柒墨慵懒地躺在屋顶上,望着寝殿内睡得安熟的幕雪,九条雪白的尾巴飘在半空中,在皎洁的月色的映衬下,显得十分妖魅。

  他的眉眼显露出狐族的媚态,轻轻一个动作,都带着股天生的魅惑之力。

  今天幕雪问起他在昆仑的经历,他隐瞒了很多,他只是说自己意外受了重伤,却始终没有提起那个伤害他的珟离。

  他不敢提起这个名字。

  因为清瑶。

  珟离把他这个狐狸的躯体打得重伤,他也用觉醒的一部分魔君之力震慑了他的神魂。

  他的神识受到了极大伤害,短时间内很难苏醒。

  只是……柒墨的嘴角勾勒出邪魅一笑。

  珟离是玉帝的私生子,玉帝不可能置之不理,估计过不了多久,珟离就会醒来。

  幕雪便是清瑶转世。

  这是柒墨觉醒了魔君记忆后所确定的事情。

  世间的紫瞳之人何其稀少,柒墨的紫瞳是因为魔君转世带有天生的魔君魔气,而清瑶,是因为有自己强行输送到她神魂里的魔气。会跟随着她的每次转世。

  如今商洛还没有出现,珟离也还未与她相见,柒墨觉得,他还是有机会的。

  “主人。”一妩媚女子突然出现,她生得极美妖娆,与幕雪天生的倾国倾城不同,她的美带有很强烈的侵略性。她的衣衫十分裸露,胸前的开口裸露着饱满雪白的胸脯,高叉的长裙露出她白皙修长的大腿,纤细的腰肢上是彩色的宝石珠帘,清晰可见腰部轮廓。

  “紫绛,本君说过,没有吾命令,不要来打扰吾。”

  明明是不一样的躯体,紫绛却偏偏能从这个狐族躯体中看到那个曾经震慑三界,意气风发的魔君,他是魔界的神袛,永生永世的神魂不灭。

  “主人~你沉睡了这么久,阿绛好想你~”紫绛刚想靠近柒墨,却被柒墨竖起的结界排斥在外。

  “主人~”紫绛泪眼婆娑的望着柒墨,楚楚可怜极了。

  “君上。”一黑袍男子突然出现,对着柒墨行了个跪拜礼,他的嗓音浑厚却不失动听,带着种诱人沉沦的磁性。

  ‘i看正版=*章j节i'上*酷cu匠~网X/

  “澜沧客,”柒墨起身走向澜沧客,嘴角勾勒出邪魅的笑容,“好久不见了。”

  黑袍遮掩下的澜沧客看不出真容,他始终低着头,“君上,您的身体已经准备好接纳您的神魂了。”

  “本君还不想回到魔界。”柒墨幕雪望向寝殿方向,上一世,他输给了商洛,清瑶最终选择了商洛那个伪君子。

  却未曾想,清瑶重伤他用魔气给她续命,却被一个仙子告密清瑶堕入魔道,引来仙界追杀。

  清瑶神魂重伤,不得不入轮回修补神魂。

  这一世,他不会再放开清瑶了。

  更何况,清瑶已经忘记了前尘的一切,忘了那个叫做商洛的神君,忘了属于他们的纷纷扰扰,还有……忘了,他曾经对她做的错事。

  清瑶,不,幕雪,这一世,我不会再放开你。

  柒墨目光坚定。

  “主人只喜欢阿澜~都不和人家说话~”紫绛嘟着腮帮子,一脸气鼓鼓。

  “紫绛,你只是吾的一把琴而已。”

  紫绛脸上依然挂着不通世事的纯真,内心却早已发凉。

  是啊,她只是一把琴。

  是他的鲜血染红琴弦后拥有了灵性才得以化形,她在他纯正的魔气的熏染下拥有了仅次于他的毁天灭地的力量。

  只是,从她化形的那一刻起,她的眼里就只有这个孤独的永生的男子。

  她读懂了他的荒寂与苍凉,却无法走进他的世界。

  对他而言,她只是一把琴。

  澜沧客在柒墨的命令下带着不情不愿的紫绛离开了。

  柒墨继续对着清风明月追忆往事。

  而另一旁返回魔界的两人——

  “阿澜你放开我!”

  “阿澜,不要用这么粗鲁的方式好不好?”

  “澜澜,人家是女孩子啦~”

  被魔音穿耳的澜沧客直接用捆灵绳绑住了紫绛,紫绛瞬间安静了。

  “阿澜,你这么不善解人意,就算长得好看也不会有女孩子喜欢的!”

  澜沧客碧绿色的眸子盯着紫绛,一言不发,却看得紫绛心里发毛。

  “难怪君上讨厌你跟着。”

  女人就是聒噪。

  澜沧客很讨厌那种麻烦的女人。

  所以毫不犹豫的转身离去。

  “澜澜你不能抛下我!”紫绛见澜沧客走了,有些急了,“你怎么忍心把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弱女子留在荒郊野外……呜呜~”

  “你是一把琴。”

  就算捆灵绳封住了灵力魔气,你还是可以化成原型的。

  “澜澜,我安静好不好,你不要丢下我好不好?”紫绛真的是急了,澜沧客这家伙油盐不进,只听魔君的话。

  毕竟是魔君的琴,他最终还是带上了紫绛。

  快至魔界的时候,澜沧客突然感觉胸口一阵绞痛。

  “怎么了?”看出他的不对劲,一直安静的紫绛试探性的询问。

  “有人破了我的封印,被反噬了。”澜沧客摩挲着心口,这个人的力量并不浑厚,应该并不是活了上千年的老妖怪,但是,却能破了他的封印,他的嘴角勾勒出了一抹笑意。

  还真的是很好奇是什么人呢?

