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五章 工颦研笑 【上】

  马车“哒哒”驶向北迟皇宫。

  北迟雪望着巍峨耸起的宫殿群,嘲讽般的发笑,古今多少成王败寇,葬在名为权欲的漩涡之中?

  清秋的北迟有股凉意袭秋,薄雾尚未消散,朦朦胧胧间,看见北迟轩冽立在寒风之中,像一棵挺拔的青松,他透过重雾望向她,那一刻,她莞尔一笑,北迟轩冽也对着她浅笑。

  假如能有人愿意等你,也许他真的很爱你。

  她生活在物欲横流的二十一世纪,周边的环境是飞速,每个人都很忙,忙于生活,忙于奋斗,忙于成功。

  我们背对着过去跟随时间的脚步匆忙的走过一生,却尝尝忽视了身边的亲人朋友。

  幕雪从来没有被等待过。

  儿时母亲的一巴掌将她属于儿童的童稚和娇气打散,父亲的训诫像魔咒般萦绕。

  她不需要软弱。

  在学校里被欺负的她母亲告状哭诉,母亲却无情的数落着她的不对。她不曾听从她的解释,与时间争夺金钱的她迷失在物质的美好世界。

  她再也不曾告状,也不再把自己在学校的生活分享。

  以着父母放心和满意的听话方式她悄然长大。

  他们不会意识到,当暴雨倾盆犹如饿兽般包围了校园时,她孤零零的站在教室,望着其他孩子被父母带走时的欢喜高兴的神情,她的心口隐隐抽动。

  她,好像没有爸爸妈妈。

  他们此刻也许还在单位里办公,望着大雨手里攥着无法停止的电话。

  他们也许忽略了他们听话而懂事的女儿,又或许,对她太过放心。

  她谢过班主任送她的帮助,执拗的背上小书包冒着暴雨跑回了家,雨水浸润了她的衣衫,那时的她狼狈不堪。

  她跑进自己的房间躲进墙角抱着膝盖大哭。

  从很久前开始,她对于所谓的亲情认知,架构在利益的同等交换之下。

  她厌倦了这种虚伪的优秀人生,于是她叛逆的躲避过去。

  直到出了哪些事后,她看到父母的关心和爱护,可是,已经晚了,不是吗?

  她再也不是孩子了,有些东西,丢失了就再也补不回来了。

  她感谢这场新生给了她一个爱她的兄长,就好像孤独行走在人世,蓦然回首间,发现一处接纳自己的避风港。

  “哥哥。”北迟雪走向她,眼神里是掩藏不住的欣喜,“你在这里等我吗?”

  “嗯。”北迟轩冽遗传了尉迟娘亲的清润柔美,翩翩君子,温润如玉,大抵也就如此吧。

  看着北迟雪高兴的模样,他感觉自己的心仿佛也跟着舒朗起来。

  她搀着北迟轩冽的胳膊,一路上说说笑笑,谈谈西夏国的经历,聊聊北迟的局势。

  一旁的十一皇子左哼哼右哼哼就是不和北迟雪说话,北迟雪也不搭理他,任凭他别扭去。

  “我听七哥说国内出了些事……”

  “三哥被诬陷谋反,已被收押,父皇怒火攻心,现在昏迷不醒。”

  “那现在……是太子主政?”

  “是。”

  北迟雪嘴角上扬,呵,这北迟轩亦沉不住气了吗?

  “三哥一向忠心为民,若说他谋反……我倒真的是不信。”北迟轩冽低吟道,“百姓们听说三哥被收押,都并不相信。有些三哥旧部协同犯上作乱,还有一些早有不臣之心的乱贼趁火打劫,现在北迟国内叛乱频发,不得安生。太子也是被逼得焦头烂额,在朝上已经发了无数次怒火了。”

  “那哥哥你……有没有被波及?”

