幕雪在没来的及向北迟轩冽告别的情况下,带着冰芷,柒墨打算前往傲世神域,途中路过西夏国,她决定让夏禹即墨捎带她一程。

  幕雪没有想到,快出城门时,北迟轩冽竟然丢下了早朝上的一堆臣子,封城拦住了他们。

  北迟轩冽一身明黄色的龙袍衬出他一身王者之气,他的发冠由于马上的颠簸已显得凌乱,但姣好的外表仍然使他不失风度。

  他跳下骏马,走向幕雪,阳光投射到他的脊背上,他的影子遮掩了幕雪眼前的阳光,“小幕,怎么一声不吭就走了?”

  面对着曾经的兄长,想起他的步步筹谋,幕雪不知道该如何面对他。

  北迟轩冽的脸上依然挂着温润的笑容,就好像可以包容世间所有的污浊,他说,“小幕,最后给我一个拥抱好吗?”

  幕雪望向他,他笑得如此温柔,在幕雪看来却令她心痛不已。

  “好。”幕雪走向他,小小的身子被他拥进怀里,拥抱的太过紧切,让幕雪呼吸困难,她刚想挣脱,却被抱得更紧了。

  北迟轩冽合上了双眸,他靠近幕雪的耳际,柔声说道,“小幕,这里会是你永远的家,如果想回来了,就来找我,我等你。”

  假如他们之间跨越不了亲情的鸿沟,北迟轩冽宁愿永远做着她心中的哥哥。

  他松开了小幕,孤独地转身离去,身后传来了幕雪的疾呼声,“哥哥,你要好好的!”

  北迟轩冽嘴角露出了幸福的笑容。

  小幕,我答应你,我会好好的。

  无论你走到天涯海角,抑或异国他乡,我都会信守着我们的诺言,守护好北迟这个国家。

  然后,等你回来,和我讲述讲述你的人生和经历。

  我无法成为你人生的参与者,但愿,可以成为它地分享者。

  望着小幕的马车消失的眼前,滚滚烟尘迷蒙了渐渐变小的踪影。上一秒还在对着幕雪微笑的北迟轩冽猛然间啼出了一口殷红的鲜血。

  酷匠网i唯一正zl版¤,√K其}‘他u都PR是N@盗eP版f、

  飞溅的鲜血沾染到他明黄色的龙袍上,嘴角的血痕衬得他的脸色越发惨白。

  王玄给他披上雪貂皮大氅,天空飘起了白雪。

  落到他的睫毛上,北迟轩冽的眼眸仿佛茏上一层水雾,他张开泛着泪花的棕褐色眼眸,整个人仿佛融入了一望无际的苍白之中。

  手帕擦拭过嘴角的鲜血。

  身旁的王玄已经对这个孤独的帝王同情不已。

  北迟轩冽的身体早已破损的难以支撑,这些年一直依靠着一些药吊着半条命。

  他的步步算计,环环相扣,不是因为他的人野心和贪欲。而是因为面对着将要到来的死亡,他不得不做些什么来坚持自己活下去的价值。

  他是个冷血而理智的人,高处不胜寒的他强撑着坚强,承载着尊贵,为了心中的哪一处柔软,甘愿将自己囚禁于皇位之上。

  “我们该走了。”

  背过身去,身后已是一片荒芜。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