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夜,北迟牢狱之中。

  北迟容瑨正在闭目凝神,突然而至的牢狱之灾并没有使他惊慌失措。

  自己功高盖主,早已是父皇和太子的眼中钉,他现在唯一担心的便是烨儿。

  他听到一阵脚步声,判断有两三人。

  北迟陌离神情平静的望着这个比他还要大上几岁的侄子,“走。”

  北迟容瑨缓缓的睁开了眼,小皇叔站在他的面前,身后还跟了一个与他的相貌无差的人。

  5酷Q匠(网2首"发Y)

  “皇叔,您是来……救我的?”

  他与这个小皇叔并不相熟,有些不敢置信。

  北迟陌离很讨厌说废话,一棒子下去直接打昏了北迟容瑨,把死囚易容而成的“北迟容瑨”留在了狱中。

  北迟容瑨醒来时发现自己在一间陌生的庭院之中,周围载满了奇花异草,绿意盎然,生机勃勃。

  他揉了揉自己的后脑勺,不禁感慨,小皇叔下手真重。

  “父王你醒啦!”小烨儿肥嘟嘟的小肉爪拍在北迟容瑨的脸上,欣喜溢于言表。

  “烨……儿……”

  北迟容瑨清醒过来,看到爬到他的身上的北迟烨和站在不远处笑靥如花的北迟雪,心慢慢安定了下来。

  “仙女姐姐说带我来找父王……没想到真的见到了父王。父王父王,你去哪儿了?烨儿好想你,烨儿以为父王要和娘亲一样去了远方再也找不回来了……呜呜呜……”北迟烨小小的脑袋窝进北迟容瑨的胸膛,听着他的啜泣声,他的心底也有了些动容。

  这是他的孩子,是他和曦儿的结晶。

  烨儿是曦儿留给他的最后最宝贵的珍宝。

  “多谢十三妹。”

  北迟容瑨看着不远处的北迟雪,想想也知道,为了他的事她一定动用了不少人事,连小皇叔那样性情难测的人都请动了,她想必废了不少心思。

  看着北迟烨红红的眼睛,北迟雪有股心酸的感觉,帝王家最是无情,像是三哥和烨儿这般的父子是多么稀少。

  北迟雪微微颔首,接受了北迟容瑨的感谢。

  烨儿和三哥短暂的再续之后,北迟雪与北迟容瑨,还有刚刚赶来的北迟轩冽,和在一旁旁听的北迟陌离一起开始商量夺位大计。

  三哥执掌兵权多年,手下兵将对他忠心耿耿,他决定先带着一些兵将趁着北迟轩亦派遣北迟轩冽平定叛乱期间解决北迟国内的内部争端。

  北迟容瑨经由小皇叔易容成北迟轩冽平定叛乱,约定三月后夺位时拥兵回京,拥立九哥。

  兄长潜藏在都城,暗中打击余氏及太子的产业,联合朝中其他的臣子将余氏排挤出朝外。断绝太子后路。

  北迟雪负责利用雪花宫的便利诛杀太子党一派。

  北迟国风云变幻,一场血雨腥风即将降临。

  “滚!”

  一声怒吼逼退了宦官令王玄,他阴狠的看了北迟轩亦一眼,装作毕恭毕敬的样子退了出去。

  “少主息怒。”潋滟起身给北迟轩亦沏了杯清茶消火。

  北迟轩亦正按着太阳穴焦灼不已,潋滟的适当安抚让他的心情稍显舒畅。

  “母后最近在做什么?”

  “夫人一直和隐主在一起。”

  “呵呵,我可是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