  被反噬了还这么高兴,紫绛嘟囔着嘴,不再说话。

  不过,澜沧客笑起来的样子真的不输给魔君真身。

  紫绛并没有见过澜沧客的真容,澜沧客实力高出紫绛很多,到了她几乎探查不到的地步,也只有魔君能和他抗衡。

  澜沧客的手心泛着幽紫色的光芒,一些影像进入了他的瞳孔,澜沧客越看越感兴趣,笑意越浓,“燕然……”

  幕雪醒来后便在冰芷一行宫女的打扮下换了身宫装去参加家宴。

  新帝登基,对百姓而言,并没有什么变化,然而宫廷之中却已是翻天覆地的变革。

  几位皇子相继搬出宫自立府邸,晋王交卸了兵权,带着世子和容妃前往了封地。

  北迟轩瑾讨了曾经寄居过的长安王府更名为瑾王府。

  北迟轩慕也带着一众姬妾去了慕王府,每日寻欢作乐,不务正业。当然,这只是假象,北迟轩慕已经离开了北迟半月之久,不知去向。

  剩下的没有儿子的妃嫔有的去了尼姑庵,有的回到了本家享受本家后代的赡养。

  北迟兮若被远嫁塞北王为妻,北迟兮沐陪嫁。北迟兮若不愿嫁给粗犷的塞北王,她向顾相表白被拒后,欲自杀被宫人发现。

  北迟轩冽冷眼把闹死闹活的北迟兮若送上了和亲的马车,谁知北迟兮若竟然作死的和北迟兮沐互换身份,北迟兮沐也是个心机婊,得到塞北王的宠爱后把事情真相哭诉给塞北王,甚至以死表达对塞北王的忠贞。塞北王勃然大怒,无依无靠的逃亡在外的北迟兮若抓了回来,对这个看不起他的女子百般凌辱。

  北迟兮若在浑浑沌沌中慢慢醒悟,她决心报复这个抢走了她后半生衣食无忧的人妹妹兮沐。

  北迟兮若利用塞北王对她身体的迷恋强取宠爱报复兮沐,兮沐也不甘示弱,借着王后身份打压曾经趾高气昂的姐姐,并利用清纯外表博取同情。所以,一场相爱相杀的戏码在塞北宫廷上演了。

  这种暑期档宫斗剧的剧情都快烂大街了,命令雪花宫隐部关注了一段时间,幕雪也就不再感兴趣了。

  每天无所事事的幕雪留在宫里只能看着冷清的皇宫里的人越来越少。

  对于这座北迟皇宫,她只是一个过客。

  大臣们都在催促新帝充盈后宫,幕雪没事也去北迟轩冽的宫里磨磨嘴皮子。

  但是北迟轩冽就是不为所动。

  揭开了不是尉迟娘亲的女儿的身份后,她和北迟轩冽的关系相处的比较尴尬,但是名义上她还是称呼他为“哥哥”。

  比起陌生的其他人,幕雪还是喜欢往小皇叔的洛水殿跑。

  在这里,她最熟悉的恐怕也只剩下从小压榨着她长大的北迟陌离了。

  北迟陌离这家伙虽然很爱听溢美之词到丧心病狂的地步,但也还只是局限于身边人。

  是哒,不熟的你再夸我也没用。

  幕雪每天去洛水殿蹭饭,顺便由上到下把他夸的舒坦了。

  幕雪觉得,再夸下去,她文科小能手都要词穷了。

  大殿之上的新帝捏着手中的国书,神色不定的看着阶下跪着的西夏使臣,嘴角上扬。

  身边的王玄立刻惊恐了起来,他最了解北迟轩冽这个动作的意义,他的笑容是他下一步算计的预兆,这意味着又有什么倒霉鬼要受到这个恶魔的算计了。

  想要和亲吗?

  北迟轩冽敛眸,西夏与北迟敌对多年,现在愿意以和亲来化干戈为玉帛,自然是群臣心之所向。

  只是……

  “吾皇愿求娶贵国十三公主为妻,以缔结两国友好,共创盛世。”

  他最宝贵的小幕,他怎么舍得让她去联姻。

  夏禹即墨,你还真是出了个难题。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汝言菲说:

我受不了,今天打算双更的,十六章'上有个补更的章节,妹纸打了五遍了😭我是直接打在章节里的,结果接个电话而以!最后还有一百多字的补更马上就要打完了结果就丢失了,连个记录都找不到!!!( •̥́ ˍ •̀ू )嘤嘤嘤~一篇文打了五遍我真的快吐了,最后还有一百字就打完了结果丢了我真的要咆哮了!!!以后还是换回WPS,首行缩进保存不了就算了,总比文章老是丢失好的多!最起码WPS可以恢复文件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