位公主的女儿?”

  “荣华公主。”

  夏禹城眸光微闪,传说中的荣华姑奶奶竟然还有一个女儿。他在心底打量着幕雪的价值,斟酌着是否与她交好。

  幕雪被安排在一座宫殿里。

  傍晚时分宫人送来了一身浅紫色的宫装。

  她抱着化成白狐的柒墨步入了大殿,今日的宴席大多是北迟即墨的近臣和一些宗族之人。

  北迟即墨的后宫并没有什么妃嫔,这些宴席之事也就落到了太子宫掌宫苏碧的身上,不得不说,这个看起来温婉的江南女子有着令人惊诧的能力。

  幕雪步入大殿时,声音戛然而止。

  一身浅紫色宫装的幕雪将这一身贵族女子身上很是平凡的装束穿出了一种仙姑的缥缈仙气,而容貌倾城的她,却又为这身平添了落入凡尘的清丽。

  右相苏莫然端坐在臣子的尊位上,轻捋着美髯,略显的苍老眼角流露出丝缕柔光。

  幕雪出现的那一刻,他便想到了少年时曾经有过惊鸿一瞥的荣华公主。

  年少懵懂时曾为荣华跳动的心,仿佛恢复了鲜活的生命力。

  左相檀越是个看起来不过二十多岁的年轻人,他坐在苏莫然的下座。

  在朝堂之中略显年轻的他自然没有见过曾经风华绝代的荣华公主,他礼貌性的微微颔首,表达对幕雪到来的欢迎之情。

  夏禹城坐在夏禹即墨的下方,身边站着苏碧。

  下面还有宗族之中的郡王郡主,以及世袭爵位的世家。

  比太子夏禹城稍低一个座次的是瑞亲王,身为夏禹即墨生父的他并不恃宠而骄,他作为贤治皇帝最年长的一脉,一直是成熟稳重的象征。

  瑞亲王已经快五十岁了,许是以为勤于练武的原因,他的面容只有四十出头,看不出苍老之态。他一直挂着慈祥的笑容,对宗族内的小辈也多加爱护。

  而对于皇位上的亲生儿子,他的内心却是苦涩的。

  他知道即墨承受很多,可是身为生父的他不能对自己的孩子多加亲近,否则就有可能被宗族怀疑他密谋皇位。

  他唯一可以做的,便是留着瑞亲王世子的空位,以便保证即墨在皇太子夏禹城登基后能够有归属的地方。

  一场礼仪繁重,极其盛大的宴会结束后,人群渐渐散去。

  幕雪被喝醉了酒的夏禹即墨死皮赖脸的拽到了一处幽静之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