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皇子,如今罗氏被打压的溃不成军,宫中的布置也已做好准备,七日之内,便可逼宫!”黑衣男子恭敬的跪在北迟轩冽的面前。

  北迟轩冽背对着他,身影修长,却仿佛承载了沉重的担子,他凝望窗外,“父皇如何了?”

  “陛下至今仍然昏迷不醒。”

  “呵,睡了这么就安稳日子,也该让他见见血了。”北迟轩冽笑着说道,“北迟国的皇帝,该到醒的日子了。”

  “属下明白了。”

  “哦,对了。”北迟轩冽敛起眸子,像是在沉思什么,“嗯,小幕那边,不要露了马脚。”

  “是!”

  黑衣人纵身离去。

  北迟轩冽凝视书房外的庭院,瞳孔里流动着幽幽的深潭般的光泽。

  北迟恭的昏迷并不是偶然,早在他得知太子对北迟容瑨下手时,他就已经启动了自己埋在内官多年的暗桩——王玄。秘密下药致使北迟恭昏迷不醒。

  也由此引发了北迟轩亦的野心暴露。

  北迟轩冽本想慢慢布局,一点点操控全局。

  借着时机利用北迟烨收服北迟容瑨为他所用,或者要挟他为他卖命。

  北迟轩慕虽然置身事外,但是他以涟漪的消息相邀,白家也投身到他的阵营。

  八哥那个药罐子本来就是他的人,真正的八皇子早已死去,现在的八皇子是个他曾经设计救下的江湖剑客,对他忠心耿耿,他们以友人的身份相交,他装扮成意外溺死身亡的八皇子潜藏在后庭七年之久。

  至于十皇子尚且年幼,十一皇子又十分顺从他,十二皇子远离世俗,终日沉浸在星曜殿他并不担心。

  唯一的变数,便是他始终都看不透的七皇子。

  他本以为趁着小幕和北迟轩瑾出国的这段时间他足以谋划好一切,只是没有想到小幕的突然回来扰乱了他的一些计划。

  对于,小幕,他有一种异样的情感,他敏锐的感觉的到,这并不是亲情。

  他早已陷入了黑暗的世界,周身沾满了连他也记不得多少的鲜血。

  每一场谋划,每一笔牺牲。棋盘上的形势变化极快,他根本来不得伤心。

  他可以铁石心肠的利用每一个有价值的人,靠着外表蒙骗愚蠢的世人。只有,小幕,她是不同的。

  他能够感受的到自己的心脏在鲜活的跳动,那是从他为了活下去始装疯卖傻,为了生存掩藏才华,暗中组织自己的势利后,第一次能够感受的到自己是一个鲜活的人。

  对于这个给了他太多屈辱的北迟,滔天恨意使他早已密谋一步步毁掉这个国家。

  小幕的一句话却改变了他原有的想法。

  她想让他“称帝”,那他便去做。

  对于小幕,他舍不得拒绝。

  ?看正版Y章Z节m上$酷匠网…

  北迟轩冽捂着胸膛含上了眸子,感受到自己跳动的心脏,仿佛拥有了世界般,嘴角勾勒出了幸福的笑容,“小幕……”

  七日后,突然醒来的北迟恭发现太子已执政数月,甚至还发现了皇后罗氏与凤隐隐主的奸情,大怒之下被隐主杀死。

  “呵呵,他终于死了。”罗氏靠在隐主的肩膀上,望着北迟恭鲜血淋漓的死状,嫌恶的嘲讽道。

  就是面前的这个男人,明明不爱她却把她逼进后宫,一面与她虚情假意,一面与其她小妖精纠缠不休。

  她,从来没有爱过这个风流的皇帝。

  她十五岁时便已和隐主私定终身,她从不喜欢世家大族间的规矩和宫廷间的束缚,她像一只向往自由的鸟儿,飞向了快意江湖。

  那个只看了她一眼便因为相貌气势出众而把她囚禁在这后廷中的男人,当他得知她与江湖儿郎间纠缠不休,甚至洞房当夜知晓她并非完璧之身时,他将灯烛摔在了她的身上,甩袖离去。

  他再也没有碰过她,他厌恶她的“肮脏”,却不愿意打脸般的与她和离,他需要她的家族,而她,是北迟恭自己选中的皇后。

  他们饰演着一对看似恩爱的夫妻,彼此间却没有丝毫的感情,甚至厌恶对方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

  他不断的宠幸着各色美人,民间来的,世家送来的,或者塞外之族的进奉。

  那些姹紫嫣红如雨后春笋般层出不穷,身在后位的她尽管无意做什么太子妃,这些可悲的被圈禁来的女人却在做着皇后的美梦。

  她们诬陷她,用腹中的孩子坑害她……

  北迟恭“宠幸”了她,临走之后他嫌恶的告诉她,“你的家族需要一个孩子。”

