船外飘着小雨,青衣男子轻轻拿起酒杯,小抿了一口。

  “北迟国的酒倒是比西夏国的酒要更烈些。”

  对着身后的护卫-一身黑衣一脸严肃的北域言。

  北域言一脸煞气,他实在不明白,这个本不属嫡系的皇帝,借着外戚专权,君臣反目,国家叛乱,捡了个便宜,代皇侄登上的皇位。

  皇帝登基后,本应在国内整顿军政,安顿朝臣,安抚民心,这个皇帝却到他国闲云野鹤,不管政事,真是,不务正业。

  夏禹即墨的嘴角勾勒出一抹弧线,北域言不失为一个忠臣,可放心使用,只是,却无尔虞我诈之心,若非他人伤己,必不伤人,这样的性子,以后必会受到很多的暗算。

  “域言,你说这北迟女子与西夏女子会有何不同?”

  夏禹即墨一脸散漫。

  “微臣所见,北迟与西夏都靠近中原,气候上并无太大差异,女子嘛,不过大同小异,没有太大差距。”

  北域言咬着牙龈回答,这个皇帝还真是没个皇帝样子。

  “域言小瞧了这北迟女子,北迟国情开放,没有过多繁礼缛节,北迟女子外表文静与西夏女子并无差距,实际内心极其自傲,而且,野蛮。”

  夏禹即墨的最后一个形容词停顿了一下才出口,看起来形容那个女子让他冥思苦想了很久。

  北域言黑着脸,作为西夏最大最亮的钻石王老五,多少西夏女子对他芳心暗许,这个皇帝放着国内的不选,非要跑到当年害得大夏破灭的北迟国来。

  夏禹即墨轻轻起身,正对上怒气冲冲跑来的一女子。

  女子身着湖绿色的华服,一身华贵,看来也是富贵之族,然而倾国倾城的脸上却一脸不悦。后面还跟着一白衣女子,看起来像是丫鬟,却比丫鬟要更显端庄。

  “夏禹即墨!”

  那女子正是北迟雪,身后的是冰芷。

  “信不信本姑娘一脚把你踹回西夏?”

  北迟雪一脸威胁,果然当时放过他是个错误的决定。

  “雪雪怎么可以对我这种蚂蚁都不敢踩死的无辜之人发那么大的火~”

  夏禹即墨装无辜ing……

  北迟雪一脸黑线,你不敢踩,呵呵,真可笑,惹你的人,你会让他粉身碎骨!

  一旁的北域言无语ing,这个皇帝太窝囊了!

  “是你在大殿之上对文武百官说你是来和亲的,还指名要娶我,夏禹即墨你是不是活够了,敢觊觎本姑娘!”

  北迟雪已经不顾及形象了。

  “难道雪雪不喜欢我西夏吗?”

  “喜欢是一码事,长期定居就是另一回事了,世界这么大,我还没有看够呢。所以,我只希望你随便找个理由赶紧滚回西夏国。”

  “还没玩够呢,怎么能够先回去。”

  某人伸了伸懒腰。

  “夏禹即墨……”

  “别叫得这么生疏,我们都这么熟了,来,叫声即墨~”

  幕雪一个巴掌拍在了夏禹即墨的脸上。

  i酷匠网唯E一Jo正版,/;其他^O都oX是盗-版|

  这个巴掌震惊了一旁的北域言,我们西夏的皇帝,这是被扇了耳光了……吗?

  “北迟即墨,你在西夏隐瞒身份的事我先不跟你算账,我要给你看样东西。”

  “哎呀,定情信物什么的多不好意思……”

  幕雪刚刚伸进锦包里的手瞬间凝固了。

  骚年,你想像力怎么那么丰富!

  北迟墨即还沉浸在美好的幻想之中,眼前突然飘过了一个熟悉的东西。

  好像是……他们夏禹家的血玉!

  “你从哪儿偷来的?”

  幕雪灰常鄙视的看着他,“这是我的。”

  “哈?你别开玩笑了。”他们夏禹家的至宝血玉从来不传给外姓人,北迟即墨很不相信,“这块……呃,是荣华姑奶奶的!”

  原来荣华公主是你姑奶奶。

  幕雪抬眸打量了眼北迟墨即。

  “这是我的亲人留给我的。”

  也就是说,骚年,咱俩很可能是亲戚,本姑娘极有可能是你表姑姑,所以,别肖想娶妹纸了。

  三代以内近亲禁止通婚。

  即墨陷入了沉思……

  “你不是北迟的十三公主吗?”

  “……”你让我怎么解释这复杂的人生。

  幕雪花了几个时辰才把着复杂的前半生讲透,夏禹即墨一直托着下巴“嗯嗯”不停,最后恍然大悟的“哦~”了一声。

  “所以,我很有可能多了个表……姑姑?”夏禹即墨望着幕雪,心灵受伤地捂着胸口,“你为什么要告诉我这个残酷的事实。”

  骚年,你蛇精病犯了吧。

  “不过这好像又没有什么。”夏禹即墨想起前些时候迎娶了自己表妹的左相,瞬间满血复活。

  呃,她怎么忘了古代讲究的是亲上加亲,不过……辈分高出他这么多,应该不会被觊觎了。

  “雪雪,反正在北迟又没有你的亲人了,跟我来西夏吧,小爷包你吃住,香车宝马,华服锦衣……”

  “你觉得……我在北迟没有这些……吗?”妹纸雪花宫一月的收入都比你西夏半年的国库收入多。

  “最主要的是有我这个大美男随时在身边……”

  “噗!”幕雪一个没忍住,笑出了声,见过自恋的,没见过这没皮没脸的,最主要的是,这家伙竟然还是个皇帝,真为西夏的臣民们担心。

  看着幕雪笑得肆意的样子,两弯星眸盛满了笑意,嘴角弯弯,轻启的朱唇更显得诱人。

  北迟墨即心动了,却不再敢表露自己的心意了。

  有了血缘上的束缚,雪雪接受他,应该会更难了。

  他俊美的眉眼轻挑,又恢复了嬉皮笑脸的不正经样子。

  雪雪,如果只有这幅假面可以让你放下警惕,靠近你,我心甘情愿的永远在你面前伪装下去。

  他,已经很久没有动心过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汝言菲说:

那个荣华公主在十六章 陈根委翳 【上】的补更里,由于在酷匠页面打得小说,接了个电话后还没来的及发送和保存草稿,因此丢失了!有时间会依靠记忆补回了,大家注意一下[补更]的标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