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曜殿矗立在北极星指向之处。

  顶端是以几颗巨大的夜明珠为媒介,吸收日月星辰的潜藏力量。整个夜空星罗棋布,缓缓运行。

  星曜殿的石阶并不是平常的汉白玉,而是一种在月光下会散发着莹莹白光的暖玉。满天繁星投影到光洁如镜的玉面上,脚踏在上面,仿佛走在星空之中。

  殿外有十二棵挺拔的各色古树,菩提,梧桐,高山榕……十二棵最起码三百年的树木有规则的分布在四方。踏进通往主殿的石阶,周边种植着各色绚烂绽放的满天星,层层叠叠间有“天堂鸟”花相映成趣。

  大殿的门缓缓打开,幕雪仿佛听到了巨大的齿轮转动的声音。

  星曜殿大的很离奇,踏进殿内,仿佛被囚禁在了天地四方之中,空旷辽阔,一望无际。

  殿中心是一块被各色宝石镶嵌的青铜圆镜内有块巨大的透着翠绿的玉壁。玉壁上用篆体雕刻着“子,丑……”十二时刻。

  青铜镜下站立着一个身着深蓝色华服,头发长到脚踝的瘦削少年。

  他缓缓转身,可与日月争辉的妃色浅眸里是一望无际的荒寂和苍茫。

  他的肤色是近乎病弱的惨白,然而浑身却带着股神秘的让人不敢窥探的强大气息。

  他的星眸望向独自前来的幕雪,语气生硬而旷远,“异世前来的游魂……”

  幕雪心下一沉。

  fb酷匠V@网qs首F发

  “你本该属于这里。”他盯着幕雪,瘦削的身体仿佛承载着重负。

  “我在这里等了你十多年了……”他走下玉阶,一步一步,步伐沉稳而优雅。

  “十二皇兄在说什么?”幕雪的脸上挂着盈盈笑意。

  “北迟从来都不存在十二皇子,我来自傲世神域,你可以称我为神觋。”神觋走到幕雪的跟前,停下了脚步,他的长相偏于干净澄澈,仿佛完美无瑕的美玉,“你,已经觉醒了凤凰了吗?”

  被人以尖锐的目光打量着自己的脊背,幕雪有些小小的不悦。

  “没有记忆,看来是外部催动,并没有完全觉醒。”

  “你在说什么?什么凤凰?”

  “你,不曾注意过自己后背上的凤凰封印吗?”

  后背怎么看?

  幕雪翻了个白眼给他。

  不过,妹纸的后背上有什么你怎么知道的!卧槽,难道这看起来还未成年的少年是个偷窥狂!

  幕雪带着鄙夷的眼光扫视他。

  神觋也意识到她误解了什么,轻咳了声缓解尴尬。

  “当年是我把你放进木盆里随水流飘走的。”

  哈?骚年你确定,咱俩看起来差不多大好不好!

  “你多大了?”

  “七百三十七岁。”

  骚年你在开玩笑吧……仔细的打量了眼神觋,他看起来也只是平常十五六岁少年的模样,竟然……活了七百多年了!

  这世界真是太神奇了。

  “所以,神觋,你想要表达什么?”

  “我想告诉你你是神族。”

  “哦,不对……”幕雪有些懵了,“你再重复一遍。”

  “你是穹氏一族的遗孤。”

  “哈?”

  “上古神族穹氏栖居苍穹之境,是天生带着契约宿命羽兽能力的远古神氏。上古时期曾是人才鼎盛的神氏盛族,天帝之后的玉帝时代很快衰败,后人子嗣微薄,诞生艰难。”神觋公式化的解释道。

  所以说,雪妹纸莫名其妙的捡了个神族后裔的身份?

  “我……还有亲人吗?”

  “有。”

  雪妹纸的心头有些发酸知道自己孤独的在这个世上漂泊,还有血脉相连的亲人,莫名的感动。

  “那你为什么要告诉我这些?”

  “因为他想要我告诉你。”神觋捂了捂胸口,他与珟离有灵契的联系,如今珟离重伤昏迷不醒,他的灵力也跟着衰落,他能够清晰的感受的到珟离气息的紊乱,他不由得苦笑一声,珟离毕竟还是太纠结与前尘了。

  “他?”不知怎么,幕雪竟然想起了在幻境里见到的那个名叫商洛的男子。

  “他想要见你。”

  是商洛吗?幕雪不敢确定,毕竟他们之间的唯一联系只是在幻境之中的那一场夫妻。

  也许对于他们这种法力高深的仙人而言,自己不过是个他们取乐的消遣。

  可是不知怎么,她忘记不了商洛。

  那个总是会把一切处理的很完美的男子,那个连浅笑都可以惊艳世界的男子,那个总是会温柔的待她的男子,也许那只是一场美梦,可是,她有打破幻境的勇气,却没有摆脱商洛的决定。

  也许,她真的爱上了他。

  幕雪答应了神觋,三月后跟随他去傲世神域,见见那位“他”。

  回到雪舞殿,她刚刚沐浴完往寝殿走。

  湿漉漉的长发披散到腰肢,自然散发的体香与花瓣的芬芳混合后产生的清香萦绕在周围。

  她并不习惯古代的肚兜,按着前世的记忆做了普通内衣,配着贴身的白色合衣,整个身材若隐若现引发人的无限遐想。

  甩开披在身上防寒的长袍,一个灵巧的动作钻进了温暖的被窝,还不忘享受般的蹭蹭枕头,像个心满意足的小猫似的哼唧了几声。

  却突然感到一个不同于她的发热体,仔细摸过去,软软的,嫩嫩的,好像刚煮熟的鸡蛋。

  不对,她的床上怎么可能会有一直都讨厌的水煮鸡蛋。

  继续向下游走,好像摸到了什么东西,幕雪脸色倏然变红,拽起被子一脚踹开了不该存在的“某东西”。

  柒墨朦朦胧胧的从梦中惊醒,一双含着水雾的紫眸闪着迷惘,“我怎么了?”

  他看到了床上满脸羞红的幕雪,顿悟了。

  “对……对不……”还没有说完柒墨便被甩出了寝殿,在寒风中感受着簌簌树鸣的某狐呆愣在外面,身上是一件单薄的裸露着锁骨的衣衫,“起……阿嚏!”

  雪妹纸迅速穿衣打扮。这身惊世骇俗的内衣自己穿穿也就算了,古代可承受不了!

  梳妆打扮好后的幕雪开门把已经快冻成冰雕的某狐推进了殿中。

  雪妹纸刚想吐槽是哪个混蛋把柒墨扔她床上的,转瞬一想,那个混蛋好像是自己……蹲墙角画圈圈ing……

  狐狸形态的柒墨太可爱,忍不住捏了两把后就随手扔床上了……谁知道他突然醒来还恢复了人形!

  “来吧,咱们谈谈在昆仑究竟发生了什么让你沉睡了一个月零五天。”某女强撑着严肃。

  现在的柒墨,真的是……不知不觉的好像流鼻血。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汝言菲说:

这些皇子都出的差不多了,接下来该我们可爱的柒墨觉醒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