  是的,身为未来皇后的母家,他们需要一个太子来作为未来的保障,而北迟恭,他需要一个孩子来维持他们之间的利益关系。

  他们把她当做一个工具,可是从来没有人问过她是否愿意。

  那一夜之后她躲进被窝里哭得泣不成声,她憔悴了三日,她觉得自己再也配不上隐主了。

  北迟恭又一次来了,每一次都带给她无法摆脱的噩梦。

  她恨他,恨她的家族,更恨她身为一个女人的卑微。

  她从民间找来了一个身形外貌与她相似的女人,她叫华锦。

  华锦代替她被北迟恭宠幸,她生下了一个皇子,不足三月便被北迟恭秘密害死。

  她与隐主旧情复燃。

  隐主领着她去见了一个小男孩,他长得很像隐主,明眸皓齿,浅笑间嘴角的梨涡漾起。

  隐主告诉他,她是他的母亲。

  那个叫阿亦的孩子对着她笑,她感觉这笑容是如此的扎眼。

  真想毁了他。

  想到这是所爱的隐主与别的女人的结晶,浓浓的醋意扰乱了她的理智。

  阿亦从来没有见过她的娘亲——那只是一个爬上了隐主的床孕育了阿亦后便被处死的乡野女子。

  甚至连阿亦这个名字,都是隐主随口起的名字。

  如果没有罗氏说过她想要一个孩子。

  也许隐主一辈子也不会想起自己意外得来的一个儿子。

  他唤她“娘亲”、“母后”、“母亲”,他渴望久违的母爱,但可惜的是,除了自己,罗氏谁也不爱。

  阿亦只是她报复北迟恭的工具——一个外人登上了北迟皇位,不是很可笑吗?

  如今北迟恭死了,她的仇恨却并没有消退,对于这座囚禁她的宫廷,她恨透了,也厌倦了。

  她恨自己的家族用自己的自由换取了他们的利益,所以,罗氏一族破败即使没有她的推波助澜,也有她放任不管的原因。

  隐主安抚着她,语气温柔,浑然没有刚才杀人时的杀伐果断。

  北迟轩亦呆愣在原处,对于生父隐主,他带着天生的敬畏,可是这么鲁莽的行径,却让他不知所措,“父亲,您杀了北迟恭,让我怎么办?”

  “如果连这点小事都做不好的话,你真不配是我的儿子。”

  冰冷的话语像冰雹般打在他的心上。

  北迟轩亦敛回眸子,他奢望着自己的父亲哪怕一点的关爱,母亲哪怕一点的宽容,可是,他们从来不曾关注到他这个儿子的存在。

  就算母亲把他丢给鬼医做药人,父亲的脸上都没有丝毫的犹豫。

  北迟轩亦不由得苦笑一声。

  “我会处理好的。”

  “阿亦。”听见罗氏的呼唤声,北迟轩亦不由得停下了脚步,就是这个声音吗?每一次回头都以为会得到他所乞求的母爱,却总是把他推向无尽的深渊。

  “准备登基吧。”

  轻柔的一句话像一阵微风拂过耳际,却是他不容抗拒的命令。

  登基吗?他从来没有想过做什么皇帝。

  可是这是母亲的命令,他不得不接受。

  “是。”

  脚下仿佛带着千斤重的石头,北迟轩亦的每一步都走的十分艰难。

  他想要逃离这个世界,无论是什么方式。

  可是,他连死的资格都已经被剥夺了,还有什么能力,去反抗这根本逃不开的宿命。

  “北迟恭暴毙了。”

  陌离淡淡的告诉北迟雪关于北迟恭的消息,对于这个名义上的堂兄,他并没有多少好感和敬意。

  “死了呀。”北迟雪有一种怅然若失的感觉。

  明明为了替尉迟娘亲报仇回到了北迟后宫,可是为什么,事情进展的如此之快,让她甚至还没有反应过来。

  她觉得自己的使命完成了,也许过不久就该离开重新做回她的雪花宫宫主幕雪。

  但是心底一直有种感觉在告诉她,似乎还有什么需要她去寻找,去查明。

  “宫主。”冰芷快马加鞭赶来,风尘仆仆,有些狼狈。

  陌离熟识雪花宫众人,他并不回避。

  “怎么来的这么匆忙,有什么急事吗?”北迟雪慌忙扶起冰芷。

  “不是我,是墨瞳有话要禀报宫主。”

  身后的墨瞳背着一把大剑,北迟雪年幼时那个俊俏冷漠的小师兄已经成长为三十而立的男人。

  “宫主,属下有关于先宫主留下的遗言禀报。”

  “为什么现在才说?”

  “先宫主命令我,需等宫主报仇雪恨后才可以告知。”

  “说。”

  墨瞳顿了顿,仿佛做了什么重大的决定,隐藏多年的秘密将要说出来,“宫主您,并不是尉迟夫人的女儿。”

  “你说什么!”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汝言菲说:

今天新更3000字(*˘︶˘*).。.:*♡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