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迟轩瑾的瞳孔已变得血红,他犹如野兽般失去了理智,撕咬着床铺。

  他突然扑向澜沧客,猝不及防的澜沧客被拽下黑袍,裸露出了他一直不为世人所见的相貌。

  北迟轩瑾的卧室门突然被打开。

  燕然面色苍白地望着凌乱的床上衣衫不整的两人——北迟轩瑾的衣衫半褪,他压在澜沧客的身上,亚麻色的长发紧贴着两人的肌肤,北迟轩瑾脸色涨红,似是沾染上情欲一般,脸上带着掠夺般的神情。

  澜沧客的墨发垂落至地上,碧绿色的瞳孔幽深如潭。他生得极美,精雕细刻的欧式轮廓,右眼下有一颗红色的泪痣,仿佛伴随着他的言笑晏晏间,流露出无限的风情。澜沧客的美不是像燕然的清冷,而是一种雌雄莫辨的绝美。

  他被北迟轩瑾压在身下,饶有兴趣的瞥了眼突然闯进来的燕然。

  燕然脸色惨白,在他看来,这个容貌艳丽的男宠是在向他炫耀什么。

  澜沧客的本意只是想打量下这个破了他封印的年轻人。

  澜沧客眼中的燕然,虽然看起来有些病弱,但是周身一股不弱的灵力波动还是引起了澜沧客的侧目。

  不足百年便有如此修为,倒真是个天才。

  神族呐……

  澜沧客抿嘴一笑,绝美的容颜犹如盛开的曼陀罗花,带着摄人心魂的诱惑。

  燕然感到自己的道心突然不稳,竟然被他的美色诱惑,燕然有些羞愧,他强忍冷静,摔门离去。

  澜沧客目送着那双清冷的蓝瞳离去,碧绿色的眸子里流露出了兴趣。

  他与在他的魔气滋润下已经渐渐平静,并且心智为他所控制的北迟轩瑾对视,眸冷如冰,“滚。”

  北迟轩瑾眨巴着血红色的眸子,像是个受训的学生般站立在墙角,偷偷瞄着澜沧客。

  澜沧客敛回衣衫,他抚摸着自己脸上的泪痣,狭长的眼眸微合,“作为见过我真容的两人,我该怎么惩罚你们呢?”

  北迟轩瑾觉察到他的威压,身子颤抖,不敢与他直视。

  “燕然……”澜沧客薄唇轻启,“呵呵,本尊倒是还没有做过男宠呢。”

  “北迟轩瑾,记住了,从现在起,本尊名唤沧澜,是你的男宠之一。”

  北迟轩瑾恭敬的目视澜沧客。

  ◇U更m新?-最'快!/上酷匠xj网

  澜沧客嘴角上扬,他,太久没有对什么东西有这么大的兴趣了,但愿他,不要让他失望。

  燕然进入石室平静心绪。

  他的心情是前所未有的燥乱。

  阿瑾喜欢男子只是他用来蒙骗世人的伪装,他从来没有想过会亲眼看到阿瑾和别的男子在一起。

  对于阿瑾,他清楚而理智的把他们的关系摆在朋友的位置上,而现在,他有些迷惘了。

  为什么他会感觉难受?

  自认为早已断绝七情六欲的燕然除了牵挂他唯一的妹妹,他并没有想过什么男欢女爱。

  但是他很难受,看到那样的阿瑾,心竟觉得抽痛。

  燕然放出阿翎护法,全心投入修炼,想要平息内心的燥乱。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