  “前些时候,他派我去阵前平叛……我借病称疾暂避一时。其他皇子或多或少的受到约束,我有些怀疑……他想要……”

  “杀光他的兄弟,对吗?”北迟雪冷笑着在心底嘲讽北迟轩亦和他的母后一样阴狠毒辣,“哥哥,太子不是父皇的儿子。”

  “什么?”北迟轩冽惊讶无比,“难怪……呵,我北迟的天下,竟要沦落到外人的手里,呵呵。”

  “哥哥,你没有想过……”北迟雪接近北迟轩冽的耳际,低声细语,“称帝。”

  “小幕!怎可开这种玩笑。”北迟轩冽神情复杂,“我虽然有些势力,可是若说‘称帝’几乎是以卵击石,更何况,如今北迟就是一个烂摊子。”

  “哥哥,三哥是我们的人,只要把三哥救出来,便能解决一大半问题,更何况,父皇已经活得够久了,他也该死了!”北迟雪的脸上的恨意滔天,让北迟轩冽震撼。

  呵呵,他怎么忘了,他们的母妃,他年幼的妹妹,以及他,经受这么多苦痛的罪魁祸首便是他们高高在上的父皇!

  他捧在手心的妹妹,才六岁的时候就已经杀人如麻,承载了十年的仇恨,怎么能够忘却!

  他紧紧握住北迟雪的手,“小幕,你说的对。”

  北迟恭,从他带给他妹妹血腥的那天开始,他就已经该死了。

  北迟雪回宫后便去拜访了在宫内深居简出吃斋念佛的容妃。

  她进去的时候,烨儿刚刚入睡,他抱着三哥给他雕刻的小匕首,睡梦中呼唤着三哥。

  北迟雪立在一旁,容妃起身朝外走去,北迟雪跟了上来。

  “老三的事,你有多少把握?”容妃背对着北迟雪,武将之女出身的她尽管礼佛多年,但周身仍带这种震慑的气势。

  “五成。”她并不畏惧容妃,罗刹场上见到的杀戮太多,这种杀伐之气还不足以让她畏惧,“如果容妃娘娘愿意出手,我相信会更高。”

  ?%酷jH匠网vS唯b一4正。版:,其{P他*都是盗版

  “你可知道你若是失败了,我的皇儿便真的成了叛臣贼子?”

  “难道三哥现在不是吗?”

  容妃审视着她,从她坦然的笑颜中没有看出丝毫的讥讽。

  或许是逃不开的命运,她容氏一族对北迟忠心耿耿,无奈树大招风,从先皇开始,北迟皇族就在忌惮着他们,北迟恭执政时,更是借助叛乱屠戮她容氏才俊,甚至,害怕容瑨夺权,当年还和余氏联手害死了她的儿媳妇。差点害得烨儿不能诞生。

  如今换了北迟轩亦执政,竟然直接下狱她的皇儿。

  “你如何保证,老九不会重蹈他们的覆辙?”

  他们,自然指的是北迟恭和北迟轩亦。

  “哥哥和他们不一样。”

  北迟轩冽和小人偏要装作真君子的他们不同,他是个真君子,他的心能容纳天下。

  “好。”容妃长叹了口气,仿佛做出了什么巨大的决定,“我会让容氏暗中相助的。”

  “多谢娘娘。”

  “十三。”容妃突然叫停了她,她面色柔和的望着北迟雪,那一刻,北迟雪仿佛想到了自己的母亲。

  可怜天下父母心,容妃虽然与三哥分裂,可是母子怎么又隔夜仇呢?容妃她爱自己的孩子,只是一直在用一种很强硬的方式罢了。如今三哥出事,最担心的莫过于她了。

  “有时间多过来看看烨儿吧,他总是念叨着你。”

  “好。”

  望着北迟烨蜷缩着入睡的小小身子,她欣然答应。

  北迟雪回到雪舞殿正打算补个午觉,眼前却突然出现了一个生得极其漂亮的陌生男子——是哒,是漂亮!

  他的容颜极其明艳俏丽,一双丹凤眼明亮如昼,轮廓精致,眉眼如画,然而嘴角总是噙着邪魅妖娆的笑意,他的衣袍裸露出锁骨和胸膛,脖子上只挂了块看不出品种的黑玉。

  如果非要用什么来形容他的话,那就是蓝颜祸水!

  北迟雪刚忍住想要喷鼻血的冲动,漂亮男子却朝着她的方向走来。

  “十三妹,我很想知道,你把我的小猎物,藏到了哪儿?”

  毒辣的眸光射向北迟雪,她竟有一种被毒蛇盯着的危机感。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汝言菲 说:

回归主线啦ヽ(爱´∀‘爱)ノ马上女主亲亲就要结束在北迟地的生活了啦,关于木灵其实还有篇番外,等放假的时候再打出来,亲们表要着急グッ!(๑•̀ㅂ•́)و✧

书库 目录 1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