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人,主人~你都揭开了,阿翎是不是也可以拿下面具了~”扑着蝴蝶的阿翎来到燕然的人身边,眼眸清澈如水。

  “随你。”

  拿下面具的阿翎与燕然一模一样,不同的是,他更多了些天真和明净。

  “矣,我感受到凤凰的气息。”阿翎靠近幕雪,好奇的戳了戳她的后背,“凤凰在里面哎。”

  呆愣中的幕雪惊讶的望着兄长燕然。

  “他是木灵,拥有了灵识。”

  幕雪大抵也能根据诸多玄幻小说推测出具体的原因。燕然可能是阿翎化形前第一眼见到地人,便依着他的模样化了形。

  不过木灵……还真是像个懵懂无知的孩童。

  幕雪抿嘴一笑,有亲人的感觉,真好。

  从回到瑾王府的那一刻,燕然就感到了一股奇怪的力量波动。

  这个力量高出他太多层面,他竟无法探查。

  北迟轩瑾正躺在床上忍受着洗髓带来的巨大痛苦。

  全身的骨头仿佛在激烈的挤压重组,整个血液沸腾仿佛将要冲破肌肤。

  他的脸颊涨红,额间的青筋暴露出来。

  拳头紧紧地攥着,咬牙切齿地经受着内部的一次大血洗。

  他要活下去。

  从吃下那颗“长生不老药”后,他的命运就来不得自己掌握,除了生,他别无选择。

  “哦,魔脉洗髓?”澜沧客突然出现,走近床上狼狈不堪的北迟轩瑾,碧绿色的瞳孔闪烁着流光。

  北迟轩瑾的衣衫尽褪,露出了光洁裸露的胸膛,汗水浸润了他的薄衫,健美的身体渐渐露出雏形。

  “看来你偷吃了不该属于你的东西。”

  他曾经想以魔气控制那个神阵师,于是将自己的魔气注入到一颗续命仙药之中,只是没有想到,那个神阵师宁愿成为鬼魂也没有吃下他的“长生不老药”。

  不过,却有了北迟轩瑾这个意外收获。

  他虽是凡人,不过意志坚韧,已经经历了七次洗髓,竟然还没有屈服。

  高阶魔族的魔气是与生俱来的,他们能够利用魔气操控他人。每个魔族的魔气都是独一无二的。

  “你看起来很痛苦啊~”澜沧客笑着靠近北迟轩瑾的耳际,充满诱惑的声音使得北迟轩瑾更加暴动,“你叫什么?哦……北迟轩瑾?对吗?”

  酷匠o网n正、\版}首发Y☆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